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的時候,我下飛機的第二天就去找我的指導教授。

我的指導教授是John Hopkins畢業的,在貝爾實驗室做過科學家,後來來到大學任教,很年輕就當了正教授,後來又當了系主任,人到中年的時候,離開大學,自己創業,幾年以後以失敗告終,然後又回大學任教。

第一次見到老闆,又是個老外教授,我當然是畢恭畢敬,說:“教授,我是中國來的留學生,來讀博士,我對您的研究方向很感興趣,能不能告訴我現在需要看什麼書,我可以馬上回去看,以便可以很快上手,開始和你一起搞研究。”

教授聽完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後不緊不慢地說:“你很有錢嗎?最少是百萬富翁嗎?”

我非常吃驚,我想一定得說沒有,有錢的話他就不會給我助研,如果這樣我就沒有錢讀書。就得捲舖蓋回中國去。

所以我說:“我是一個中國來的留學生,我沒什麼錢,但是很想學習東西,特別是對研究有興趣。”

教授又問:“你家裏很有錢嗎?”

這回我反正鐵定心了,我回答:“沒有,我是中國來的,中國很窮,我家裏也沒有錢。”

教授聽完,說:“你既然這麼窮,為什麼不去賺錢,來搞什麼研究?研究是有錢,有閑,吃飽沒事幹的人幹的事,只有有興趣,又有錢的人,才能真正搞點研究。你說你對我的研究方向感興趣,我看你根本沒有興趣,不過是你想為我打工賺錢而已,完全不是你想搞什麼研究。”

我聽了滿臉通紅,說老實話,我根本不知道這個教授搞的研究方向,說感興趣是因為不幹這個廉價的勞工,教授不給我助研,我就沒錢讀書,所以為了錢,不得不說感興趣。

教授見的學生多了,什麼人對研究感興趣,什麼人對錢感興趣,一看便知道。當然教授還是讓我幹了他的助研,我也很努力,雖然沒有任何研究的天賦,還是任勞任怨的在實驗室幹苦力。教授的研究經費一直資助我拿到博士學位。

畢業典禮以後,我又去見我的教授,我當然是非常感激,沒有這麼多年他的助研經費的資助,我不可能拿到我的學位。而且中國人講究: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所以我去看望他,想得到幾句人生真諦得指點。

他說:“你現在已經拿到博士學位了,你來美國的第一天我就看出來,你來的目的是掙錢,現在你已經有了學位,是該出去掙錢的時候了。”

Go and make some real money!這就是他給我的人生指南。

多年以後,我逐漸對我的教授說的話有了較深的認識。說到底,研究就是有錢,有閑的人幹的事。要搞比較深的研究(在實驗室幹苦力不是什麼研究),一定要有兩個條件:

1.要對這個東西感興趣,非常感興趣(就象我沒事寫這個文章一樣)。沒有任何錢,沒有鮮花和美女,沒有別人的讚賞,也要不停地鑽研。

2.要排開經濟的壓力,吃喝不愁,衣食無憂的人才能搞研究。

美國的大學的終身教授(tenure)系統,基本就是這個理論。

首先一個新科博士(fresh minted PhD)要經過5年的磨練,然後評選終身教授,一旦通過,一輩子就可以無飯碗的憂慮,可以一心一意地搞研究。

當然學校也知道這些終身教授裏面絕大多數人是沒有什麼研究的潛力的。也搞不出什麼東西來,就是一些實驗室的苦力。不過,只要千千萬萬終身教授中有幾個真有天分的人,加上良好的經濟條件,自然可以搞出些東西來。

春天,是每年一度的美國大學錄取通知書到達千萬中國學子的時候,年復一年,大量的中國的學子盼望著美國大學的研究生院的錄取通知書,很多學生為了得到助研的資助,就去申請博士學位,其中絕大部分的人對研究沒有興趣,只是希望去美國掙錢。他們讀博士的邏輯是這樣的:要去掙錢就得有美國文憑,要有美國文憑就得去美國讀書,要去讀書就得有獎學金,要有獎學金就得去讀博士。所以要去美國就得去讀博士。

但是博士本來就是培養來搞研究的能力。搞研究就得有興趣,除此以外,最關鍵還要有錢,有閑。很難想像為生活奔波的人能搞出什麼研究。研究像音樂一樣,是有錢的人的遊戲。

還是我教授的那句話:你既然這麼窮,為什麼不去賺錢,來搞什麼研究?

 

羅輯思維 2014-12-07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