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打拚,窮小子變黃金單身漢

20歲:打工年收入20萬,靠家教+寒暑打工

22歲:月收入6萬元至7萬元,當時是菜鳥律師,存款破百萬

23歲,月收入30萬元,身兼律師與補教老師兩種身分

25歲,身價破5百萬,投資第1棟房,購入台北市徐州路華廈

26歲,投資第2棟房,購入台北市大安區華廈

28歲,身價破千萬,辭補教工作,積極轉戰房產

30歲,身價破5千萬,投資台北市信義區店面、首次買房自住

32歲,身價近億,與友合資買台北市店面、首次換自住房

36歲,身價破億,擁有台北市7間房、台北市及台中6店面

 


第 1 課 想脫離貧窮……不怕沒銀子 就怕沒朋友
幫傭媽媽,養出3個台大囝仔

黃坤鍵的媽媽生長在貧窮農戶,身為養女,國小畢業即無法升學,在祖母向老師斬釘截鐵說「女孩子就是不能讀書」後,她擦乾淚水,扛起一家的家計與四個弟弟的讀書費用。學歷,成為她心中最深的痛。往後的人生大事,媽媽也因家境、學歷差,放棄自由戀愛,接受安排嫁入一般農戶。爸爸國中畢業開計程車,夫妻學歷低、收入差,讓他們在親戚面前抬不起頭。

黃坤鍵永遠記得,有一次家裡亟需2千元,卻沒有親人願意伸援手。當時,媽媽暗自立誓:「只要孩子可以讀書,我就算一天吃兩餐都會讓他們讀!」

黃坤鍵記得媽媽盯他念書時,常說「我沒有財產,也沒有家族企業給你做,只是給你讀書,智慧裝在頭腦裡,別人也借不走,只有自己能使用而已。」

 

同時養3、4個會,不讓孩子抬不起頭
儘管經濟拮据,媽媽卻把資源用在刀口上。30元的玩具沒有,300元的參考書一定買,畢業旅行沒有,姊姊讀北一女租屋的錢卻一定要有。這種資源精準運用的本領,深深影響了他。

媽媽到處打零工賺錢,為了讓小孩在外面抬得起頭,再累也不讓小孩背助學貸款,出門會讓小孩穿得整整齊齊,準備便當也特別用心。「我記得她可能同時三、四個會,繳款時間不太一樣,『以會養會』,讓身上有錢可以週轉。」錢不夠沒關係,週轉得過來就行,成為他往後的投資觀念。

直到媽媽一位朋友介紹她到工地煮飯、幫傭,其後轉進房屋代銷,又因朋友捧場,成功賣掉「店王」,才卸下房屋貸款的壓力。媽媽將朋友轉變成機會,進而轉變成財源,他年紀雖小,卻全都記在心裡。

看著媽媽換了十幾個工作,「哪裡有錢可以賺一點,她都願意去賺」這也讓黃坤鍵體認「換工作沒什麼」機會永遠都在。從媽媽身上,他學到忍耐、把握機會、不怕改變,這些特質讓黃坤鍵跳脫貧窮輪迴,取得翻身的無價本領。

 

第 2 課 打工賺經驗……有些真功夫 蹲夠低才學得到
工地裡的媽媽,是另一個令他印象深刻的背影。

高中時,媽媽找到在工地裡煮飯的工作,一早就要批菜、準備,在工地旁的小透天厝,煮三桌、三十人份的飯菜;但僅供工頭、建築師、建設公司主管食用,工人只能吃便當。

媽媽也到建設公司老闆家中幫傭,打掃煮飯,希望多賺點錢。當時,媽媽為了預備女兒未來將面對的提親門面,在中壢購置新屋,面臨龐大貸款壓力。

 

工地唯一高中生粗工
搬磚、挖地基,開心每天能賺一千多元
經濟捉襟見肘時,黃媽媽得知工地工資不錯,便要兒子寒暑假去打工。她向工頭們拜託:「我那孩子還小,是媽媽不夠能幹,需要他賺一點零用錢,你們不要管太緊喔。」

