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歡大陸的事情不少,特別是關於人的,其中一項就是,大陸人很沒契約精神。

我記得2007、2008年叭卟在福州生意大好後,2009年房東在租約期內,直接將房租漲一倍,然而合同已規範雙方同意每年租金調漲10%,房東這麼做等於違約。初遇這件事時讓我很意外,因為台灣我還沒聽過這樣的事。

遇到這種事,一般台灣人可能會想就打官司,但這在大陸這沒有用,因為大陸打官司最後還是看誰能動用最多關係,或是塞最多錢(台灣和大陸官司的黑暗程度不同,台灣司法的黑暗,比較是在民代權貴層面,但一般市井小民比較公正,但大陸是全部都黑暗,市井小民也在比黑的)。因為知道打官司沒用,最後我們還是接受了房東的條件。

 

另一件事是來自於我老婆的大姑姑,因為她很希望別人在她那跟會,再加上她做會頭已經20多年,於是我們在她那跟了幾個會,想說給親戚捧場同時,也賺個會錢。

沒想到,2014年這位大姑姑被某個大會腳倒了¥150萬的會,而她墊付了幾期後,覺得吃不消,於是從去年開始,會腳的每期標會,她都會再扣個¥2000元,等於將風險完全轉移到會腳身上。而我們還有四個活會,等於被她多黑了¥8000元,也就是台幣4萬左右(我笑著跟老婆說,我二台Dyson吸塵器被妳大姑姑A走了)。

我很不理解的是,大姑姑每期會的會頭獲利極豐,以一個¥2000元的會來說,她每期能抽¥1400元(她搞了30個會,每個月光是會的收入就有 ¥1400×30天 = 42000元,約台幣21萬),理論上¥1400 即風險貼水,講白話就是妳每月拿了¥1400,就要完全承擔風險,既是如此,怎麼還能去額外扣別人的錢呢?

此外,大姑姑名下還是有好幾棟房的,其實她如果先賣房償債,或著跟我們說先欠著(等於先跟我們借款來變通),我都能接受,但她沒有這麼做,而且最後我老婆跟她溝通時,她還非常蠻橫地說『別的會頭都失蹤了,我的會腳已經非常幸運,只扣¥2000元,不然我跑路,誰都拿不到錢。』

我只能苦笑,於是跟老婆說:「算了吧!千萬別跟大姑姑吵架,頂多以後就別再跟她的會了。」因為我的人生體悟是,吵架你也絕對拿不回錢,而且吵翻了,大姑姑一定會在親戚間亂說壞話,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自認倒楣。

 

在幾個會慢慢標回來後,我們也沒打算再跟她新起的會,結果前幾天大姑姑打電話給我老婆說:『你老公是不是還很介意那¥2000元啊(其實是¥8000啦)?這錢我會還啦,現在還有新的會,你們要不要跟?』我老婆跟大姑姑說:『我老公沒有介意啦(其實我很介意唷!呵呵),但是短期要用錢,所以沒有打算再跟會,之後有錢了會再考慮。』

事實上,我當然是不可能再跟她的會咯,我也不相信她會還錢,而對於沒有信用的人,我的人生經驗永遠是:遠離她!

小羞的大姑姑讓我想到了2006年東莞合作的 Jason,當然大姑姑的手段跟 Jason 差很遠,但我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性:品德極差、很會說謊、佔了你便宜後還會說是對你很好了、之後還會厚顏無恥地找你合作。這也是為何前文《仗義多是屠狗輩?鬼扯》一文中,我會談到,其實教育對道德沒什麼影響,因為 Jason的教育程度極高,而大姑姑真的就是屠狗輩啊!(大姑姑是傳統市場賣豬肉的)

連結:仗義多是屠狗輩?鬼扯

連結:眾叛親離,Jason 落魄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