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古人類其他分支消失,而智人這一支得以世代繁衍,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從SWOT分析來說,在智人低調地四處遊走的那段時間,代表優勢的S乏善可陳,而代表劣勢的W倒是不一而足。

比如與當時的很多大型動物相比,智人的大腦只占身體總重約2%~3%,但在身體休息而不活動時,大腦的能量消耗卻占了25%。別的種類不說,至少其他猿類的大腦在休息時的能量消耗大約只占8%。想想若其他人的手機一天充一次電就夠,你的手機一天充三次,你難免有扔掉自己手機換成跟別人一樣的衝動,自然界為何沒扔掉我們這只待機時間短的“iPhone”?

再回到人類內部來說。現在已經拋棄了人種呈線性發展的舊式,不再認為南方古猿是從“匠人”變成“直立人”,“直立人”再變成“尼安德特人”,而“尼安德特人”再變成“智人”——過去的這種線性模型誤以為地球在某個時間點上只會有單一人種,而其他更早的人種不過就是我們的祖先。

從大約200萬年前到大約1萬年前為止,整個世界其實同時存在至少不低於六種不同的人種。在這些人種之中,至少尼安德特人就有好幾項優點是智人難以匹敵:強壯了將近一倍、腦部也很發達、不怕寒冷等等。

事實上,智人與尼安德特人的史上第一次衝突,贏家就是尼安德特人。大約10萬年前,有幾群智人向北遷移到地中海東部、侵入了尼安德特人的領土,但沒能攻下這個領地,智人黯然離去。

但可惜的是,尼安德特人的這些優勢卻被智人在傳播上的優勢碾壓了。

過去講人類發展,多半會講到語言的作用,但其實很多動物都有語言。

換句話說,當描述“有敵人出現”之類的意思時,人類沒什麼特別優勢,人類真正最獨特的功能,並不在於能夠傳達關於人或獅子的資訊,而是能夠傳達關於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的資訊,尤瓦爾•赫拉利寫道:“據我們所知,只有智人能夠表達關於從來沒有看過、碰過、耳聞過的事物,而且講得煞有其事。我們的語言發展成了一種八卦的工具。根據這一理論,智人主要是一種社會性的動物,社會合作是我們得以生存和繁衍的關鍵。”

所以,很顯然,如果放在今天的背景中,誰先玩微博、微信?肯定是智人。誰熱衷於傳遞流言和假消息?還是智人。

如果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都裝了微信,兩者的使用絕對大相徑庭。

尼安德特人的通訊錄裏很可能不超過15個聯繫人,發的朋友圈也大多是“中午在河邊見到一隻野牛”之類的很實在的資訊。而智人呢?翻翻你的朋友圈就知道了。

尼安德特人沒有,而智人朋友圈裏充斥著真假難辨的八卦,部落裏誰討厭誰,誰跟誰在交往,誰很誠實,誰又是騙子……

你可能因此喜歡上靠譜的尼安德特人,但結果是,尼安德特人始終在與同村人社交,而智人發展出更大的朋友圈。

大約在7萬年前,現代智人的語言新技能,使他們能夠八卦達數小時之久,而隨著他們能夠明確得知自己部落裏誰比較可信可靠、誰又是如何的不靠譜,部落的規模變得越來越大,而智人也能夠發展出更緊密、更複雜的合作形式。

這使得新形式下,智人一旦打不過尼安德特人,拉個更大的微信群,再載入“滴滴打人”APP就搞定了。

尤瓦爾•赫拉利說,不論智人是否是罪魁禍首,但每當他們抵達一個新地點,當地的原生人類族群很快就會滅絕。現存歷史離我們最近的梭羅人遺跡,大約是5萬年前。丹尼索瓦人在那之後不久也已絕跡。至於尼安德特人,是在大約3萬年前退出了世界舞臺。而到了12000年前,像小矮人般的人類也從弗洛裏斯島上永遠消失。他們只留下了一些骨頭、石器、幾個還存在我們DNA裏的基因,以及許多懸而未解的謎團。他們的離去,也讓我們智人成了人類最後的物種。

 

羅輯思維 2015-04-24/柯志雄


這個效應處於持續的升級之中——

1,如果是自然“八卦”語言,可以維持150人的協作團體。

2,如果是書面語言,一個帝國就有了基礎。

3,如果有了印刷機,民族國家就可以興起。

4,如果有了廣播電視,集權主義就可以隨時向我們呲牙。

5,而今有了互聯網……後面的事誰也不知道了。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