就這樣,當同學寒暑假出國遊學時,他成為工地裡年紀最小的雜工,也是唯一的高中生。

當年他心裡並未抗拒,反而是高興,「我居然一天可以賺一千多元,一個月賺三、四萬,這去哪裡找?」家裡經濟差,他賺錢的慾望比一般孩子強烈。

這是二十年前、中壢最高的遠東百貨二十三樓工地,他寒暑假每天早上八點鐘報到,頭戴白色工地帽,做一些零碎的、沒有人要做的事情,工頭指派他做什麼就做什麼,有時是挖地基、有時候是抽水、搬磚、搬石頭,拿電鑽打地基樣樣來,一包五十公斤的水泥照樣扛。

「他們扛一袋我也扛一袋,他們這個時間扛十袋,我至少也扛九袋,」他年紀輕又勤勞,出身低、沒身段,「辛苦的人是同一陣線」,很快與工人們打成一片。

不能吃媽媽煮的飯,他跟工人一起吃便當,吃完便當和工人們相約喝起「維士比加椰奶」。

 

抬槓聊出建商黑幕
練就「搏感情」的對話技巧,和鋼筋裡的知識
有人開始講英勇事蹟:「昨天晚上我一個打四個,打得對方落荒而逃,」他心想「應該是吹牛」,但還是會順著話問:「哇,你是怎麼辦到?」「投其所好」的問話法,讓對方越講越開心。在工地學到「搏感情」的對話技巧,後來在正義國宅都更案幾次關鍵談判都派上用場。

工人們也會聊一些建案,內幕有多黑、建商偷工減料情況有多嚴重,他就在一旁靜靜的聽……

「你都不知道那個建案真的很黑,柱子本來該綁十條鋼筋結果只有綁七條,」「這個建商這樣偷工減料太黑心,也賺太多啦,那房子不能買啊!」

雖然他不懂工程,但隱約知道了原來鋼筋、水泥、砂等等,都是建商可以動手腳的地方。數年後,當他在處理不動產糾紛時,這些工地知識就跳出來,讓他跳脫傳統法律人視角,更精準掌握房地產「細節中的魔鬼」。

他也看到,整個工程從建商、營造廠、大工頭、小工頭、小工,一層層轉包,越上層賺越大;小工一天雖賺一千多塊,卻是薪資最少的螺絲釘。

工人們常在飯後抱怨,但大家還是相約下班後,到海產店喝酒或找樂子,他心想:「他們覺得一天賺一千六、一千八,很好賺,他們就不會想去進修……。」

他看到有些工人年紀不大,才二十多歲,還有大專畢業生,但卻滿足現狀,他心裡疑惑,「為什麼願意改變的人不多?也不會對人生有較長遠規畫?」

工地經驗讓他警惕,「不能安於現狀,要有勇氣改變。」尤其年輕時改變的成本很低,就算重來,成本也不會太高。

他從爸媽身上,也看到改變帶來差異。

黃爸爸開計程車,原本雖辛苦但生意還算不錯,但後來爸爸工作時間越來越長,收入卻越來越少。

但媽媽卻不斷找機會、換工作,孩子學費、生活費、房貸繳款,標會、週轉,家裡的經濟重擔,她一肩扛下。

當環境改變,人卻不改變,就會被迫吞下殘酷苦果。

工地煮飯期間,媽媽向建商主任打聽,得知房屋仲介好賺,於是毛遂自薦,開始賣起房子,幾宗交易後,就把新屋貸款還清了。他心裡佩服媽媽,「有人煮飯煮一輩子,媽媽卻能從煮飯變成賣房子。」

「賣水果會爛掉,不一定賺錢,賣衣服會給警察追,還是房地產最好。而且,什麼都有進口,只有土地沒有進口」黃媽媽對兒子說。耳濡目染中,種下他往房地產發展的種子。

他寒暑假到工地打工,一直到就讀台大法律系時都未中斷。細心觀察工地的人事物與產業鏈,雖然肩膀上扛著一樣的水泥,但他的未來,早已跟工地裡來來去去的人們,迥然不同。

 

