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是一個令人尷尬的話題,但不為人所知的是,根據《英國醫學雜誌》的統計調查,過去200年中,醫學界的最大里程碑既不是青黴素也不是避孕藥,而是現代衛生設備。

在19世紀排汙設備很差的倫敦,有一半的嬰幼兒夭折;當擁有了廁所、排汙系統以及人們習慣了用肥皂洗手後,兒童的死亡率降低了1/5。這是英國歷史上兒童死亡率降幅最大的一次。

由此,哈佛大學遺傳學家加利•拉夫昆認為,在延長人類壽命的諸多因素中,廁所是最大的變數,現代公共衛生設施使人類的平均壽命延長了20年。

現代排汙系統的誕生,與倫敦一次大瘟疫有關。當時隨著排泄成本的上漲——清潔工的工資漲到每晚6便士,百姓們發現直接把糞便倒入水道裏更方便省錢。到1815年,人們普遍都這麼做了,以至於倫敦市政府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允許人們把自己的排水管和下水道接通。這些下水道都直接通向泰晤士河,到1840年,“泰晤士河已經是一個巨大的糞水池了”。

各種疾病隨之滋生蔓延,其中最可怕的是霍亂。

霍亂病菌的主要載體就是人類糞便。在良好的衛生條件下,水源與糞便分開,可以抑制霍亂的傳播。然而在19世紀早期的倫敦,9個水管理公司中有5個從泰晤士河直接取水供人飲用。而這正是霍亂的溫床。

1831年爆發的一場瘟疫奪去了6536人的生命。在1848~1849年的瘟疫中,整個英國死亡5萬人,其中倫敦就死了14000人。

此後,英國開始建設污水管道,現代廁所也被提上議事日程。

1851年的萬國工業博覽會上,喬治•詹寧斯為水晶宮修建了公共廁所,共有82.7萬名遊客付費使用了該公廁。然而,之後倫敦大多數建築物仍然出於對成本因素的考慮而選擇不造廁所。

在英吉利海峽的對面,直到1871年,巴黎市政廳仍然還沒有衛生設施。而在這座雄偉的建築中,暖氣、照明、電話、電梯等其他設施都一應俱全。

劇院裏同樣沒有衛生設施。人們在享受高雅藝術時,不得不憋幾個小時或自備尿壺。在學校裏孩子們的第一課就是學習如何擺脫“身體下等機能”,以應對日後的沙龍社交。

宣導現代廁所的衛生戰役中,1883年是個標誌性的時間。1883年4月16日,在巴黎衛生住房委員會的會議上,納皮亞醫生大膽指出,每套住房都必須有自己的廁所。這個要求在很多人看來“太激進,完全是革命性的”。

十年後,行政當局終於承認每套住房內部都應該附設衛生間的原則,並在1894年頒佈法令。

相對于現代住宅廁所的緩慢發展,公共廁所卻因經銷商的大力推銷而快速遍地開花。巴黎的一份招標記錄顯示:“1873年,市政府決定建造一批男用公共小便池:14個兩個位置的小便池由古隆先生建造;維克托•馬丁先生將建造62個六個位置的小便池和64個背靠牆角、大小不一的小便池。所有這些建築均應配備照明設備。”到1914年,巴黎所有城區的居民都要求安裝男用公共小便池。

但是市政機構卻從來沒有考慮過女廁所的問題。一個舉止得體的婦女應該知道克制自己,這是“良好教育”的一部分。1879年,一位廁所承包商提議:“在巴黎的街道上設立不僅是供男性使用,而是男女都可使用的廁所。”這一提議直到1891年才有議員附和。

女廁所問題真正得到解決是在20世紀初。1905年2月1日,地下廁所公司在巴黎馬德萊納廣場開設了一個公共廁所,為女士們配備了14個便器和4個帶有下身沖洗盆的盥洗處。不過這個公廁還是收費的。僅使用便池0.1法郎;便池加盥洗處0.15法郎;付0.2法郎還可以享受冷飲和熱水盥洗處的待遇。這座公廁從上午7點一直營業到午夜。此後其他同類型的廁所也相繼在維多利亞大道、伯納努維爾大街和巴士底廣場投入使用。

然而,時至今日,世界上還有26億人根本沒有什麼衛生設施。他們在田野樹林裏隨地大小便。女性則必須淩晨4點起床,在天還黑的時候排便,有時還要冒著被強姦和被毒蛇咬的危險。全球還有40%的人生活在到處都是人類糞便的環境裏。兒童玩耍時可能會踩到或跌入糞坑裏,糞便很有可能會弄到食物和飲用水裏。每年因飲用水和衛生問題致死的兒童人數高達180萬,這個數字超過了任何武裝衝突的死亡人數。

廁所是防止人類糞便造成各種危險的屏障。現代衛生設施將人類和自己的有毒排泄物隔離開來,成為芸芸眾生能夠高密度地生活在城市的保障。

廁所還是人類文明的晴雨錶。一個社會如何處理糞便,也可以反映出它如何對待自己的公民。

 

羅輯思維 2015-05-26/四以閒人


很多人不喜歡現代科技。

因為它讓人類背離了自然。

事實上,這個因果關係搞反了。

科技是人類規模擴大、密度增高、協作強化的結果。比如——

1.除非不要大規模的人口聚居,否則就必須建廁所。

2.除非不要農業的效率,否則就必須探索轉基因科技。

3.除非不要食品安全,否則就缺不了現代化的食品工業。

退回到前現代社會?也不一定不好。但確實是不可能了。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