未來臺灣產業升級,該走哪條路?

過去二十年,臺灣走上一條錯誤的產業政策,長期以來,政府偏厚大企業,而漠視中小企業,使得中小企業在欠缺資源的狀況下自生自滅。

但是,重要的並非企業規模大小,而是企業的全球排名。全球排名屬一屬二的小企業,在獲利能力與因應經濟蕭條的能力上,都遠遠超過產值前三名但是嚴重欠缺自主技術的大企業;何況全球有98% 的市場是小市場,他們在一個國家的經濟與就業貢獻上,遠遠超過大企業。

德國著名管理學思想家赫爾曼• 西蒙(Hermann Simon) 教授在其著作《隱形冠軍》(Hidden Champions)中就指出,德國的出口貿易與整體經濟的持續發展,主要是歸功於無數傑出的中小企業,他們的規模小而在國內默默無名,但他們的國際競爭力卻在全世界的同行中數一數二; 他們的產品競爭優勢不是成本和價格,而是無可替代的品質,或其他比價格更重要的價值。

這些公司的資本負債比很低,專注於自己所擅長的利基產品而穩定追求進步,以長期乃至於跨世代累積出來的技術遙遙領先同行,因此可替代性低,產品的全球市場占有率大多超過70%;也能隨著全球經濟成長而穩定成長, 而且比許多大企業更能抵抗不景氣的影響。

若想成為全球同行中的頂尖企業,臺灣的中小企業遠比大企業更有機會。因為臺灣企業的規模,再大都比不過跨國企業,光是資本額就比對手小了千百倍,即使以低價戰術擠進全球市佔率前三大,也無法長期保有競爭優勢。然而,臺灣有許多中小企業都有機會在利基產品上,和全球前十名的同行勉強較量,在這個競爭量級上,才有機會努力保持長期的競爭優勢。

此外,先進國家的一流人才,絕大多數都進入一流大企業,中小企業往往只能分到二、三流人才。臺灣若能以一流人才與較具競爭優勢或積極求進的中小企業結合,就可以發揮《戰國策》中所說「上駟對中駟,中駟對下駟」的競爭優勢。

更進一步說,臺灣許多中小企業技術升級所需要的核心關鍵,都是國外學術界在十幾、二十年前就已經發表過的研究成果,如果政府可以有效促進大學、技術學院與優質的中小企業合作,將國外學術界的既有理論,進行巧妙而創新的應用,就可能促成產業升級,進而徹底擺脫壓榨土地與勞工的慣習,以及對低價能源的仰賴。

假如臺灣企業界沒有足夠的能力或野心,努力提昇產業技術層級,讓臺灣人「人盡其才」,另一個簡單的辦法,就是由政府積極招募優質外商來台投資設廠,直接利用外商的品牌、通路與管理能力,發揮臺灣中高階人力的潛力,從而提昇人均產值與薪資。

舉例而言,LG 的子公司可以讓飛利浦持股超過51%,再利用飛利浦的資本與技術,邁向世界一流企業之列,進而壓迫日本並打敗臺灣,臺灣為何不能?此外,新加坡經常由內閣閣員主動出訪全球著名企業,積極引進優質外商,給予優惠條件,換取外商帶動中下游的產業技術升級。新加坡能,臺灣為何不能?(本文選自第一章,陳若雲整理)

 

 

 

2013-12-13 彭明輝 

劍橋大學控制工程博士,曾獲中國畫學會「藝術理論金爵獎」與「帝門基金會藝術評論獎」,現任清華大學動力機械工學系榮譽退休教授。 40歲以前閉門讀書;40歲以後開始摸索跟這塊土地與同胞互動的方式。 1995年愚人節與朋友創辦新竹文化協會,開始推動社區總體營造。1996年與朋友一起成功地擊退中央與地方炒地皮集團的1,025公頃香山濕地開發案。1999年擔任社區營造學會理事,因為看見社區組織有樁腳化的危險,開始謀思替代策略。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