 

第 3 課 要挑對工作……我不要數學算式算得出來的人生

工地打工期間,黃坤鍵與姊姊一樣考上台大。一家三個孩子全進第一學府,黃媽媽被鄰里冠上「台大媽媽」的封號。

第一名進台大法研所
卻選擇當頭黑羊,投入最冷門不動產
畢業後,他以狀元考進台大法研所民商法組,同時考上律師,媽媽高興的席開二十桌宴客。終於,他爸媽在親族面前抬得起頭了。

恭賀聲中,他卻開始思索,走不一樣的律師之路。

因為他在大學期間,發現學院裡有股集體力量,告訴法律系學生怎樣才叫優秀:要考上檢察官、法官、進五大律師事務所、出國讀書後回來當教授……。他看到同學為了擠進五大而費盡心力,又從學長姊的分享中,看到、聽到當初處心積慮擠進名門大院後的薪水,與工作量不成正比。

「他們把人生的道路訂得太標準了,不是做這個就是做那個,難道不能做一點不一樣的事?」他思忖。

當各校狀元擠在一起,「那是很可怕的環境」他說,人人都想搶「第一名當中的第一名」,但傳統的「好位子」就是那麼少,同學間激烈競爭不在話下,私下鉤心鬥角免不了。

例如,一部分同學們會邀集學長姊組讀書會,形成一小撮、一小撮小團體;也會有人想辦法與教授維持良好的關係,希望教授幫忙寫出國推薦信,或推薦進去理律、萬國、常在、國際通商、台灣國際、眾達等大型律師事務所工作。

他也常聽學長姊分享,同窗好友進去同一家律師事務所,最後反目成仇的故事。

他心想,競爭是要在外面,而不是跟自己同學競爭。他也盤算,就算爭到大律師事務所顧問職,年薪頂多三、四百萬元,當知名外商法務長,年薪不過三百萬以內。受僱薪水有限,還要講違背良心的話,何必那麼辛苦?

「很多(同學)肉體是辛苦的,但心裡覺得安全了,那個安穩其實很辛苦。」大事務所光鮮的門面及招牌底下,常常是加班到半夜,付出與所得不成比例。

他沒加入任何讀書會,整天打籃球。他的學長、現在的事務所合夥人徐志明說,因為他沒有威脅性,同學不會把他當假想敵,反而跟大家成為好朋友,很多同學至今都仍與他保持聯絡。

或許從工廠、工地看出去的世界大不同,「這個社會上機會太多了,不太可能所有的機會都會是同一群人佔據」他堅信。

他想當一群白羊當中的黑羊,投入冷門的不動產法律及房地產投資領域。

這樣的選擇,剛開始總接受到異樣的眼光。他記得初畢業那幾年,同學偶爾約聊天,在理律的同學聊天時就會講,「我就忙美國有一家公司要來購併台灣的公司,那個金額大概沒有多少,大概八十億美元,還是一百億」語帶驕傲。

但當同學們問他在做什麼、在打什麼官司,「就房地產買賣、糾紛,」雖然同學沒說出口,但他感覺得出來,同學心想「怎麼做房地產?這麼Low……」

因為第一名考上台大法研所,補習班找他當活招牌並兼課,他觀察到補習班中教民法、刑法的老師,有的一教十幾年,就是因為月收入二、三十萬元,比當執業律師還好,於是不想改變。「我教到第三、四年時,開始有點害怕自己一輩子這樣……。」

來自母親力求改變的DNA,此時又跳出來。

工人一天賺二千元,補習班一個月二十萬元,律師一年三百萬元……,這些都能用數學公式計算,「如果方法沒改變,結果也不會改變」他想。

就像數學式,沒有加入其他元素,結果就可想而知,「我不要數學方程式算得出來的人生!」

心念一轉,工作重點就改變。他在補習班教書,重點不在賺鐘點費,而是交朋友、找機會,例如教不動產經紀人課程時,跟許多房仲結為好友,學到許多第一線客戶、買方、賣方的心態,以及仲介實務案件或與人斡旋的方式,讓他大開眼界。

