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易的跟貼看到一個大陸年輕人的感嘆:

老子25歲了,單身一人,老家雲南農村,富士康上班,每天下班都累的骨頭都散架了,只想躺床上。老家貧窮農村一無所有,根本沒有回去的欲望,最多就是每年春運擠回家看看父母,將來不可能回去生活。這個城市沒有親人,沒有朋友,幾個老鄉也是幾個月聚一次,根本沒時間。生活就這樣單調鬱悶,沒有前途,也沒有退路。每月兩千多元,基本月光,戀愛談不起,房子買不起,物價繼續上漲,100元什麼都沒買就沒有了。別說老子不努力,老子每天都努力工作12小時,沒有雙休日。這樣的生活對老子來說,有什麼意義?

大陸因為還有戶口制,會比較慘,但我覺得台灣將來的年輕人,也脫離不了類似的苦境。什麼樣的苦境?你買不起房,娶不起妻,也不敢做大筆的消費,只能像螞蟻般地每日辛勤工作以苟活……峰仔將這種類似螞蟻而沒有人生的生活,稱為『蟻族悲歌』。

但螞蟻沒有思想,而人會有,所以多數年輕人會不快樂地過了一生,而他們終將發現,明明都很努力了,卻仍貧無力錐之地,偏偏既得利益的三四年級生還認為年輕人只會抱怨(鍵接:帥過頭:年輕人自認萬中選一卻只會抱怨)。於是在物質上你過得不好,精神上又遭逢世代嘲笑。

此外,雖然全體都面對不公的環境,但很多人是不關心政治的,特別是上一世代的保守主義者,甚至還會為權貴說話,於是你發現,台灣民眾面對剝奪也是不團結的,於是要推動任何公平制度都難若登天。

弱勢群體不團結,那至少必需自救,而唯一自救之道就是致富。若沒有資產,那最後的自救之道,就只剩創業一途。

鏈接:《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