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的經濟錯覺中,“機器必然導致失業”的論調最陰魂不散。

在工業革命的萌芽期,新織襪機剛投入使用就遭到了手工工人的破壞(有一次暴動,被毀掉的機器超過1000台),廠房被燒毀,發明人受到威脅而被迫逃命。直到軍隊出動,暴亂的領導分子,有的被流放,有的被處以絞刑,秩序才得以恢復。

工人抵制機器的行動似乎合乎常理。然而,堅信機器會永遠取代人力的想法卻是錯的,因為到了19世紀末,英格蘭針織襪業所雇用的勞工人數,比19世紀初反而增長了至少100倍。而棉紡織業的從業人數,則在棉紡織機發明後的27年間,從7900人增加到32萬人,增長了44倍。

到了大蕭條時期,為抵制機器搶奪工作,憑空“製造工作機會”的工會行動不計其數。例如,紐約電氣工會拒絕安裝紐約州以外的企業生產的電氣設備,除非那些設備在安裝現場拆解後再重新組裝。休士頓管工工會要求,預製管道一端的螺紋必須先被鋸掉,然後再重新切削螺紋,才同意安裝。

各地油漆工會紛紛限制使用噴槍,只准用效率低下的油漆刷。還有卡車司機工會要求,進入市區的每一輛卡車,除了原來開車的司機,必須多雇用一名當地的司機。

即便在今天,反對省力機械的論調仍出現在權威論著中。一位頗受尊崇且後來榮獲了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反對經濟欠發達國家採用省力機械,理由竟是機器會“減少對勞動力的需求”!按此邏輯得到的結論就是:要想創造盡可能多的就業機會,就必須讓所有勞工盡可能地從事缺乏效率和收益的工作。

這類論調,不僅與技術的發展相悖,更顛覆了人類文明的觀念。每一天,大大小小的雇主,總在設法通過節約勞動力來提高經濟效益。頭腦靈活的工人,會想辦法以最少的付出完成指派的工作。雄心勃勃的人,總在堅持不懈地提高工作效率。如果嚴守邏輯上的一致性,那麼恐懼科技進步的人必須摒棄所有這些進步和智巧。比方說從芝加哥運貨到紐約,要是能夠大量雇用人力,何必還要用火車,讓人扛起貨物背過去得了。

類似這樣的錯誤理論,在邏輯上從來都站不住腳,但仍有很多人執迷不悟,可見其危害之大。因此,我們需要嘗試探討:技術改良和省力機械的採用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假設有位制衣商瞭解到,有種機器可以用以往一半的人力生產大衣。於是,他購置了這種機器,並且裁掉了一半的員工。初看起來,這是就業機會的明顯損失。然而,機器本身需要勞工去生產,由此帶來原本不存在的工作機會,從而部分沖抵損失的工作機會。

等到機器掙夠了本錢,制衣商就可以獲得比從前更多的利潤。這位制衣商有三種途徑用掉超額利潤:
(1)購置更多的機器,生產更多的大衣;
(2)投資到其他行業;
(3)花掉。
無論用於哪個方面,都會增加就業機會。

換句話說,這位制衣商從制衣工人直接工資那裏節省下來的每一塊錢,必須以間接工資的形式支付給新機器的生產工人,或者支付給他所投資的其他行業的工人,或者支付給為他蓋新房、造新車的工人,或者通過為太太添置珠寶皮草,支付給相關行業的工人。不管支付給什麼人,他所間接提供的工作機會,將和他削減的直接工作機會一樣多。

事情不會就此打住。如果這位制衣商在業界擁有相當大的成本優勢,他會擴張營運規模,逼迫競爭者們添置機器。於是,機器生產工人將得到更多的工作機會。同時隨著競爭加劇和產品增多,也會開始壓低大衣的價格。那些新添置機器的制衣商無法享有以前那麼高的利潤,率先使用新機器的制衣商獲利率也開始下滑,仍未使用機器的制衣商可能根本無法獲利。

整個業界原先節省下來的成本,開始向大衣的購買者轉移。大衣越便宜,買得起的人就越多,消費者總體花在購買大衣上的總金額會比以前多,那麼整個制衣業所雇用的勞工人數,甚至可能多於使用機器之前。從歷史來看,在制襪業和其他紡織品業中所發生的情形正是如此。

新的就業機會還以其他的方式產生。假設大衣的價格從150美元降為100美元,且總銷量跟以前相比持平,其結果就是,消費者和以前一樣都有了一件新大衣,而不一樣的是,每位消費者節省下了50美元。他可以把這50美元花到其他地方,從而增加了其他行業的就業機會。

總之,整體而言,機器、技術進步、自動化、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並不會使人失去工作。

當然,人類的發明和發現並不限於“勞力節約型”機器。有的發明創造的目的在於改良產品性能,如精密儀器、尼龍、合成樹脂、膠合板、各種塑膠。至於其他的如電話和飛機這樣的發明創造,它們所執行的作業是直接人力無法執行的。更有一些發明創造給人類帶來前所未有的產品和服務,如光機、收音機、電視機、空調、電腦。

說機器使得就業人數出現了激增,在絕對數字的意義上也是對的。當今的全球人口是18世紀中葉工業革命形成規模前的4倍。如果沒有近現代機器,這個世界根本無法養活那麼多人。我們之中四分之三的人能有工作可做,能夠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都要拜機器所賜。

本文編自羅輯思維正在發售的《一課經濟學》,點擊書名,收入囊中。

 

 羅輯思維 2015-04-29/亨利•黑茲利特

 


經濟沒有止境,是因為人的欲望沒有止境。

每當機器替代掉一部分人的工作,

人類社會就會釋放出一些新的欲望,創造出新的職業。

此時,職業機會的大洗牌就會降臨。

從工人變成一個餐館老闆,

從公務員變成一個金魚花紋馴養師,

從做媒體的變成一個說書的——

巨大的轉換成本和巨大的紅利並存。

一部分人的機會在此。

另一部分人的絕望也在此。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