這些課本裡學不到的「叢林戰法」,成為他踏入正義國宅都更案件、投資不動產相當大的利器。後來,他雖然成為第一個台大法研所(民商法組)榜首卻放棄碩士學位的人,卻也是同窗中,極少數在憑著自己的實力在三十六歲就賺到上億身價的人。



第 4 課 把大咖變貴人……今天吃虧 換一個明天的機會

2009年2月16日,光天化日之下,台北市大安區發生一起槍擊案,一名男子頭部遭槍擊身亡,受害者叫王克強,是正義國宅都更案的住戶之一。

雖然過了好些年,談到此事,黃坤鍵眼神中仍透著哀傷。

「我永遠記得那一年週末的情人節,我因為與王大哥相約討論都更細節,忙到三更半夜,沒想到隔兩天王大哥就出事了。」當他接到王克強遭槍擊的通知電話,手不停的顫抖,電話差點掉到地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與王克強因為正義國宅的案子熟識,王是住戶代表,因為王的家人都在國外,命案發生後,他是第一個、也是唯一趕到醫院的朋友。看到原本好端端的長輩,永遠躺下去,他當場痛哭不已。

但他沒有多餘時間傷心,因為身為正義國宅住戶律師代表,他已經被媒體趕鴨子上架,記者湧入他辦公室,他必須以住戶代表的身份,召開記者會。

隔天他躍上報紙頭版,但因名不見經傳,有媒體連他名字都寫錯。翻開當年報導照片,他雙眼紅腫、神情緊張,一旁則有大安分局與刑事局警員持錄影機蒐證。命案發生數天後,他講話還會顫抖。

 

越辛苦越不能背棄盟友
一路情義相挺,換來房市大咖信任做朋友
正義國宅是他踏入律師這行,接到的第一起都更案;也是全台爭議最大、延宕最久、規模最大(推案規模近五百億元)的都更案。讓這起案件撥雲見日的,就是接案時僅二十六歲的這位菜鳥律師。

當年說不上正義感,只因「我有勇氣,也想賺錢」,就接了這沒有律師敢接的案子,沒想到後面的演變,超乎他的想像。

龐大的利益引來各方勢力糾葛,建商從龍麟建設、羅福助、台鳳前總裁黃宗宏、富邦建設、最後又回到龍麟及三圓建設手上,加上期間又發生槍擊案,讓這個案子一拖就是近二十年(編按:黃坤鍵十年前接手)。

直到近幾年,由他代表一樓住戶與建商斡旋協商成功,最後全部住戶終於願意與建商簽約達成協議,延宕二十年的都更案終於在今年三月底正式動土。

槍擊案發生後,家人、朋友擔心他安危,爸爸、媽媽希望他退出此案,甚至要他搬回老家避風頭,他也擔心律師事務所受波及,把自己名字從合夥人名冊中取下。

當時身價已經破千萬的他,其實可以選擇抽身,不用再蹚這個渾水,他心中一度很掙扎,最後還是選擇與正義國宅的住戶們站在一起。

在最危險的時候,他挺住了,沒有背棄心慌的盟友。這過程,多位房市大咖看在眼裡,成為後來願意與他交朋友、交付委託的關鍵。

 

革命情感比律師費重要
點一杯飲料諮商到天亮,沒怨言也沒收半毛錢
「說真的,那樣氛圍下,我壓力很大,我不是沒想過要退,」他對住戶坦承,「現在發生這種事,這已不是我個人能力能負荷,也不是單純的法律可以解決,是不是我可以退出,你們找別人或更大的事務所……。」

