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人提起希臘,想到的都是蘇格拉底、柏拉圖、荷馬史詩。希臘是歐洲文明的發源地。但是,現在的希臘,已經不是古代的希臘。

從中世紀開始,希臘就變得越來越不像一個歐洲國家。

在羅馬帝國時期,歐洲的中心的確是在南歐,地中海是英雄和史詩的舞臺。但從中世紀起,西歐就開始逐漸崛起。北海直接聯通著大西洋,她的開放和地中海的封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西歐地區土壤肥沃、河網密佈、森林蓊郁,天然適合農業生產和貿易交往。希臘卻被喀爾巴阡山脈隔開,慢慢地和歐洲分道揚鑣。它流淌著一半西方的血液,一半東方的血液。如今,希臘已經是一個典型的巴爾幹半島國家。

二戰之後,希臘始終跟不上這個世界的節拍,它在隊伍的後面越落越遠。

當整個歐洲開始從一片瓦礫中迅速復興的時候,希臘卻在打仗。希臘很不幸地成為冷戰的前沿。它周圍的幾個國家,包括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和南斯拉夫,都加入了蘇聯陣營。希臘國內的共產黨力量也很強大,他們進入北部和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接壤的山區,拿起武器打遊擊戰。

這是一場冷戰導致的內戰,也是“二戰”之後的第一場代理人戰爭。希臘共產黨一直堅持戰鬥到1949年,由於南斯拉夫的鐵托和史達林交惡,而希臘共產黨又是堅定的史達林主義者,失去了南斯拉夫的支援,他們最終才不得不放下武器。

隨後,希臘成了東南歐唯一一個接受馬歇爾計畫的國家,是美國在冷戰時期楔入巴爾幹半島的一枚棋子。

當整個世界都進入民主化浪潮的時候,希臘出現了軍事獨裁。1967年4月,希臘爆發了軍事政變,帕帕多帕羅斯上校掌管了政權。直到1974年,文官才再度執政。

即使沒有這場軍事政變,你也很難說希臘就是一個民主政體。戰後的希臘,基本上是由兩個家族輪流執政。

如果你1944年到希臘,你會發現希臘的總理是帕潘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里歐(Andreas Papandreous)的爺爺。如果你在1981年到希臘,你會發現希臘的總理還是帕潘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里歐的爸爸。2011年,先是宣佈要對該國歐元區地位進行全民公投,後來又臨時變卦,最後宣佈辭職的希臘總理還是帕潘德里歐,他是帕潘德里歐的兒子。 

當帕潘德里歐家族不在臺上執政的時候,掌握希臘政權的是卡拉曼尼斯家族(Karamanlises)。在20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先後四次當選希臘總理。在希臘債務危機爆發之前,希臘總理是科斯塔斯•卡拉曼尼斯,他是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的侄子。

當整個世界都開始推進經濟自由化改革的時候,希臘卻沉浸在社會主義建設的幻夢之中。20世紀80年代,美國的雷根總統和英國的柴契爾夫人掀起了經濟自由化改革的熱潮,中國也恰好在這一時期開始了市場化改革。

當整個世界都朝右的時候,希臘堅持朝左。1981年到1989年,安德列斯•帕潘德里歐任希臘總理,他是個職業經濟學家,在哈佛上過學,在伯克利大學教過書。但不知道為什麼,帕潘德里歐總理對市場經濟格外反感。在他執政期間,希臘的國有經濟不斷膨脹。

1980年希臘的公共部門大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30%,到1990年已經占到45%。龐大的國有部門導致希臘經濟沉悶而低效。就拿希臘的鐵路來說吧,它可能中歐洲賠錢最多的鐵路系統。2010年,希臘的鐵路系統每天都要虧損200-250萬歐元,整個鐵路系統的欠債高達110億歐元。

但是,這個鐵路系統養活了6500個工人,其中一半以上都在50歲以上。這些工人滿心盼望著早點退休,領上那一份優渥的養老金。希臘平均的退休年齡是58歲,而德國是65歲和67歲。希臘的退休工人拿到的錢是上班時候工資的96%,比德國退休工人能拿到的錢多2倍。 

 

希臘怎麼就成了歐元區的一部分呢?

