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新加坡學,是制度而不是薪資】

在台灣,我觀察到一個現象,那就是第一線公務人員的素質極高,甚至優於很多我遇到的中小企業員工,表面上這好像很棒,但我個人認為,如果一個國家中,公務員的素質,普遍比中小企業的員工素質還高出許多時,那這國家的未來是堪慮的。

俄前總統梅德韋傑夫曾說:『一個國家,如果人人想當公務員,代表這國家已經腐敗至極!』

當然,這狀況不完全適合台灣(但如果上述「公務員」三字,改為「地主民代」,那就很適合台灣),但也部分說明了,當一個國家的公務員體系,都吸納了該社會最優秀的人才時,那這國家將會失去活力,因為當一個國家把優秀的人才,從最能創富的中小企業吸走時,那這國家也將逐漸失去競爭力。

但在台灣,你會聽到另一個反例,那就是常有人會提到,新加坡政府的『廉潔高效』就是因為公務員高薪,因此我們必須調高台灣公務員的薪資。

然而,與你想像恰恰相反的是,新加坡公務員的薪資水平其實是低於平均的,他們公務員的待遇甚至不如築路工人。事實上,在新加坡,領高薪的僅是『頂級公務員』,雖然百萬年薪(新幣),但人數卻不超過30人,佔政府財政負擔的比率甚低。

新加坡公務員水平低於平均
https://bit.ly/2VJYuUf

所以新加坡公務體系的本質是:以世界罕見的高薪來吸引高階管理人員來獲得極佳的決策品質。另一方面,壓低一般公務員的薪資到水平以下以使得財政負擔較輕,並迫使好的人才流入民營企業。

新加坡政府對一般公務員的認知是,它的工作難度不高,所需能力與創造價值皆不高,也因此,其薪資應低於那些競爭激烈的民企員工,或是危險性高、耗費體力的勞工。

反觀台灣,一般公務員的待遇福利高於整體勞工平均薪資甚多,如此不但使整個國家付出了過多成本,也吸收了許多優秀的人才投入到難以創造價值的公務體系中。另一方面,台灣在公務體系裡最重要、人數也最少的『頂極公務員』中,給予的薪資卻又太低,以致於無法聘請到優秀人才來制定與執行良好的政策(如最近柯文哲談曾到薪水太低請不動莊淑芬),導致了國家競爭力的流失。

但別誤會我,我這篇文章要談的,並不是指「現行台灣公務員」的薪資太高,因為這些人確實多數都通過了自己的努力,而獲取了相對高薪的工作,這點毫無爭議,其實我所要談的,是台灣目前公務體系的『薪酬制度設計』。

因為與很多台灣人想法相反的是,若真的要為台灣好,或許反而應該是在將來,調低基層公務員待遇,以讓好的人才流入民營企業;另一方面,再提升『頂極公務員』的薪資到世界一流的水準,以制定出好的施政方針。如此的做法,方能真正做到花的錢更少,而效益更佳。

這也是我常說的,若對問題本質認識錯誤,那結果將是災難性的,因為若真像一般人所說的,將台灣現行已高於水平的公務員薪資再提高,那非但不能解決問題,還會使得問題更加嚴重。

註1:《台灣勞工中位數薪資為47萬
https://bit.ly/2IikjHC

註2:網友提供,公務員第一年起薪『初考42萬、普考52萬、高考62萬』,以高考三級為例,其年薪約為 (44000+1100*年資 ) *14.25 ,可得第一年年薪約 60 萬,大約工作12年則年薪80萬(以上未扣除退撫公保費用),只能說起薪偏高但後續薪水變動小。

《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https://bit.ly/2UgBDy8

(本文原寫於 2015-01-31)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