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5年,一位名叫拿破崙•波拿巴的炮隊軍官登上了法國政壇。在經歷了政治和軍事上一連串的勝利之後,他成為了法國的民族英雄。一位法國將領甚至形容他為“新的亞歷山大大帝”。

這是一個貼切的形容,因為拿破崙和亞歷山大大帝一樣,對軍隊的後勤體系進行了極簡化的改造,而這個改革也塑造了他的命運。

當時歐洲各國的軍隊普遍依賴極其笨重的供應系統和補給站,或是軍用倉庫。但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摧毀了法國的供應系統,迫使法國軍人必須在接下來的戰鬥中自謀生計。

在經過一段混亂之後,拿破崙領導的法軍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就地補給制度。

拿破崙首先明確軍官的責任,他下令:“從軍隊所行經的區域取得糧草,是指揮官的職責。”行軍中,法軍的連隊會派出8到10人的小分隊跟在前鋒部隊後面,分散進入村莊和農場搜尋食物和物資。法軍戰士很快就變成了找“地主家餘糧”的行家,通過用槍托敲擊,他們就能找到藏在森林或者房屋地下的大量糧食。

後勤體系的變革讓法國軍隊獲得了驚人的機動性。他們所需要的運貨馬車數量是其他國家軍隊的1/8左右,而且,他們每天能行軍80公里,至少持續一兩天。機動性正是拿破崙的法軍橫行歐洲最重要的原因。

在1805年秋天進行的奧斯特裏茨戰役中,法國人的後勤優勢得到了充分的發揮。戰前,拿破崙給萊茵河沿岸的鎮長們下令,準備好50萬份餅乾口糧發放給士兵。一個月後,他的20萬大軍越過萊茵河,分散開來,形成寬達160多公里的戰線。每支小隊奉令在其左方的鄉間自行尋找食物,向當地居民徵用物資。

文獻記載顯示,法軍榨取了巨量糧食,即使是小城鎮也不放過。德國的海爾布隆市,人口約15000 人,提供了85000份麵包口糧、11 噸鹽、3600蒲式耳乾草、6000 袋燕麥、2840 升酒、800蒲式耳麥稈,外加100輛馬車載運沒有立即吃完的糧草。霍爾市的居民只有8000人,卻供應了60000 份麵包口糧、70頭牛、2270升的酒,以及10萬捆乾草與麥稈。

而在當時主流的供應體系下,要為20萬軍隊準備足夠的後勤物資需要幾個月的時間,而且運輸時會非常笨重,機動性極差。

在隨後的戰爭中,法軍在奧斯特裏茨市擊敗了準備不足的俄國與奧地利聯軍,取得了拿破崙軍旅生涯中最偉大的一次勝利。據說,拿破崙在勝利後曾說:“軍隊靠著它的胃行進。”

然而,食物在為拿破崙最大的勝利打下基礎之後,也促成他最大的挫敗——1812年,拿破崙入侵俄羅斯。

事實上,拿破崙早在1811年就為這次戰爭做了充分的準備。到1812年時,在波蘭邊境,他已經聚集了足夠40萬人和5萬匹馬消耗7周的糧草。

但在地廣人稀的俄羅斯,他不得不放棄了就地補給的後勤體系,改用傳統的馬車補給。

1812年6月底,45萬法軍雄赳赳氣昂昂跨入俄羅斯,馬車上拉著供24天消耗的物資,士兵身上帶著4天的口糧。

但悲劇就此開始。

先是一場大雨讓馬車陷入了沼澤,動彈不得,馬跌斷了腿,士兵丟了靴子。

拿破崙的步兵仍然保持著快速突進的傳統,最快的部隊2天推進了112公里。於是斷糧發生了。俄羅斯貧瘠的鄉村無法供應給法國人足夠的補給,饑餓開始蔓延。一位法國軍官後來回憶說:“先遣部隊過得還不錯,但其餘的軍隊都快餓死了。”

而俄羅斯則採取了堅壁清野,回避正面交鋒的戰略。這讓法軍在進入俄國5周後,一仗沒打,已經喪失了13萬人和8萬匹馬。

等到法軍進入莫斯科的時候,已經只剩10萬人。俄國的總司令庫圖佐夫公爵留給拿破崙的是一座空城。大火燒掉了四分之三座城市以及糧倉,俄羅斯人撤退前還摧毀了所有的消防設施。拿破崙的大軍沒有獲得任何補給。

一個月後,法軍開始撤退,雖然裝走了上千車戰利品,但沒有糧食的軍隊開始崩潰。

軍紀蕩然無存,部隊瓦解成一群混亂無序、但求活命的烏合之眾,他們因饑餓與疾病而衰弱,被迫以狗和馬為食。掉隊的士兵遭到哥薩克騎兵襲擊,被當地農民折磨致死。路上處處可見被拋棄的馬車和大炮。

一名法國士兵寫道:“如果我在樹林裏遇見任何人帶著一塊麵包,我會強迫他分我一半——不,我會殺了他,拿走全部的麵包。”

那年冬天比平常來得晚,11月初,馬匹在覆冰的道路上僕倒,士兵夜晚在野外紮營時凍死。有人認為,俄羅斯的寒冬是造成拿破崙戰敗的主要原因,但它其實只是加速其軍隊的毀滅——這個過程早已發展到最後階段了。為數45萬的拿破崙主力軍隊,只有約25000人最後在1812年12月從俄羅斯撤出。

拿破崙被打敗了,他所向無敵的神話也粉碎了。他對軍事後勤的掌控,曾經幫助他成為歐洲大部分地區的統治者。但僅僅一次失控,就造就了他由巔峰不可挽回的跌落。

 

2014-11-18 羅輯思維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