事實證明,加入歐元區並不像想像中的那麼難。義大利不是加入了嗎?西班牙和葡萄牙不是也加入了嗎?再多一個希臘又有什麼問題呢?歐元區並不是綠茵場上的球隊,必須經過嚴格的選拔,才能成為球員。歐元區更像一個帶空調的健身俱樂部,你可以加入之後,才開始鍛煉。

1993年,《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的墨蹟還未幹,希臘就已經打好了加入歐元區的申請報告。但是,在20世紀90年代,希臘貨幣德拉克馬(Drachma)多次受到市場上的衝擊,希臘的財政赤字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一度高達16%,債務餘額占國內生產總值比例始終在100%以上。

這樣的表現也能加入歐元區?奇跡突然發生了。到2000年,希臘的財政赤字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大幅度降到1%,通貨膨脹降到5%,儘管債務餘額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仍然是100%,但總體表現已經相當不錯了。2000年3月,希臘拿著這張成績單,正式申請加入歐元區,到7月就被批准加入。當然,我們現在都知道了,這張成績單是怎麼回事。你懂的。 

隨後,希臘經濟像曇花一樣絢麗綻放,又像曇花一樣突然枯萎。這個靠借債刺激經濟增長的國家,最終爆發了希臘債務危機。

 

羅輯思維 2015-10-06/何帆

 

為什麼越是專制政治,往往在經濟政策上越是左傾?

1. 專制政治的成本其實很高,需要民眾以服從來配合。

2. 說服民眾服從,最好的方法就是左派經濟。

左派經濟最重要的承諾是——

懶漢也能均富。

一切都可免費。

3. 左派經濟對經濟的長遠損害是明顯的。

但是,專制政治哪有心思管那麼多?

 

希臘為何衰落

2015-10-06何帆羅輯思維

 

 

大多數人提起希臘,想到的都是蘇格拉底、柏拉圖、荷馬史詩。希臘是歐洲文明的發源地。但是,現在的希臘,已經不是古代的希臘。

 

從中世紀開始,希臘就變得越來越不像一個歐洲國家。

 

在羅馬帝國時期,歐洲的中心的確是在南歐,地中海是英雄和史詩的舞臺。但從中世紀起,西歐就開始逐漸崛起。北海直接聯通著大西洋,她的開放和地中海的封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西歐地區土壤肥沃、河網密佈、森林蓊郁,天然適合農業生產和貿易交往。希臘卻被喀爾巴阡山脈隔開,慢慢地和歐洲分道揚鑣。它流淌著一半西方的血液,一半東方的血液。如今,希臘已經是一個典型的巴爾幹半島國家。

 

二戰之後,希臘始終跟不上這個世界的節拍,它在隊伍的後面越落越遠。

 

當整個歐洲開始從一片瓦礫中迅速復興的時候,希臘卻在打仗。希臘很不幸地成為冷戰的前沿。它周圍的幾個國家,包括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和南斯拉夫,都加入了蘇聯陣營。希臘國內的共產黨力量也很強大,他們進入北部和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接壤的山區,拿起武器打遊擊戰。

 

這是一場冷戰導致的內戰,也是“二戰”之後的第一場代理人戰爭。希臘共產黨一直堅持戰鬥到1949年,由於南斯拉夫的鐵托和史達林交惡,而希臘共產黨又是堅定的史達林主義者,失去了南斯拉夫的支援,他們最終才不得不放下武器。

 

隨後,希臘成了東南歐唯一一個接受馬歇爾計畫的國家,是美國在冷戰時期楔入巴爾幹半島的一枚棋子。

 

當整個世界都進入民主化浪潮的時候,希臘出現了軍事獨裁。19674月,希臘爆發了軍事政變,帕帕多帕羅斯上校掌管了政權。直到1974年,文官才再度執政。

 

即使沒有這場軍事政變,你也很難說希臘就是一個民主政體。戰後的希臘,基本上是由兩個家族輪流執政。

 

