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日本 7-11 因加盟主過勞而取消部分門市24小時營業的規定,我還蠻欣慰的,也想藉此聊聊台灣人引以為傲的『便利文化』,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還真希望台灣『少些便利,多些人性』。

《日本7-11因加盟主過勞而取消24小時營業》
https://goo.gl/yWFtro (2019-03-17)

事實上,這幾十年在台灣,我發現這種24小時的便利服務,不但由便利商店向大賣場延伸,甚至連咖啡店、水果店、五金店……都可以看到,這種許多台灣人引為傲,甚至跟外國朋友炫耀的便利性,我卻覺得有些悲哀。

其實你到歐美,很難看到這種隨處可見的24小時服務業,在那生活的朋友會說,這是歐美人在工作與生活上的平衡,所以除了必要性的服務(如醫院的急診),你很難在歐美看到24小時的服務,或許有,但比例絕不像台灣如此之高。

事實上,我覺得多數台灣人也不需要『這麼便利』的生活,因為多數人很少半夜跑去水果店、五金行,即便是便利商店或咖啡店,我認為這些服務也並非必要的。我們或許沒注意到,在身為消費者貪圖這種服務時,通常還有幾位店員在那值班,我們或許沒想過,在這樣的工作文化下,某天我們都有可能成為那位店員,特別是這十年我看到愈來愈多的高齡者在便利商店上班時。

當財團老闆告訴我們,台灣的24小時便利服務是消費者的天堂,卻沒說的是,大部份的消費者,同時也會是個勞動者,而這種不必要的服務絕對是勞工的痛苦,當然,他們更不可能告訴你,他們自己,或是他們的小孩,是不會去站大夜班的。

我年輕時,曾在KTV的夜班工作過、海軍半夜值勤過,便利商店值過大夜班、甚至十多年前到大陸創業時時也是每天通宵……所以我到現在仍能記得,大夜班在接近黎明時,胸胃常有的一陣翻騰,而回家後,白天也不易入眠,幾個月後,更可感受到身體逐漸變差。

而在身體變差的同時,我心裡也在想,尼瑪,這不愧是 Graveyard Shift 啊,而英文明明叫『墓地之班』,讓你生不如死,怎麼到台灣,財團老闆就美其名為『大夜班』呢?這翻譯嚴重失真啊!那些有值過大夜班的出來說說,倒底是叫『墓地之班』比較適合,還是『大夜班』呢?

事實上,我覺得對整個台灣來說,這都24小時便利的優越性被過度誇大了,其實很多我們所需要的服務,例如到五金行買鐵鎚,到水果行買蘋果,即使半夜沒有買到,很大一部分也會轉移到白天去,這部分的業績並沒消失,但大夜班的人力與水電費用,卻是實在的發生了。

簡言之,利潤並沒有增加,但成本卻增加了,對加盟主來說,這是損失,而對國家來說,這是浪費,對地球來說,這叫不環保。

不僅於此,我真覺得,大夜班上久了,身體會變差,甚至很多慢性病會慢慢浮現,對國家來說,整體醫療費用的增加,又是很大的損失,而且別忘了,台灣的富人基本不繳健保費,所以這筆費用,是 99% 的人民在承擔的。

《劫貧濟富的健保:99%人民供養1%地主》
http://mapleduh.pixnet.net/blog/post/47187199

談到上面那篇文章,它講到日本 7-11 加盟主的一段話是『松本早處在「過勞死邊緣」,而他罹癌的妻子直到過世的一個半月前,都還每天工作 4 小時,松本就連太太送急診、岳父出殯,都可能找不到人代班而必須繼續站崗。而松本的太太病逝後,他更每天至少工作 16 個小時,身心俱疲已經到了極限。』

其實別說日本,這十多年當我看到因貧富差距的分化,而台灣有愈來愈多的中老年人站崗大夜班時,我都心中暗想,如果年輕的我都承受不住了,他們承受的了嗎?若將來有一天,我會不會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員呢?

所以,當我們高興於這種世界罕見的24小時便利的同時,是否我們也忘了,在這整體的便利之後,有多少辛苦的勞工在那裡守夜?而當我們在某個夜晚駐足街頭時,或許也該反思,是否我們要為了這些非必要的服務,而讓整體社會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

《台灣很有錢,但台灣人很窮:中產大量淪為底層》
http://mapleduh.pixnet.net/blog/post/48819936

(本文原寫於 2015-03-21)

連結:《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