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一定要付出高貴冷豔的價格才能滿足味蕾?是不是除了波爾多、勃艮第,就只有納帕穀?我不是壕,但我想喝好喝的葡萄酒!

 

阿爾薩斯:被法國遺忘的角落

夾在德法交界的阿爾薩斯一直以來都是一個“特立獨行”的法國產區,由於深受德國文化影響,阿爾薩斯葡萄酒並不具有典型的“法國酒特徵”,這就使得人們在談論法國葡萄酒時,時常忽略了它的存在。笛形酒瓶、單一品種標識等等,都是阿爾薩斯最獨特的產區名片。寒冷乾燥的產區氣候下,淩厲的酸度成為該產區葡萄酒一大特徵,加上礦物感、石油味等,確立了阿爾薩斯葡萄酒獨一無二的地位。

就像多數寒冷產區一樣,葡萄的晚熟帶來了更細緻和複雜的葡萄酒風味,尤以雷司令(Riesling)和瓊瑤漿(Gewurztraminer)為代表,品質不俗的例子比比皆是。

阿爾薩斯的低估,也許是由於地區相對不那麼平靜的歷史境遇,也許是獨立於法國之外太過鮮明的個性,比起那些備受矚目的產區,阿爾薩斯酒的價格自然也擠去了水份。如果受夠了大牌產區的“坐地起價”,不如試試阿爾薩斯這類相對小眾的精品產區,也許會有驚喜。

 

裏奧哈:再不喝恐怕就要變貴了

歐洲葡萄酒于多數中國愛好者而言,先是法國,義大利緊隨其後,而說到西班牙,則是到了最近,輪廓才似乎漸漸清晰起來,裏奧哈也因此從一個陌生的名詞變得時有耳聞。對於不熟悉裏奧哈的人來說,盲品中一不小心把它誤認成了勃艮第絕不是小概率事件,老年份的裏奧哈會散發出格外優雅的魅力。

不知是否因為不安於一直以來被市場低估的價格定位,近些年,裏奧哈產區無論從對內的法規管理還是對外的行銷推廣都表現得十分進取,也正因如此,才有了越來越多的人瞭解和欣賞裏奧哈。但對於自掏腰包覓酒的我們,這也許算不上一個太好的消息:市場總是這樣,正是價格和需求的正比關係讓我們總想要擠出人群,尋找那些隱於深巷之中的美味。總之,來不及想太多,反正趁它現在還沒變貴,喝了再說!

 

羅納河谷:兼具產量與品質的良心產區

比起高貴冷豔的勃艮第和波爾多,羅納河谷的葡萄酒在高端市場算是失了先機,卻絕對是法國高性價比產區首選。從供給角度,羅納河谷似乎從來沒有遇到過今天勃艮第所面臨的產量緊縮,自然災害光顧這裏的機會遠小於其他產區,而從市場需求來看,像是波爾多這樣的非理性增長恐怕也是一時間難以惠及第二個產區了。如果說其他高性價比產區是一時的,那麼羅納河谷應當是相對十分穩定的了,畢竟跟在波爾多與勃艮第之後,沒有這麼點錯位競爭的優勢,也恐怕是生存艱難了。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由北到南的羅納河谷氣候和土壤類型變化鮮明,不同子產區葡萄酒風格迥異,即使是花心的酒客,也足夠探索和玩味一段時間了。

 

西西里:請給它個機會洗心革面

它是義大利最南、也是最大的一個產區,但這都不重要,因為在這塊釀酒葡萄種植面積最大的產區,曾一度重“量”不重“質”,出產了大量的廉價並且劣質的葡萄酒。

當然,追求性價比不是只求便宜,我們並不是打算找一支便宜但不能入口的酒來燒菜。事實上,西西里正處在一個最值得期待的階段,越來越多的生產者開始關注品質,近二十年來,不斷出現品質堪比各大名產區的佳作,而價格當然是被先前名聲所累,一時間還需等待市場的認可。

 

南非:世界邊緣的耀眼新星

經歷了政治和經濟的不穩定局勢,南非葡萄酒在短短幾十年內的成長著實驚人。如果除去社會因素,僅看南非的自然風土,實在難以想像這裏不是一個出好酒的地方;當然,先入為主的觀念也時常令我們忽略這個遙遠的新世界產區。

南非的波爾多混釀兼具舊世界的風度和新世界的趣致,長相思、霞多麗等品種在這塊實際上距離南極圈並不比赤道遠(對,我知道你沒發現)的溫和氣候下也表現得十分出色。獨具特色的Pinotage往往會給人意想不到的驚喜,必須列在“不可不試”的名單之中。

然而,南非近些年的成長已然非常耀眼,對南非的持續觀注必然會在一定程度上帶動價格的變化,如果你還沒有“慧眼識珠”的話,請迅速搭上平價好酒的尾班車。

 

網易 2015-02-10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