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觀是中國古代戰爭的產物。

我國古代的戰爭的交戰雙方在戰爭結束後,戰勝的一方為了向世人和他們的子孫後代炫耀自己的赫赫戰功,往往將戰敗一方將士的屍骸收集在一起,堆積在大路兩側,然後再用覆土夯實,形成一個大金字塔的土堆,這種土堆歷史上稱為“京觀”、“京丘”或“武軍”等。

簡言之,京觀就是由幾百乃至幾萬具敗軍屍骸築成的累累屍塚。不用看,光想想都覺得毛骨悚然,但它卻是紀念戰爭勝利和鞏固權力的有效方式。

那麼,京觀到底怎樣衍生出權力的呢?

額……占地一兩畝,高七八米以上的骷髏堆擱你面前,還有誰敢不服的?要是我也立馬俯首稱臣。是的,京觀就是把它最殘暴、血淋淋的一面直接地擺在所有人面前,讓你切身體驗這種宏大恐怖的景象,進而化成一道道威懾和懲戒的符咒,時刻勿忘敬畏、勿忘順從。

歷史上,京觀就曾見證了一個草原部落到蒙古帝國的迅速嬗變。

1203年,鐵木真率本部戰士大敗勢力強大的乃蠻部,“盡殺其諸將族眾,積屍以為京觀,乃蠻之勢遂弱。”而且自此戰之後,“哈答斤部、散只兀部、朵魯班部、塔塔兒部、弘吉剌部聞乃蠻、泰赤烏敗,皆畏威不自安”。

就是說,不管多麼狼性勇猛的人看到京觀也會觸目驚心,惶惶不安,蠢蠢欲動的狼子野心瞬間化為玻璃心了。

最初,被征服者不得不服從,這是為避免懲罰而不得不採取的表面的服從行為。接著,京觀聳立在那裏,無論見與不見,所有人都能感到它的存在,隨著時間的流逝,服從很可能演化為一種習慣。

最後,在賞、罰、教化等多重手段的綜合作用下,服從的觀念可能完全內化於被征服者的心中,這時,權力真正穩固地建築起來了。

但是,京觀的運用之妙,何止於此。韓非說,“殺戮之謂刑,慶賞之謂德”,一件具有懲罰、威懾意味的工具,一旦不用,不是往往就會變成是一種恩賜嗎?京觀大抵也是如此。

比如,416年,劉裕北伐時,前鋒檀道濟俘虜四千餘人,“議者謂應悉戮以為京觀”,而檀卻說:“伐罪吊民,正在今日”,皆釋而遣之,“於是戎夷感悅,相率歸之者甚眾。”

不築京觀卻收買了人心,收穫了更大的權力,這正是權術的奧妙所在。

對權力主宰者來說,築京觀可以炫耀武力,征服異己,不築京觀則可以將自己打扮成澤被蒼生、惠及冤魂的開明之人。不得不說,京觀是權力建築術的一大法寶。

 

 

羅輯思維 2015-04-05/杜敏

 

築還是不築“京觀”,跟殘暴抑或仁慈無關。

本質上,這是一種從“成本”角度的考量。

恫嚇有效,節省戰爭成本,則極盡恫嚇。

仁慈有效,節省戰爭成本,則極盡仁慈。

從成本看世界,別有一番風景。

經濟學思維,是現代人的必備素質。

這也是我特別愛讀經濟學小品文的原因。

我們書店裏上架的這套熊秉元先生的經濟學散文——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