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明克思航母

上星期凱健到東莞,徐哥談到當年坑詐我們的 Jason 現在蠻落魄,不但輸了官司給最鐵的夥伴 Gary(現在必須每月償還 Gary $1000美金,連續十年),而且還必須賣房償債。

其實我八年前就預言了 Jason 今天的下場(鏈接:失去信任,不如離開 / TMS倒了),只是看到一個如此聰明的人,不將心力放在事業上,反而處處坑詐他人,心中還是有些感慨。

Jason 的故事也勾起了我九年前的回憶。2006年一月當我到賭城看CES展時,這位年長三歲的朋友即給了我相當好的印象(鏈接:初會 Jason / Bellagio's O / 奢華之旅 ),隔月我們再到美國,他熱情的接待也令我感動不已(鏈接:Jason 的車.Porsche Carrera 4 / Georgetown的愜意下午再會紐約 )。(當然,我是在幾年後才逐漸了解 Jason 的模式:他會在早期刻意展現出自己的成功與熱情,然後再邀請你合作,等公司上軌道後,再用各種方式逼你走)

於是在 Jason 的盛邀下,來自台灣的我、凱健、小豪小人,和來自美國的他與 Gary,2006年三月共同在東莞的地王廣場創立了 TMS,我們是利用當時大陸仍相當便宜的人力,電話推銷有線電視和電信公司的服務給生活在美國的華人(基本都只會講中文,所以大陸人能溝通),再向 Dish Network、Direct TV、Sprint 按件申領佣金。

我還記得剛開始那段大家併力向前的日子(鏈接:三人七日,各顯神通二本教材談中文力 /你改變了我對台灣人的看法 / 好品聚餐 / 峰景高爾夫球會 / 凡事都要自己來 / 要存活,需學會砍價 ),東莞這間公司很快就步上了軌道, 甚至 Jason 和 Gary 都不敢相信,來自台灣毫無經驗的我、凱健和小豪,竟有辦法在短短的三個月內就到召募並訓練好300個員工,並用這群大陸新人做贏了他們培養多年的美國團隊。當然,那也是我人生少數得意的日子。

出人意外的是,雖然公司錢賺到手軟(扣除成本後,每月淨利20萬美金,約600萬台幣),但六個月下來,Jason 靠著各種藉口與假帳,只付了我7000美金(平均每月只拿到3萬台幣,但依股份我應每月拿到100萬台幣的利潤),這種情況下,我原來還在猶豫是否要放棄先前的投入而離開時,恰巧因父親中風而必須請假,但 Jason 竟告知『如果回台探視父親,就分不到錢』,他的不近人情,更堅定了我離去的決心。

而當2007年1月我離開東莞時,也勸凱健和小豪一起離開,但他們心想已花了那麼多的代價,公司也非常賺錢,這樣走掉非常不干心。而不出我所料的,在之後的日子,Jason 直接吃掉了他們倆的股份,氣憤之下,小豪和凱健在2008年挖走了 TMS 大部份的戰將,另起爐灶。

雖然 Jason 用不光采的手段逼走了我們三個,但他沒想到的是,新的管理階層(也就是我們培養出來的大陸幹部)並不會帶人,他唯一的美國夥伴 Gary 又只願意上白天班,於是整個 TMS 逐漸走下坡,終於在2010年 TMS 收掉了,而這間公司前後也僅存活了四年。

事實上,當我們台灣的三位股東離開後,TMS 業績就愈來愈差,Jason 也開始四處找尋新的機會。所以在2008年時,Jason 得知我在福州的奶茶生意做得很好,先來信表明要與我合作,而當 TMS 在2010年收掉後,他又再次透過臉書表達想合作,當然,這二次我連信都沒回,因為他的人品實在讓我不敢恭維。

而在 TMS 結束後,Jason 幾個投資的新事業都做得不好,他以為能複製 2006 年利用我們在東莞創業的好光景,卻找不到人合作,不得已之下,他只好自己跳下去做新事業,不過失去了人助,他的新事業都以失敗告終,而隨著日子的流逝,這十年 Jason 也混得愈來愈差,甚至侵佔唯一夥伴 Gary 的錢。

其實,我會對這段過往印象如此深的原因是,2006年是我生命中很艱困的一年。我曾以為遇到了可以共同打拚的伙伴,沒想到竟換來對人性的失望,我曾如此地接近月薪百萬,沒想到最後卻一無所有,那時的我,因拿不到錢而常常失眠,總有『異鄉漂泊,將成台流』的恐懼。

也因為2006年的這段經歷,我現在與人合作時變得更為謹慎,同時對那些淪落大陸而不願回到家鄉的台流,也多了一份理解。

連結:TMS 系列文章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002 七點整出發   

0715 可园行 002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