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認為,英美的判例法(不成文法)本質是優於大陸法(成文法),因為它更能隨時勢、狀況而調整,因此判決結果也更具效度與公平,然而,台灣並不適合這類法制。

原因就在於,從林益世、賴素如、李朝卿、頂新、富味鄉、日月光、阿帕契……等案件的判決並不難發現,台灣的司法是可操弄的,所以如果連規定死死的成文法,法官都還能凹成無罪,那一旦用判例法(不成文法),法官肯定更是無法無天了。

也因此,英美能使用較先進的判例法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這民族整體而言有更高的道德水平(至少是統治階層的菁英份子),長久已累積了相當好的判例與傳統,所以當法官內心最高的準則是道德而非私利時,如此就能運用判例法而做出更佳的判決。

反觀台灣,若看陳水扁、馬英九、朱立倫……都能普遍見到台灣菁英份子極差的道德水平,結果就是我們能看到法官竟能按照成文法,做出完全不符合法條本意的判決。而類似台灣這樣的民族,我認為就不適合要有良好道德水平的判例法。

不過台灣的司法很有趣,若你把它切二塊來看,就是針對權貴時,基本都是輕判(我個人認為是接受了賄賂或關說),但面對市井小民時,判決還是比較公正客觀的。可見台灣的法官在沒有私利的考量下,還不致於蠢得像豬頭。

而這點給我們的啟示則是:如果在台灣,你有爭執的對象是一般民眾,那就能期待比較公正的判決,但若你衝突的對象是權貴,那就最好要有吐血的準備了。

鏈接:《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