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科學家對人腦的認識正在突飛猛進,獲得很多可以直接指導我們日常生活的結果,但媒體對人腦知識的科普卻遠遠比不上性知識。一般人可能對人腦存在觀念上的錯誤認識,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就是把人腦跟電腦做類比。

這種錯誤認識主要來自科幻作品。很多科幻作品認為人的記憶和技能,不但可以消除,而且可以輸入。比如Matrix裏面的人物可以通過直接收一段代碼來學會一套武術,或者學會開直升機。最近的例子是電視劇《玩偶特工》,其中的人物簡直就是一台電腦,你可以像安裝作業系統和軟體一樣隨時把他們變成別人。

有的有心人可能會質問,人的技能除了要記住動作要領這個“軟體”之外,還包括肌肉發達程度這個“硬體”,你怎麼可能僅僅改變軟體就讓人會武術呢?這個質問有道理,但是問錯了。正確認識是人腦根本就沒有“軟體”。人腦的全部動作都是“硬體”意義上的。

人的記憶不是“錄製”在大腦裏,而是“長”在大腦裏。大腦通過神經元(neutons)來記住事情。Brain Rules這本書介紹了一次特別有意思的開顱手術。接受手術的病人沒有疼痛神經,也就是說他可以在整個手術過程中保持清醒。在醫生們盯著他裸露的腦神經們看的時候,他也在盯著醫生們看。這時候一個醫生拿了一張Jennifer Aniston(就是Friends裏面那個女演員)的照片給他看,發現他的一根腦神經跳了起來。然後醫生拿7張不同的Jennifer Aniston照片給他看,他那個神經跳了七次!

這根神經一看到Jennifer Aniston就跳,而且看別人的照片從來不跳。如果你覺得這根神經有點色情,一個補充事實是醫生們也發現了這個病人的一根專門的比爾•克林頓神經。也就是說,人腦可能為他認識的每一個人安排一根專門神經。

更進一步,人的記憶和技能,是各種神經生長,組織,連接的結果。同樣的記憶,在不同的人身上,被“長”在不同的地方。比如對倫敦街頭計程車司機的研究表明,他們腦子中辨認方向的神經結構特別發達。

往硬碟上存個檔,只要像錄音一樣改變其磁軌磁區上的0和1,要想改變人的記憶卻要大動干戈到幾乎不可能的程度。你必須先讓大腦長出這些特殊神經元來,還要把他們在一個區域內組合好。注意神經元的尺度可以很大,比如直徑0.1釐米,長度可以達到英尺量級。

要想像《玩偶特工》裏面那樣把一個人完全變成另一個人,要做的工作就好比把一件毛衣拆了,然後給每一根線分別重新染色,然後再織成另一件完全不同的毛衣。整個過程還不能開顱,還必須幾乎瞬間完成,這可能麼?

人腦的這種結構同時解釋了為什麼喬丹不能打好棒球。他的身體素質和反應速度完全達到打好棒球的要求,但他就是打不好。為什麼?因為通過多年練習,他大腦的硬體結構就是一個籃球大腦。你怎麼可能在一兩年時間內把一個籃球大腦變成棒球大腦呢?

這個知識對我們的啟示當然就是任何技能都是勤學苦練積累的結果,而不可能指望快速輸入。另外我們可以有兩個輕易的推論:

第一,所謂“頓悟”可能根本不存在。一個科學家可能對一件事冥思苦想好多天,然後一天突然想通了,這個不叫頓悟。我說的頓悟是中國文化傳說中那種頭天晚上還什麼都不知道,今天早上突然什麼都明白了的極端情況。這相當於人腦結構在一夜之間突然大變,這是不太可能的。

第二,人的記憶不可完整下載。我猜神經元包含的資訊和結構很可能是類比信號,也就無法在不失真的情況下完全數位化。

最後的一個問題是關於靈魂。假設真有靈魂,那麼靈魂離開人腦之後還能“思考”麼?倫敦出租司機死後,離開他的神經網路,還能辨認方向麼?人死後還能認識Jennifer Aniston麼?既然人腦什麼都是硬體實現的,根本就沒有軟體,靈魂還可能存在麼?

 

羅輯思維 2015-03-21/同人于野

 


思維的實質是什麼?

不是資訊,是神經之間的關係。

人的實質是什麼?

不是肉身,是社會關係。

企業的實質是什麼?

不是資產和組織,是和周邊資源的關係。

從“關係”,而非“存在”的角度看世界,別有一番風景。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