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期間,許多朋友帶孩子來美國,少不了要到各個世界一流大學遊歷一番。大凡每到一校,大家照例要找找校門,拍張照片,以示留念,但遺憾的是,這個願望往往落空,不要說校門,連帶有校名的標誌都難找。

閒聊時,朋友們往往感歎,美國大學真是自由開放,不但沒有圍牆,連個校門也沒有,更不要說守在門口查驗證件的保安了。想什麼時候進就什麼時候進,想從哪兒進就從哪兒進。

不像你們北大、清華,進門還要排隊,簡直沒有一點兒大學的氣度和胸懷,仿佛就是一個衙門。

 

為什麼國外大學沒有圍牆?

許多美國教授聽到我的問題很愕然,他們壓根兒就沒想過這是一個問題,更沒有人把圍牆和自由開放的大學精神聯繫在一起。

圍牆的作用在於提供安全保障。換句話說,如果安全能夠得到保障,圍牆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據我觀察,美國大學沒有圍牆最根本的原因在於不需要,同時也是歷史的自然結果。

在美國歷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麥卡錫時代”,大學並沒有圍牆,但那時的大學裏充斥了監聽、搜查和迫害,並沒有因此而變得更加自由。普林斯頓是全美極其罕見的既有柵欄又有校門的大學,但卻絲毫沒有因此而變得不自由。

 

根據地理位置的不同,美國大學大致可以分為以下三類:

一類是像斯坦福這樣校園面積極大的大學,占地達35平方公里。一旦進入校園,輕易別想走出來。如果把校園全部用圍牆圍起來的話,不要說建造成本很高,就連維護費用也是一筆巨大的開支。對於斯坦福這樣資金雄厚的大學來說,錢不是問題,關鍵是這筆支出既無必要,也沒有意義。

第二類是像威爾斯理女子學院這樣坐落在威爾斯理小鎮裏的大學。大學即小鎮,小鎮即大學,二者融為一體。這樣的大學,當然沒有必要用圍牆把自己和小鎮隔離開,事實上也無法真正實現隔離。有時候,小鎮反而因為大學而在世界上享有盛譽。

比如,德國最頂尖的大學哥廷根大學就坐落在哥廷根市。在這個只有12萬人口的小城市裏,居然有近3萬人是哥廷根大學的學生,是名副其實的大學城。

還有一類是像哥倫比亞大學這樣坐落在大城市中心的大學。所謂校園,其實就是街道兩旁的一棟棟樓宇而已。

這一類大學建校伊始就依託城市而存在,一方面是租用城市的建築物作為校舍,同時分享了城市的安全、交通和市政等公共設施的便利;另一方面,在後期的發展過程中,大學的學術研究、人才培養和社會服務與所在城市的聯繫極為緊密,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校園文化。

例如,哥倫比亞大學最負盛名的學院有商學院、新聞學院、教育學院等等,這和它坐落在集全球經濟、金融、藝術和傳媒中心於一身的紐約關係極大。難怪人們說,“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在華爾街學經濟,在聯合國總部學政治,在百老匯看戲劇。”

 

和中國相比,美國的一個重要特點是人口少。除了少數幾個大城市外,許多地方平時見不到什麼人,所以人和人之間很親切,彼此友善禮讓。人們總是要創造各種機會聚在一起溝通交流,怎麼會用圍牆自我隔離呢?

另一方面,美國的社會和家庭安全系統相當發達。尤其在西部的多個州,不但家庭安全系統和警察局直接相連,許多人也合法擁有槍支。按照美國法律,他可以隨時擊斃任何企圖非法闖入的入侵者,當然必須是正面射擊——這屬於正當防衛。因此,圍牆作為安全屏障的意義並不存在。這種沒有圍牆的文化自然也會影響到大學的建設。

至於那些坐落在城市中心的大學,本身就屬於城市員警管轄的範圍。大學裏的師生均為年滿十八歲的成人,不需要額外特殊的保護——這正是雖然美國大學沒有圍牆,但美國中小學卻都有圍牆的原因——一旦出現危害校園安全的事件,警方會立即採取行動。

也就是說,圍牆並不能使校園變得更加安全,大學自然沒有修建圍牆的需要和動力。

回到中國。20世紀90年代初,北大拆除南牆,曾經引起一時轟動;十多年之後,北大把曾經拆除的南牆又重新壘起來。這是否一定意味著封閉、保守和官僚,是值得考證的問題。

羅輯思維 2016-01-28/秦春華

人們喜歡從文化、制度、社會心理的角度去解釋一個現象。

但是,經濟學總是會給出一個乏味的答案——
一切都是因為基於成本和收益的考量。

比如說,為什麼那些24小時營業的超市的門上仍然有鎖?
答案是——
如果為這種門單獨開模生產,不划算。

所以,道德、制度、文化,只是改變了人們的計算公式。
計算本身,並沒有變。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