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都知道,我們的聖賢是孔子,那西方人有自己的聖賢嗎?有,就是蘇格拉底。蘇格拉底的人生比較簡單,概括起來就兩句話:他喜歡問別人問題,然後被判死刑了。

那蘇格拉底怎麼死的呢?他是被雅典的陪審團判死刑的。注意,這個雅典陪審團不是貴族陪審團,不是宗教陪審團,是真正的人民陪審團。

在成員要求上,除了性別必須是男性以外,其他條件和美國今天的陪審團一樣:都由普通老百姓抽籤組成,不論職業,不論學歷,不論官階,只要是成年的雅典公民就行。

不難理解,理論上陪審團成員越多,斷案就越客觀。出於成本考慮,今天美國的陪審團只有12個人。那審判蘇格拉底的人民陪審團有多少人呢?500人。多少人判蘇格拉底死刑呢?360票比140票,高票通過。

蘇格拉底的案件常常被人當作“民主暴政”的例子,說明多數人的民主在錯誤的引導下也會作出邪惡的判決。但要注意,法庭給了蘇格拉底充分辯護的機會。

按照色諾芬和柏拉圖的記錄,蘇格拉底在法庭上一一駁斥了所有控罪,發言雄辯有力,用詞通俗易懂。別說是當時的希臘人,就算是在幾千年後的今天,重讀這份文獻都會讓人忍不住認同蘇格拉底。那麼,人民陪審團堅持判蘇格拉底有罪只能說明一件事:人民真的想讓他死。

蘇格拉底到底哪里得罪人了呢?按照後人的記錄,蘇格拉底這輩子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問問題。當然,他不是一般的問,他專挑別人的漏洞,每次都能把對方問得頭昏腦脹。比如說,他問人家什麼是正義,人家給了他一個答案後他不滿意,他就不停地追問人家,直到把人家問崩潰了他才收手。

咱們今天誇蘇格拉底,說他這叫思想“助產術”,能幫助別人思考。聽著是挺不錯,但問題是你考慮了被問的人的感受了嗎?想像一下,假如你是那個時代的人。本來你在馬路上走得好好的,蘇格拉底突然從角落裏蹦出來,抓住你問:“你說,什麼叫正義?”

你還以為這哥們是真的不懂呢。你好心啊,你就耐心給他講,正義是怎麼怎麼回事。沒想到,他話鋒一轉,突然抓住你話裏的一個漏洞反問你:“你這樣說不對吧?”不管你怎麼回答,聰明的他總能不斷地追問下去。問來問去你肯定就崩潰了。但就算你想逃跑也沒用。按照慣例,他非得問到你滿臉羞愧地承認自己啥也不知道,才能心滿意足地放過你。要是就你自己一個人也就算了。假如身邊還帶著女朋友,帶著奴隸和僕人,你說你還要不要面子了?說白了,蘇格拉底沒事就到馬路上打擊人玩。

但你要以為蘇格拉底就這麼點討人厭的本事,那就太小看他了。實際上,蘇格拉底的追問方式已經包括了哲學思考的全部要素。如果蘇格拉底追問的物件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那他就和傳統意義上的哲學家沒什麼區別了。

但是蘇格拉底有一個著名的比喻,說人的知識好像一個圓圈,知識越多,圓圈的周長就越長,就會發現自己越無知。所以蘇格拉底這個當時雅典最有智慧的人,卻以為自己最無知,乃至於他覺得自己的回答無足輕重,必須通過向其他人問問題的方式來求知。

這條“越聰明越謙虛”的規律看上去沒什麼問題,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對方明明很聰明,還偏偏非常謙虛,那不是越發可氣嗎?當時有好事的人去神廟裏占卜,問雅典在世的最聰明的人是誰。神靈堅定地回答:就是蘇格拉底,沒別人了!要放在一般人身上,正常的反應是低調。神靈這麼誇你,你就應該謙虛兩句:不不不,勞動人民的智慧才是無窮的,我永遠是人民的小學生。那麼群眾肯定誇你又聰明又謙和,皆大歡喜。多好。

蘇格拉底不,蘇格拉底很無辜地說,我不覺得我聰明啊。然後他就到處找人辯論,美其名曰看看誰比我聰明。問題是誰能辯得過他啊,聊兩句就都崩潰了。蘇格拉底每次把人滅了之後,就恍然大悟說:哦,你沒我聰明呀。然後接著去找下一個人滅。你說這種謙虛法,但凡有點自尊心的人,誰受得了?

但你要以為蘇格拉底就這麼點討人厭的本事,那就太小看他了。

在最後的審判中,雅典陪審團其實審判了蘇格拉底兩次。第一次投票結果是280票對220票判有罪。也就是說,在第一次審判裏,還有不少人認同蘇格拉底。而且那時死刑還有商量。根據雅典法律,蘇格拉底可以拿罰款抵。

掏錢換條命,這好事兒誰不答應啊。蘇格拉底不缺錢,他雖然自己窮,但是他的學生和朋友有錢,而且他們都主動要為老師出錢出力。但是蘇格拉底本著知識份子的古板,以自己沒錢為由,給陪審團出了一個非常低的贖罪價格。

而且他嘴上還不吃虧,在審判沒出結果之前,還跟陪審團嘴硬說,知道我是誰嗎?我是上天派來啟發你們智力的,你們還想罰我?你們太幼稚!憑我給雅典的貢獻,你們不但不應該罰我,還應該養我一輩子。陪審團一聽,好傢伙,這太囂張了。這不是還沒答應饒你嗎?於是陪審團立刻重新投票。這次投票結果360票比140票,高票通過蘇格拉底有罪,死刑,不能拿罰款抵。

後面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蘇格拉底本來有機會跑,看守都讓他的學生給賄賂好了,但是蘇格拉底拒絕了,繼續硬到底——你們不就是想弄死我嗎?爺就在這兒,爺讓你們弄!然後他就被弄死了。

這麼看來,蘇格拉底身上擁有好幾條討人厭的地方:首先總說人不樂意聽的。其次他還總占理,然後把你說服了吧他還在那兒狂謙虛。最後還是一硬骨頭。簡直把知識份子討人厭的毛病都占全了。

我們來看看蘇格拉底在被判死刑之後說了什麼——“ 我之所以被定罪,是由於缺少一樣東西,但是缺少的不是言詞,而是厚顏無恥,甘願向你們說那些你們愛聽的話。”

 

 

羅輯思維 2014-12-20/林欣浩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