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年老字號的掬水軒食品公司,第三代經營者柯富元識人不明,不但讓自己官司纏身流亡海外,龐大家業也被好友謝姓女子以五鬼搬運的方式,幾乎掏空殆盡。

掬水軒食品公司近年的爭產風波迭起,公司股東兼董事林金洲甚至被黑道分子拖行毆打,嚇得他避居海外,林金洲憤憤不平地控訴,都是柯富元引進了好友謝姓女子到公司為非作歹,不但家業毀棄,還成了母子打官司的天倫悲劇。

家業龐大 引狼入室

掬水軒食品公司是由老董事長柯石吟於1925年創立,生產的餅乾、糖果等產品因風味絕佳,行銷海內外數十年仍屹立不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營養口糧。

變故從第三代的柯富元留學美國多年返台後發生,柯富元生性好大喜功,又欠缺社會經驗,對商場實務缺乏經驗,遂令砂石業者綽號「二姐」的謝姓女子,藉故接近柯富元。

經驗不足的柯富元被謝女洗腦,稱公司應多角化且跨足其他產業經營。柯富元因此充滿虛幻願景,謝女陸續引來數組詐騙集團,以跨國企業欲進行合資等理由詐騙柯富元,使柯富元憑空損失數千萬元。

謝女本來就有刑事前科及犯罪紀錄,在上開詐騙事件中本是引薦者,但因手段狡猾所以並未遭列為詐騙共犯。不料,柯富元歷經幾次由謝女主導而遭詐騙的經驗,仍未覺醒,持續將謝女安排在掬水軒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擔任重要幹部。

柯富元的噩夢由此開始,謝女擔任掬水軒開發股份有限公司開發部工程執行長,對外宣稱將以桃園平鎮的土地開發大型商場,進而非法吸金,這種非法吸金的籌資方式,令柯富元終遭法院刑事庭判處12年有期徒刑確定,而謝女依舊隱藏幕後,習慣性在文書上均不列名,竟在吸金案中逃過一劫而未遭列為共犯判刑。

蠶食鯨吞 滅掬水軒

心機深沉的謝姓女子,在非法吸金案後,由於柯富元即將身陷囹圄,謝女先遊說柯富元夫妻及柯富元胞弟柯俊才,簽下全部的授權文書及相關訴訟委任書後,將掬水軒開發股份有限公司及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全部交由謝女掌控。

接著謝女強勢將柯富元安排偷渡至寮國、柬埔寨一帶藏匿,然後再假藉柯富元兄弟名義,對柯富元母親、80餘歲的柯陳幸佳,展開一連串誣控濫告的民刑訴訟,企圖藉這些訴訟程序謀奪更多不法利益,違逆人倫的罵名讓柯富元及柯俊才背負。

雖然謝女想要隻手遮天,但掬水軒仍有一批盡心盡力的老員工在工作崗位上努力,公司營運也有老董監事幫忙。然而謝女消滅掬水軒的動作變本加厲,竟陸續夥同黑道分子以恐嚇、跟監等濫行,提出不實刑事告訴方式整肅不配合她的股東與員工。董事、股東與公司高階幹部多人,就深受黑道恐嚇,黑道分子甚至將林金洲拖行到工廠祕密地點毆打成傷。

一連串的暴力恐嚇,令董事及員工幹部為求安全,紛紛離職或離開公司。留在公司的員工幹部則恐亦遭暴力相向或橫遭誣控濫告,而噤若寒蟬,也不敢發聲向相關司法單位舉發不法。謝女接著安排自己的人頭擔任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要職,達到全面操控目的。

人事底定後,謝女用自己經營的環宇開發生技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今年11月11日變更登記代表人為謝女的女兒陳姓女子),逐步接收掬水軒的訂單,掬水軒反而好像成了環宇的代工廠,相關買賣產品利潤全歸謝女的公司享有。之後更進一步將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設備廠房及勞工全部移轉到環宇公司,全面消滅掬水軒食品。

