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切換鏡頭,看看軸心三國中最不受重視的義大利。在整個二戰中,義大利很奇葩——它因自身戰鬥力太弱,竟然為血腥殘酷的二戰史增添了一絲搞笑氣氛。不過,義大利人二戰中的戰鬥力為何如此之弱,是件值得琢磨的事情。事實上,義大利這個國家,早在二戰開打之前就已經戰敗了。

 

『豬隊友』中的戰鬥機

如今我們把總拖隊伍後腿、習慣于坑隊友、賣隊友的人稱為『豬隊友』,而在二戰時期,這個辭彙大約可以同等代換為『我們這邊的義大利人』。

早在德國跟義大利簽訂《鋼鐵條約》時,德國國防軍中就存在反對與義大利結盟的聲音。德國國防軍對於意軍戰鬥力到底是何水準有著比較清醒的認識,當希特勒詢問該條約利弊時,他們曾經如此警告自己的元首:『如果義大利保持中立,就相當於我軍增加10個師的力量;如果義大利加入對方,我們用20個師就能搞定它;但如果義大利要加入我方,我軍就必須耗費50個師的力量去保護它。』

後來戰事的發展證明了德國將軍們的先見之明,但他們顯然低估了義大利人拖後腿的能力,義大利在二戰中對於德國的牽制,怎麼看都不止50個師。

1940年,在對法國的戰爭中,義大利先是以『沒有做好戰爭準備』為由,拒絕參戰,在德國已經快攻占巴黎時,想趁機撈一把的墨索里尼又急忙發動了對法國的進攻,結果是他精心拼湊的攻擊部隊反而被本已放棄希望的法軍打得潰不成軍,把戰火燒到了義大利境內。幸虧不到半個月後,法國就向德國投降了,否則法軍最終會在哪兒停下腳步還得看心情。

這次失敗的趁火打劫讓墨索里尼感到很跌份兒,一心要撈回面子的他決定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戰爭奇跡』,於是不顧德國警告,對巴爾幹小國希臘宣戰。當時義大利投入的總兵力有8萬人之多,飛機坦克俱全,而希臘則只有3萬守軍,自大的墨索里尼宣稱,這並非戰爭而只是一場『軍事散步』。

義大利人在希臘歷時半年的散步結果很悲催,連續兩次進攻都以慘敗告終,希臘軍隊甚至一度佔領了意軍用以作為攻擊跳板的阿爾巴尼亞。沒法收場的義大利人不得不去找德國,於是本已做好對蘇攻擊準備的德軍不得不掉轉槍口南下,用不到四個月吞併了包括希臘在內的整個巴爾幹半島,此舉直接導致了德國對蘇作戰計畫的推遲,原本計畫在秋季之前結束的對蘇攻擊,因此被拖入了俄羅斯漫長而嚴酷的寒冬。

義大利給盟友添的最大一個麻煩在北非。由於海軍不行,德國地中海地區的計畫本來只是防禦。一心想建立自己『新羅馬帝國』的墨索里尼卻偏要染指英國在北非的殖民地,此戰的後果當然可想而知。於是德國不得不在西拒英國、東攻蘇聯的背景下,開闢了北非戰場,陷入了比一戰中更為噩夢的『三線作戰』狀態,北非也因此成了軸心國最早戰敗的戰場。

 

被俘官兵『數百畝』

二戰中義大利在戰略上的『添亂』,其實是無數具體戰例累加起來的結果。類似的段子流傳甚廣,這裏僅舉幾例。

義大利人對於戰爭的不專業,從一開打就暴露無遺。1940年6月,義大利駐利比亞總督巴爾博元帥在托卜魯克上空被義大利自家的高射炮擊落,倒楣的巴爾博當場身亡。

在阿拉曼戰役中,意軍曾經創造過人類戰爭史上少見的、成軍團建制向對方投降的紀錄。當時邱吉爾打電話詢問英軍司令奧金萊克,邱吉爾問:『我們俘虜多少義大利人?』奧金萊克得意洋洋地回答說:『數不清,大概5畝(英畝)的軍官,200畝的士兵。』由於戰俘太多,急於追擊撤退德軍的英國人來不及建戰俘營了,只好讓軍需官發給義大利戰俘材料,讓他們自己搭個戰俘營把自己關起來。

北非如此,意軍在蘇聯戰場上的表現同樣糟糕。在德國發動侵略蘇聯的進攻後,作為德軍盟友,意軍被派去攻打斯大林格勒。結果意軍第8兵團的防區成了蘇軍的突破口,不到一天就被打開了一條27公里寬的缺口,3天后擴大到90公里。

22萬義大利官兵倉皇潰逃,將德軍的側翼完全暴露在蘇軍面前,導致一百多萬德軍被圍殲。當時,義大利外交大臣齊亞諾正好在柏林訪問,得知此消息後,詢問意軍在這次戰役中的損失,一位在場的德國軍官沒好氣地回答說:『基本沒有什麼損失,他們全都拔腿溜走了。』

英國首相邱吉爾曾經不無諷刺地說:『萬幸,義大利成了德國的盟友,而不是我們的。』看來,義大利在二戰中坑隊友真是坑出一定境界來了。如果不是義大利如此『坑爹』,納粹德國能折騰多久還真是不敢想像。

 

獨裁者選錯了道路

意軍在二戰中的糟糕戰績,讓不少人懷疑這個民族是不是天性就不善征戰。事實上,這種說法在二戰當時就已經有了,而且此話還是墨索里尼本人說的。他在戰爭臨近失敗時指責自己的國民『不是古羅馬人的後裔,而是外籍奴隸、農奴和混血兒的後代』。只不過,墨索里尼在說此話時忘了,早20年前他剛上臺時,曾經寫詩十分肉麻地吹噓自己的民族是羅馬帝國的後裔,『它的子民勇武有力,征討四方。它是執政官、是軍團、是法西斯權杖,是那頭母狼、哺育了戰神的兩個兒子羅慕洛斯和瑞摩斯。』