他一說要退出,住戶便一直拜託,有七十多歲老伯伯說:「你真的不能丟下我們,」八十多歲奶奶哭著說:「我們等了一輩子,等不到新房子回去住……。」

老奶奶的淚水,動搖他想退出的心,他心想「我是不是再堅持一下,再試試看。」

他繼續挑起與建商協商的重擔,甚至在槍擊案後,他多次面臨有人放話「讓他不好過」,他仍堅持走下去,最後就連律師費也都不收了,「跟這些住戶都是革命情感,到後來不是為了律師費。」

在黃坤鍵之前,住戶們也曾找過其他律師,但都不滿意,「我們請他來,他分析我們優勢,也提出策略。有時情況緊急,我們一起在國父紀念館旁二十四小時的麥當勞,點一杯飲料討論到天亮,他沒睡覺隔天還要上班,但都沒有抱怨,也沒跟我們拿一毛錢」一位住戶說。

都更案中,建商與住戶常常為了分配比例,爭執不休,而比例的分配就牽涉到建商的成本計算。「魔鬼藏在細節裡」,一般律師看到的都更條例是冷冰冰的條文,黃坤鍵看到卻是工地打工經驗學到,各種建商操縱成本的「眉眉角角」。

他用白話文把都更法令分析給住戶聽,又常陪伴住戶開會到三更半夜,菜鳥律師的努力、認真,博得他們的好感。

槍擊案發生後,住戶們都非常害怕,與建商的談判或協商,都開授權書委託黃坤鍵一人單槍匹馬赴約,讓他代表參加協調會。一位住戶回憶:「說真的,萬一他有我們的授權,在公聽會上做了什麼承諾、讓步,我們等於被他賣掉了,但因為看到他一路走來的『歷史軌跡』,我們信任他。」

有住戶的信任還不夠,他還要為住戶爭取更多權益,他緊抓住「非要一樓全部住戶同意,都更才有辦法進行」這一點,與建商過招一百多回,最後終於拿到住戶滿意的成果。

當年與黃坤鍵談判的龍麟建設董事長葉松年回憶談判過程:「每次都談得很不高興,當大家僵持不下,黃律師總是說『大家各走各的路』,真的很難搞!」

但他也不得不承認,黃坤鍵雖然年紀輕,但滿講理,不會辦事不牢,「他常為了住戶的利益,跟我爭得面紅耳赤,就住戶的角度來看,他是一位很盡職的律師」葉松年說。

當住戶看到黃坤鍵在這麼危急的時刻仍願意情義相挺,最後這些住戶都與他成為「忘年之交」,三不五時聚餐聊天,其中一位住戶還成了他的貴人,在往後的房地產投資路上成為他的良師益友,並介紹帝寶「劉媽媽」等多位房市大戶,其後劉媽媽的房市官司,都指定由他來處理。

 

不計較未必是傻事
即使沒賺錢,也可以換一個機會
要讓有錢人「信任」很難,因為藉故攀關係的人多,導致有錢人對人疑心病重、防範心強;但正義國宅案中,他的用心、認真、不計較,大戶看在眼裡,成為他往後人生路上的助力。

「朋友要怎麼看?不要看他對你多好,要看他怎麼對別人」一位其後多次邀黃投資店面的房市大戶說。

一件都更案耗去一個年輕律師最珍貴的十年青春,如果著眼於有形的金錢報酬,十年只有兩、三百萬元的律師費,甚至最後連律師費都沒有,一般人看來似乎真的虧很大。

但他不會這樣想,「要看長遠,對人要先用心,不要一開始就想結果」這是他從媽媽的身上、也是從正義國宅案沉澱的心得,「如果沒有錢,那就換一個機會。」

碰到房仲或朋友請教他房地產法律相關問題,按市場行情,他可收取幾千或上萬元不等的費用,但他覺得「拿了錢就不是朋友,是交易了」所以他寧願交朋友。

無價的信任感,不貪圖眼前的小利,讓大戶、仲介,一個個成為他的好朋友,提供各類的投資訊息,他不僅成為不動產律師一哥,也為自己的上億身價,打下良好地基。

第 5 課 創造財富自由……越沒錢 越應該投資

兩千位房仲教的6招買房致富術

第1招 抓住稀有標的,轉手就賺
徐州路學區華廈》獲利率70%
買入時間:2003年
坪數與總價:40坪2戶,約2,880萬元
貸款成數:85%,自備款約420萬元
獲利:約250~300萬元