造假債權 吃乾抹淨

謝女等於取得全部的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但仍不滿足。她將柯富元偷渡出國後,為求能在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遭法拍之財產中,取得龐大不法利益,於是掌控掬水軒食品公司的全部大小章,並安排自己人頭擔任董事長。

然後一方面將與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無關的債務,陸續以自己為債權人名義,向法院聲請對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核發支付命令。另一方面陸續捏造不存在的債權或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根本已清償的債務,對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核發支付命令。掬水軒因為全部大小章都在謝女掌控下,並由謝女安排了自己人頭擔任董事長,等同謝女透過不知情的法院,發支付命令給自己收取,當然不會有人出面向法院聲明異議,因此確定支付命令效力。

謝女再以自己名義以及利用她掌控的「環宇開發生技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及周遭人士持這些確定的支付命令,向法院民事執行處聲請參與分配,核計其虛偽參與分配之金額達10餘億元。

至此,原本均深藏於幕後的謝女,終於在深恐這些不法利益若以他人名義聲請參與分配,將遭人頭取走情形下,直接以自己及擔任負責人公司的名義,欲透過法院取得不法利益,掬水軒遭五鬼搬運全面掏空的主謀,也因虛增的不實灌水債權達10餘億元,才宣告浮出檯面。

政客門神 躲避追查

掏空掬水軒布局之精、算計之準,本來不是謝女一人可達成,她耗費約2千餘萬元找尋律師團代為布局,才能夠透過繁複似是而非的流程,並藉無需經過實質審判流程,而以聲請法院核發支付命令的訴訟詐欺手段,達到她取得虛偽債權之目的。

為了確保這些不法行徑不受干擾或被發覺後遭司法機關偵辦,謝女另外找尋多名政治人物及黑道分子為她撐腰。這從法院民事執行處的參與分配金額中,未曾與掬水軒有過業務往來的政治人物,竟也擁有對掬水軒的上億元龐大債權,就不難明瞭此中緣由。

不過,謝女向來習慣性以「畫大餅」方式騙取黑白兩道人士協助,前後多批黑白兩道人士知悉謝女是以假債權利益,將來會進行分贓方式給付報酬後,有多組人馬因恐將來遭謝女牽連為共犯,紛紛離去並與她畫清界線。

稀釋債權 為害甚廣

謝女將對於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債權大灌水,受損的不僅止柯家,股東及掬水軒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本身,上述吸金案被害人與其他真正債權人的分配受償權益,更是受損嚴重。

掬水軒食品在平鎮的土地已經由法院拍定,共拍得大約新台幣22億元,原本預定在2015年10月15日,由法院民事執行處執行分配,但因為謝女灌水龐大假債權,導致其他合法債權人的債權遭非法稀釋,其分配比率只剩下大約百分之40幾,嚴重分配不足,所以合法債權人紛紛對謝女及環宇開發生技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灌水假債權聲明異議,並提出異議之訴,要求法院將謝及環宇食品的灌水假債權剔除,並不得分配。

其中,多年前遭非法吸金的被害人本已受害一次,如今本來想藉著法院強制執行程序參加分配來彌補損害,誰知竟又遭謝女及環宇食品,以灌水假債權來掏空掬水軒的剩餘資產,導致無法獲得足夠賠償,等同被第二次傷害。

另外有許多這些年來擔任掬水軒協力廠商的業者,因為謝女只顧著虛增自己債權並掏空掬水軒,所以有很多貨款及費用都未支付,這些廠商遭跳票後,費盡心力告贏訴訟參與法院民事執行處分配,原本盼望能減少損失,誰知又遇到謝及環宇食品,以灌水假債權方式掏空。

林金洲最後感慨地說,如果謝女及環宇食品的詐騙行為得逞,則中華民國的法院,未來恐將親自交付不法所得給謝女及環宇食品,等同是中華民國的民事法院執行處,直接將詐騙款項交付予犯罪行為人,此等結果,恐怕將是中華民國開國以來對司法制度最大之諷刺。

周刊王 2015-12-08

連結:《識詐騙》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