的確,時光如果倒回墨索里尼寫這首詩歌時,這位法西斯頭子無論如何都想像不出自己的軍隊後來會是支『懵軍』。

20世紀30年代初,當時全世界主要強國還在大蕭條的餘波中掙扎。羅斯福的新政尚未見成效,希特勒剛剛上臺,而墨索里尼這邊已經主政八年了。這八年是義大利在20世紀中少有的經濟高速增長時期。由於法西斯党耍的『黑吃黑』手腕,當時的義大利不僅消除了大蕭條帶來的不穩定因素,甚至連黑手黨這個老大難問題都接近解決了,很有『風景這邊獨好』的架勢。

經濟恢復了,軍工自然也不差。在二戰中,義大利的軍工產品以『坑爹』著稱,超輕坦克『薄皮大餡』、戰鬥機一打就著。但在10年前,義大利在海軍和空軍等技術兵種的武器研發方面都不落下風,其研發的CR.32雙翼機曾是世界上性能最優秀的雙翼戰鬥機之一,而其海軍實力則是當時的海軍五強國之一,在地中海範圍內力量則更是首屈一指。

作為一個19世紀中期才完成統一的國家,義大利相比于英法等老牌列強有著自己的難言之痛——當它統一時,全世界殖民地基本已經被瓜分完畢了。由於國土狹小,原材料缺乏,義大利得了個『窮漢帝國主義』的雅號,為其他列強所譏笑。1930年,墨索里尼開始思考擴張底盤。此時擺在他面前的本來有兩條路,一則待時而動見縫插針,以日拱一卒的勁頭搶地盤,像美國當年幹的那樣,二是繼續積蓄實力,等到胳臂夠粗了公開叫板,就跟德國之後幹的事情一樣。但墨索里尼本著早年混江湖時留下的流氓性格,偏偏為義大利選了條看似聰明實則愚不可及的第三條道路——柿子撿軟的捏,先去非洲欺負小國埃塞俄比亞練練手。此舉為義大利之後的悲催命運定下了基調。

 

感謝英國擊敗義大利

1935年10月,在墨索里尼一再催逼下,50萬裝備精良的義大利軍人入侵了埃塞俄比亞。當時整個埃塞俄比亞軍人加一塊兒總共也沒50萬,而且還做不到人手一槍,而義大利卻飛機坦克全用上了,最後甚至使用了被禁止的毒氣彈。如此殺雞用牛刀的結果當然可想而知,1936年5月9日,墨索里尼宣佈埃塞俄比亞已被征服,義大利的版圖因此擴大了一倍,整個義大利陷入了『羅馬復興』的迷夢中。不過,他們很快就發現自己高興得太早了。

義大利人在佔領埃塞俄比亞後發現,建立殖民地的投入遠比短期收益大得多。埃塞俄比亞如此遼闊和貧困,在佔領成本轉化為收益之前,各種基礎設施投入都高得驚人:僅在1936-1940年,殖民當局便投入了至少60億里拉,再加上清剿行動的軍事開銷,其總額相當於1933-1934年度海軍預算(13億里拉)的6倍,根據後來的折算,如果省下這筆錢,義大利可以造12艘新型戰列艦、20艘航空母艦或9萬輛坦克。

更令義大利人鬱悶的是,由於率先打破了歐洲在《巴黎和約》後建立的均衡體系,義大利成了過街老鼠。就在義大利人開始侵略的一個多星期後,國聯理事會宣佈義大利為侵略者,並根據盟約第十六條投票贊成對義大利實行經濟制裁。這些制裁於1935年11月18日生效,它們包括禁止給義大利以武器、貸款和原料,但不包括主要原料——石油、煤、鐵和鋼等。義大利整個國家工業體系隨之進入癱瘓之中。

實上,義大利因經濟制裁加殖民地負擔所造成的工業癱瘓,直到二戰開始時也沒有恢復過來。據英國戰史學家蒂姆•比恩統計,到1938年,在世界主要國家中,美國的鋼產量為2880萬噸/年、德國為2265萬噸/年、日本為647.2萬噸/年,而義大利僅為237萬噸/年,煤炭、石油等其他工業指標的資料則更加慘不忍睹。更要命的是,作為發動戰爭的侵略國,義大利連戰爭儲備也沒做足,1939年二戰全面爆發時,義大利的鋼材僅夠用14天,煤炭50天,鐵礦石180天。義大利外長齊亞諾考察義大利工業後,曾在日記中寫道:『我們處於這樣一種狀況,怎敢參戰呢?』確實,手頭只有這點家當也敢跟著起哄,恐怕你也只能欽佩墨索里尼的『勇氣』了。

歷史學家亨利•亞當斯在回顧義大利的二戰史時曾經這樣評價,他說:『一個國家的命運此時已註定,因為這場因虛榮發動、且未經深思熟慮的戰爭,它過早地消耗了為世界大戰積攢的資本。』而義大利人自己的吐槽則更為精闢:『感謝英國人擊敗了我們,否則再過10年,義大利將淪為佔領區的奴隸。』

的確,在軸心國集團中,義大利其實是一個在沒有參戰之前就已經戰敗了的國家。這個國家在二戰中的所有表演,不過是墨索里尼這個獨裁者綁架他的人民所上演的一場無厘頭的鬧劇。

 

網易 2015-11-25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