如果你1944年到希臘,你會發現希臘的總理是帕潘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里歐(Andreas Papandreous)的爺爺。如果你在1981年到希臘,你會發現希臘的總理還是帕潘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s),他是帕潘德里歐的爸爸。2011年,先是宣佈要對該國歐元區地位進行全民公投,後來又臨時變卦,最後宣佈辭職的希臘總理還是帕潘德里歐,他是帕潘德里歐的兒子。

 

當帕潘德里歐家族不在臺上執政的時候,掌握希臘政權的是卡拉曼尼斯家族(Karamanlises)。在20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先後四次當選希臘總理。在希臘債務危機爆發之前,希臘總理是科斯塔斯·卡拉曼尼斯,他是康斯坦丁·卡拉曼尼斯的侄子。

 

當整個世界都開始推進經濟自由化改革的時候,希臘卻沉浸在社會主義建設的幻夢之中。20世紀80年代,美國的雷根總統和英國的柴契爾夫人掀起了經濟自由化改革的熱潮,中國也恰好在這一時期開始了市場化改革。

 

當整個世界都朝右的時候,希臘堅持朝左。1981年到1989年,安德列斯·帕潘德里歐任希臘總理,他是個職業經濟學家,在哈佛上過學,在伯克利大學教過書。但不知道為什麼,帕潘德里歐總理對市場經濟格外反感。在他執政期間,希臘的國有經濟不斷膨脹。

 

1980年希臘的公共部門大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30%,到1990年已經占到45%。龐大的國有部門導致希臘經濟沉悶而低效。就拿希臘的鐵路來說吧,它可能中歐洲賠錢最多的鐵路系統。2010年,希臘的鐵路系統每天都要虧損200-250萬歐元,整個鐵路系統的欠債高達110億歐元。

 

但是,這個鐵路系統養活了6500個工人,其中一半以上都在50歲以上。這些工人滿心盼望著早點退休,領上那一份優渥的養老金。希臘平均的退休年齡是58歲,而德國是65歲和67歲。希臘的退休工人拿到的錢是上班時候工資的96%,比德國退休工人能拿到的錢多2倍。

 

希臘怎麼就成了歐元區的一部分呢?

 

事實證明,加入歐元區並不像想像中的那麼難。義大利不是加入了嗎?西班牙和葡萄牙不是也加入了嗎?再多一個希臘又有什麼問題呢?歐元區並不是綠茵場上的球隊,必須經過嚴格的選拔,才能成為球員。歐元區更像一個帶空調的健身俱樂部,你可以加入之後,才開始鍛煉。

 

1993年,《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的墨蹟還未幹,希臘就已經打好了加入歐元區的申請報告。但是,在20世紀90年代,希臘貨幣德拉克馬(Drachma)多次受到市場上的衝擊,希臘的財政赤字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一度高達16%,債務餘額占國內生產總值比例始終在100%以上。

 

這樣的表現也能加入歐元區?奇跡突然發生了。到2000年,希臘的財政赤字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大幅度降到1%,通貨膨脹降到5%,儘管債務餘額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仍然是100%,但總體表現已經相當不錯了。20003月,希臘拿著這張成績單,正式申請加入歐元區,到7月就被批准加入。當然,我們現在都知道了,這張成績單是怎麼回事。你懂的。

 

隨後,希臘經濟像曇花一樣絢麗綻放,又像曇花一樣突然枯萎。這個靠借債刺激經濟增長的國家,最終爆發了希臘債務危機。

 

本文由羅友杜敏推薦整理。由作者何帆授權羅輯思維發佈,選自《若有所失》,浙江大學出版社出版。

 

 

 

為什麼越是專制政治,往往在經濟政策上越是左傾?

1. 專制政治的成本其實很高,需要民眾以服從來配合。

2. 說服民眾服從,最好的方法就是左派經濟。

左派經濟最重要的承諾是——

懶漢也能均富。

一切都可免費。

3. 左派經濟對經濟的長遠損害是明顯的。

但是,專制政治哪有心思管那麼多?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