考量與評估:高中、大學都在附近生活,觀察到西門町一帶,房仲很多、要賣的房子也很多,但是「紅單貼出去,被撕下來的很少」,研判西門町房子不好賣。但徐州路一帶,很少看到房子要賣,「稀有性」是一大特點。當時手中僅有150萬元,自備款不足,跟2位姊姊商借270萬元,10個月獲利出場。

 

第2招 管理員帶路,省下仲介費
大安路巷子搶手華廈》獲利率88%
買入時間:2005年
坪數與總價:32坪,約1,200~1,250萬元
貸款成數:85%,自備款約187萬元
獲利:約160萬元

考量與評估:從仲介處得知有標的物要賣,2個星期內與不同房仲去看4次,發現房子很快就賣掉,且成交價跟開價差不大。從「時間及價格」判斷,大安路巷子裡的房子是很容易脫手,如果有物件釋出,應該就可以投資。每次看房都主動跟管理員聊天,請喝飲料,跟管理員混熟後,從管理員處得知,另有屋主要賣房,沒有委託仲介,最後由管理員帶著去,自己找屋主,成功買下房子,省下仲介費。對管理員沒用的訊息,對你可能很有用,多交朋友,與人為善,朋友等於機會。

 

第3招 調閱謄本,掌握冰山下資訊
敦化南路宮廟隔壁公寓》獲利率55%
買入時間:2004年
坪數與總價:37坪,約1,100萬元
貸款成數:75%,自備款約275萬元
獲利:約150萬元
考量與評估:從仲介處得知和平東路一樓有公寓要出售,但此公寓隔壁的隔壁有個宮廟,一般人會認為,房子旁邊有個「宮廟」會不好賣,就不去碰,進而轉換到其他的標的物。但他思考:「為什麼一個宮廟,會在大安區敦化南路的巷子裡」,於是主動蒐集資訊(調閱謄本),得知這宮廟因有債務被假扣押限制登記,推測宮廟有可能會被拍賣,加上遠企地點不錯,房子可以放長,因為有做功課而握有別人不知道的訊息,所以敢低價買入別人不敢買的。

 

第4招 搭一座樓梯,住家變店面
忠孝東路4段2樓華廈》獲利率91%
買入時間:2006年
坪數與總價:35坪,約1,650萬元
貸款成數:80%,自備款約330萬元
獲利:約300萬元

考量與評估:看到忠孝東路附近很多住家變成店面以後房價3級跳,所以當房仲通知忠孝東路4段附近有2樓的住家要賣時,他特別留意。他發現這位於2樓的房子,屋主是用住家來賣,但這戶住家旁有個約8公尺的防火巷空地,他靈機一動想說:「大概有機會可以搭樓梯,就變2樓店面」,他之後與鄰居打聲招呼,打好關係後,把「住家」變「店面」,「創造價值」。

 

第5招 破舊老公寓,打造成超商
民生社區1樓住家》獲利率103%
買入時間:2006年
坪數與總價:32坪,約1,450萬元
貸款成數:70%,自備款約435萬元
獲利:約450萬元

考量與評估:原本是1樓破舊的住家,平淡無奇,但他發現附近一帶沒有便利商店,該物件是老公寓沒有公設,所以靈機一動,覺得一樓、又沒有公設,可以「做便利商店」。於是找來先前在補習班授課認識的超商擴店朋友,將舊房子重新裝潢得很漂亮,一下子「老舊住家變成明亮的便利商店」。包裝成「便利商店」之後,房價就不是原本住家的價格,肯動腦筋,就有機會創造翻倍價值。

 

第6招 鎖定精華區法拍屋,有機會撿便宜
國父紀念館法拍豪宅》獲利率N/A(目前仍持有)
買入時間:2013年
坪數與總價:61坪,約5,912萬元
貸款成數:77%,自備款約1,360萬元
獲利:0元(尚未脫手)

