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之惡對個人的危害往往大於個人之惡,面對制度之惡,必須儘可能地了解它是如何運作,再避開不利的位置。

個人之惡如辱罵、欺詐,通常可以找到很明確的對象來採取行動(回擊、控訴……),所以正義能獲得申張,惡能被制止。但制度之惡,通常找不到對象,所以正義無法申張,罪惡也因之繼續。於是你發現,制度之惡遠大於個人之惡:你被搞了無法求償,而且未來還要繼續被搞。

舉例來說,台灣毒食品層出不窮,表面上是廠商的問題,實際上卻是制度之惡(沒有好的食安法與司法正義),所以你找不到對象來為敗壞的制度負責,於是正義無法申張,未來毒食也仍繼續危害我們。除此之外,台灣有世界最高的房價所得比、全球前三名的工作時數、世界最低的生育率、軍公教退休金、年輕人的22k、廉價派遣工(鏈接:廉價派遣工十年增加七倍 政府帶頭壓榨)……基本也都是制度之惡。

官商會說,政府已經盡力了(例如我很鄙視的張忠謀,鏈接:張忠謀也是爛咖),但這是鬼扯,因為當歐美都有很好的政策時,我們會發現台灣的官員考察完後還是不學(鏈接:中國有錢人為何不敢到德國炒房)於是你終於理解,官員不是無力為之,而是不願為之,此非天災,而是人禍。

制度之惡的另一面是,受害者中有極大比例中有斯德哥爾摩症後群,也就是受害了卻仍為政府發聲。例如在台灣,有很多論壇上的蠢貨,會告訴抗爭者22k低薪、買不起房是勞工本身的問題,叫抗爭者不要再抱怨,而要努力工作。但其實這是分不清『想要(want)』與『需要(need)』的錯亂邏輯:要求年薪千萬或住帝寶(想要)可以說是自己的問題,但22k低薪與買不起房(需要)卻是社會正義。

也因為蠢貨太多,以致大眾無法齊心,所以要根絕制度之惡十分困難。既然個人無法根絕制度之惡,峰仔以為,那至少要能減少制度之惡的危害,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地游到優勢的位置。這件事具體到最後,就是不要打工,找機會創業。

創業是唯一能讓你擺脫被壓榨人生的機會,因為台灣老板與官員,雖然做事無能,卻總能找到壓榨多數人的方法(鏈接:台塑董事長李志村:年輕人恐剩15K)/許勝雄:降低法定工資)。

注:制度之惡外,也有風俗之惡,個人身處其情境中卻無法改變。印度的種姓制度是,中國古代的三寸金蓮是,台灣很多勞民傷財的風俗也是(婚喪中常見)。

鏈接:《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