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善於提問的人是不會成為優秀的批判性思維者,答案不能推動思維的發展,真正能推動思維發展的是問題。

不過大部分同學提出的問題都不是能刺激大腦思考的問題,而是反映了他的大腦充滿惰性的問題。他們提問只是需要一個“一針見血”的答案,而不是好的思考過程。

比如我微信後臺的經典提問:“你相信大學裏有真愛嗎?”

這樣的問題有思考嗎?

之所以我們的提問水準不高,和很多同學並不知道有不同類型的提問有關,問題有三種類型。

第一種是基於事實的問題。比如:成吉思汗是哪一年消滅的宋朝?地球屬於太陽系嗎?這種問題基本上只有一個正確答案。

第二種是基於偏好的問題。比如:你最喜歡吃的食物是什麼?你覺得紅色好看還是黃色好看?這種問題很主觀,不同的人完全可以有不同的看法,沒有必要強求一致。

第三種是基於判斷的問題。比如:你認為大學裏談戀愛好嗎?這樣的問題也沒有標準答案,只有更好或者更壞一些的答案,我們需要在各種答案中,比較他們的論證是否充分,尋求一個最佳的答案,或者你自己最認可的答案。

我們中國學生的思維問題往往是三種:

1. 習慣了基於事實問題的填鴨教育,結果遇到偏好或者判斷型問題,也習慣尋求一個標準答案。

比如很多人問:什麼是好的愛情?好的愛情對不同的人完全可以擁有完全不同的答案,你們真的希望自己的愛情和別人完全一樣,都是一種符合定義的好的愛情?

 

2. 我們常常把偏好性問題和判斷性問題,特別是道德判斷混淆在一起。

比如A問:你們結婚準備生幾個小孩?B答:我覺得養小孩很麻煩,我將來結婚不想要孩子。A心裏也許會說:你怎麼可以這樣自私呢?就顧著自己享受?

這個問題就是把偏好性的問題交流變成了一種價值判斷,看起來是批判性思維,其實是做了一個錯誤的假設——所有的人應該擁有一種好的偏好。問題是什麼是好的偏好呢?誰來定義呢?為什麼他的定義值得遵守呢?

 

3. 對於需要進行論證的判斷性問題,往往看到一個相對好的論證,就容易全盤接受論證者的看法。

但實際上,對於稍微複雜一點的判斷性問題,都有多種觀察的維度,有不同的論證路徑,甚至是不同的論證結論。

比方在心理學領域佛洛德的觀點和榮格的觀點幾乎是完全對立的,很多人認為佛洛德的理論很多都是謬誤和缺乏實證的,對於這樣的爭議,恰恰是提出好問題的時機,我們借助這樣的思考:

這個問題是存在唯一正確答案的事實型問題嗎?我能自己搜到答案嗎?

如果不是,那這個問題是一個主觀看法和個人意見嗎?我需要自己的答案得到別人的附和嗎?

如果不是,那這個問題有不同的解答角度嗎?這些解答我更認同誰的論證?為什麼?

如果你能夠在提問時提醒自己注意三種問題的區別,並加以仔細的思考,你的提問水準和思考水準都會更進一步。

 

羅輯思維 2015-10-14/秋葉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