考量與評估:去年下半年房市轉淡,投資觸角也伸向法拍市場,只要台北市精華地段有適合標的出現,就會前往參與投標。此案是去年年底,從司法院法拍查詢網看到的案件,原以為房市轉冷清,參與人會減少,沒想到仍吸引7組人投標,最後換算每坪約96.9萬元。以目前週遭相似案件,最新實價登錄成交行情每坪約130萬元來看,算是相當漂亮的一次出手。當房市處於盤整階段,鎖定法拍市場精華地段的好物件,有機會撿到便宜貨。

 

註1:以上標的持有期間大約落在8個月到1年。黃坤鍵現在資金比20多歲時雄厚,改以中長期投資,大部分以收租為主,不進行短期買賣。

註2:本表獲利率計算方法為,(獲利÷自備款)×100%。獲利部分已扣除仲介費用,由於持有時間短,故未計入貸款利息及手續費。

 

 


第 1 課 想脫離貧窮……不怕沒銀子 就怕沒朋友 
談賺錢:年輕人需要經驗,做各種嘗試,這個怕、那個怕,就沒有賺錢的機會了
談做人:一個人格局要大,不要小氣巴拉,不要跟人計較,要結緣,才會有能耐

 

第 2 課 打工賺經驗……有些真功夫 蹲夠低才學得到 
談機會:很多人一輩子在工地煮飯,媽媽卻找到代銷機會,人要嘗試改變。
談人性:聊天要投所好,要問讓別人能得到滿足的問題。
談籌碼:沒有籌碼,就只能接受。可以的話去爭取,不行的話要忍耐,等機會。

 

第 3 課 要挑對工作……我不要數學算式算得出來的人生 
談人生:很多人把人生道路訂得太標準。尤其一路順利的人,容易被定在某個位置。
談工作:在台大法津糸,進5大事務所,才叫優秀,但這樣的收入與未來,人生沒有變數。
談安逸:人們追求心理上的安穩,這安穩其實很辛苦,因為透支的是身體的勞累。

 

第 4 課 把大咖變貴人……今天吃虧 換一個明天的機會 
談助人:有很多事可以幫助人,只要你有能力,不會傷到自己。
談交友:對人要先用心,不要一開始就想結果。
談貴人:不要看得很狹隘,你不會知道誰是貴人。你越想達到目的,有時就越達不到。
談逆境:樂觀的人在困難中看到機會,悲觀的人在機會中看到困難。
談識人:朋友要怎麼看?不要看他對你多好,要看他怎麼對別人。

 

第 5 課 創造財富自由……越沒錢 越應該投資
談置產:買房子自己去住太奢侈,錢要拿來投資才有效率,買來自己住,錢就死了。
談加值:要能創造房子的價值,例如搭一個樓梯,把二樓住家變店面,糞土變黃金。
談選擇:各種數據太多,卻沒人把它們兼容做出預測模式,不要相信學者專家,要多看、多交朋友,例如房仲與銀行員。


9歲,他是在小工廠,縮著身子寫功課的小學生;17歲,他在工地扛水泥,是年紀最小的粗工;28歲,他捨棄年收入250萬補教高薪;他一路不按傳統方程式前進,拚上台大,卻走同學眼中很Low的路,36歲,攢到13間房,身價上億元,一路助他向前的是,僅小學畢業的媽媽,傳授的賺錢智慧。

36歲的黃坤鍵,媽媽是幫傭、爸爸是計程車司機,小時候家裡窮到連畢業旅行的旅費都湊不出來。他大學畢業後進入職場的14年間,正好就是台灣薪資「倒退嚕」的年代。先天不足,大環境又不利,出身比人低的他,怎可能翻身?

現在,他攢到13間房,身價上億元,一路助他向前的是,僅小學畢業的媽媽,傳授的賺錢智慧。 

 


商業周刊 2014-05-14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