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曰:“不尚賢。”

意思是,不要尊重賢者。

這句明顯的“混賬”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請看劉軍甯先生在《天堂茶話》中模擬的老子和孔子的對話——

孔子:您堅決反對“尚賢”,我對此很不理解。難道國家社稷不需要優秀人才嗎?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給他們好的待遇,“選賢與能”何錯之有?你看,華夏大地再次撥亂反正、邁向小康,你看那一排排、一棟棟的教授樓、高知樓、專家樓,如此勝景,我不禁心生歡喜,吾道不孤啊!

老子:這個說法當然有些刻薄。不過,我聽美國街坊說,美國的詞典中沒有教授樓、高知樓、專家樓、高幹樓、部長樓,不設國家突出貢獻獎,不任命學術帶頭人。政府沒有封過一個院士,名片上從未見過博導,也從未聽說美國的執政黨有什麼知識份子政策。我們是否可以據此認為,美國的賢能之士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不僅美國如此,其他西土大國也大致如此。請注意,我反對的是“尚賢”,不反賢人。其實,你我不都是賢人嗎?我反對你我嗎?

 

孔子:您要是不解釋,我真的認為您也是反賢反智的。我還納悶,您就是天下第一賢人智者,您怎能反您自己?但是,不尚賢,賢良如何脫穎而出?

老子:尚賢是指通過選拔來任用賢能之士。選拔是君王按照自己的好惡來挑人。這樣,通常只有精神上跪著的人才能被相中。尚賢的結果,便是那些所謂的賢人競相跪下來去爭取統治者的寵倖,然後互相爭權奪利,用陰謀和偽善來達到目的。

我主張通過自由競爭機制使各種賢人脫穎而出。選舉完全排除了君主的偏好,以民眾的滿意度為依歸。讓學者在學術的市場中自由競爭功名,讓政治家在選舉的市場中自由競爭功名。讓市場來決定他們的工資和住房。

最好的知識份子政策就是不要制定任何有關知識份子的政策,對他們既不照顧,也不歧視,讓他們自由自在。不能根據統治者的好惡來評判任用賢良,不要讓民眾去圍繞著國家的指揮棒團團轉,去為功名利祿你爭我奪。

 

孔子:我還是難以想像您為何那麼痛恨“尚賢”的思想?

老子:尚賢是違逆天道、實行人治的專制統治的一種重要特徵。它背後有兩個東西我是斷然不能接受的,一是權力高於一切,並成為裁量賢能的終極尺度,權大學問大;二是把人當才不當人。尚賢就是把人看作才(材)供君王使用。對賢人來說,禍莫大于尚賢。哪個國家比中國的賢能之士更受推崇?歷代賢能成為權力祭壇上的冤魂之眾,哪個國家堪與中國一比?

尚賢到一定程度必然傷賢,傷到一定程度又被迫尚賢。不僅尚賢與傷賢交替迴圈,而且“尚”一些賢,必然要“傷”更多的賢,否則,如何體現出來“尚”對少數統治者喜歡的賢是一種待遇?而且即使在那些被“尚”的賢,也有很多是以被“尚”始,以被“傷”終。可見,尚賢傷賢,始尚終傷啊!

 

孔子:那麼,不尚賢跟“使民不爭”有什麼邏輯聯繫?

老子:在違背天道的專制社會裏,賢與不賢,是以統治者的利益標準來衡量的。符合統治者利益需求的,樹為賢人,可得高官厚祿,從而名利雙收。尚賢的結果,是使人們在權力的誘惑下爭做表面文章。你沒有看出人們為爭當公務員爭得打破頭,為被評上先進使盡陰招。官府扔出兩根骨頭,士人就爭得你死我活,所謂“二桃殺三士”。但是有道的政體不應該驅使人們為可笑的功名待遇拼死競爭。不尚賢,人們就不去體制中爭取功名,而是在體制外社會上進行良性的、基於合作的競爭。

 


羅輯思維 2015-07-05/劉軍甯《天堂茶話》



1. 舊時鄉村,最重男輕女的人往往是祖母、婆婆這樣的女性。
可見,一個“標準”一旦深入人心,即足以扭曲人性。

2. 制定一個標準,塑造一個偏好,是權力運行的高級形態而已。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