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蠻喜歡柯文哲的,但他有個小缺點,就是不夠謙虛。

在我長期的觀察中,不論東西方,都不喜歡自大的人,也認同謙虛是美德,也因此,自大的人失助,而謙虛的人得助(柯文哲是例外,因為他勇於任事的優點遠大於好吹噓的小缺點,所以大家還是很喜歡他,不過大部份的人都不是柯文哲)

但有的人誤解了謙虛的意思,以為謙虛是『韜光養晦』(這件事在華人社會中尤為普遍),所以凡事都相當低調,因而將自己輸給了那些勇於表現的人,尤其是在大組織中,低調只會葬送了自己的前途,懂得『行銷自己』才是王道。

但問題又來了,要“漂亮地”行銷自己並不容易,很多人拿捏不好分寸,反讓人感覺是自吹自擂。所以這件事的難度在於:你必須行銷自己,但又要讓人感覺你很謙虛。這真他媽的困難,所以我說是門藝術。

很困難,不代表做不到,峰仔的建議是【對事不對人】:亦即將行銷自己的重點放在你完成了哪些事情、解決了什麼問題(事),而不是你很厲害、智商很高、做得比某個人還好(低調做人:人都不喜歡被比下去,當你把別人比下去時,也意謂你已成功地塑造了敵人)。

謙虛是美德,但低調是錯的。而職涯上最大的藝術則是『要懂得行銷自己,但又要讓人感覺你很謙虛』。

連結:《不想輸》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