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坐落在阿爾卑斯山山腳的村莊裏,有一對年輕的男女陷入熱戀,情投意合之下,女孩懷孕。當女孩產下一子之後,誰知道男孩卻否認自己是孩子的父親。女孩告上法院,男孩卻買通旁人做偽證。判決失利後,傷心欲絕的女孩帶著幼子離開村莊。

在命運的安排下,女孩後來嫁作商人婦,商人成為石油大亨,財產無數。當商人過世後,當年的女孩已是滿頭華髮的老婦人。不過,她矢志復仇。她回到自己的家鄉,然後向村人宣佈:她願意以十億美金的代價,買下當年背叛她的人的性命!

村人陷入兩難:也許當年確實錯在男孩,遲來的正義雖然殘缺,也還是正義;可是,以金錢換取正義,良知何安?在錯綜複雜的情懷下,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可是,有些微妙的轉變卻無聲無息地出現:村人的消費水準慢慢增加,對朋友和店鋪的賒欠也逐漸上升。最後,村人終於通過:男孩必須為自己當年的行為付出生命。復仇之後,老婦人夙願以償地離開,留給村人十億美元的財富!

這是小說裏的情節,不是真人真事。作者是瑞士人杜倫麥,書名為《造訪》(The Visit),被譽為是20世紀最重要的德文作品之一。因為情節曲折,道德和物質、情感和良知的衝突扣人心弦,因此改編為舞臺劇推出後廣受歡迎。劇本後來也改編為電影,美國20世紀福克斯公司製作,由影后英格麗•褒曼和影帝安東尼•昆主演,轟動一時。也許,人在某種意義上都經歷過類似的情境。

1993年6月,瑞士政府宣佈,將興建一座處理中低輻射性物質的廢料處理廠,可能的地點共有幾處,渥夫許森是其中之一。渥夫許森的村民表示,如果經過公開合理的程式而被選定,他們會基於社會公益而支持。可是,如果公司想以“回饋措施”來取得他們的支持,他們會堅決反對。

在命運的安排下,渥夫許森被瑞士政府選為廢料處理廠的預定地。公司進駐村落,和當地居民展開協商,以取得村民的支持。這個村落共有640戶人家,2100人。公司剛開始提出“回饋條件”時,村民一致反對;公司提高價碼,村民不為所動;公司再提出更優渥的條件。在這個過程漸次發展的同時,一些微妙的轉變悄悄地出現:村人的消費水準慢慢增加,對朋友和店鋪的賒欠也逐漸上升。有些村民在翻修房舍時,會多添上一兩間客房,理由是成年子女或“客人”來訪時,可以有個住處。萬一有人要短期“租用”,也剛好能派上用場。

公司持續提高價碼,終於,在1994年7月,村民會議以超過60%的多數票通過,同意在渥夫許森設置廢料處理廠。最後的價碼是:公司每年提供三百萬美元,充作地方建設基金,連續四十年。這筆錢等於平均每戶每年五千美金,大約是每人年所得的六分之一。“買票價格”說多也不算多,說少也不少。

這是真人真事,不是小說裏的情節。瑞士籍的經濟學者佛瑞教授把事實經過以及訪談所得寫成論文,發表在1996年的《政治經濟評論》上。論文的題目就是:當老太太造訪你家後院時。

在論文最後,佛瑞教授提出幾點看法,算是由這樁事件中所學得的後見之明。首先,廠商不須心急,最好能慢慢地說服當地民眾。在剛開始時,可以以小型計畫作試探,一方面向當地居民說明條件,一方面也可以降低“一次下注”的風險;其次,回饋條款最好以地方建設這種間接的方式提出,而不是直接以金錢“收買”當地民眾,而且條件可以逐步提高,讓民眾有時間琢磨這些條件對自己的意義;最後,對於這種牽連甚廣、又不常發生的事,民眾願意公開表達的意願和心底真正的想法可能有一段距離,要取得真正的民意,需要時間、也需要技巧。

當然,還有很多問題佛瑞並沒有處理。譬如,對於兩千人的小村落和對於二十萬人的區域,問題的性質可能就有相當大的差別。而且,在金錢(回饋條款)和道德(公眾利益)之間,真正的關係到底是如何也不清楚。還有,渥夫許森的例子具有多少的普遍性,在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嗎?

不過,即使佛瑞教授的故事並不完整,事實上每一個人都可以自問:當富有的老太太來訪時,自己的反應會如何?優渥的條件是“收買”嗎?還是只是一種“互惠”?更麻煩的問題是:如果表明就是“收買”,自己會堅持多久?自己又能堅持多久?

 

羅輯思維 2015-04-19/熊秉元

 

金錢構建的關係比較穩定。

道義支撐的關係比較脆弱。

為什麼?

因為時間是“不道義”的朋友。

只要給足夠的時間——

不管我們幹了什麼,我們都能對自己給出道德的解釋。

被“不道義”釘在恥辱柱上的,只有一種人——

別人。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