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政府發個檔,說要推廣街區制,逐步打開封閉社區和單位大院。一時輿論熱議,人們紛紛發表不同的解讀和意見。

果然,在這其中,又聽到一種“深刻”意見——

政策對錯不重要,重要的是,政府這麼隨意發政策,沒有嚴格的透明的程式。長此以往,國將不國啊。如此不透明的程式下,政府豈不是可以任意胡來嗎?這不是大禍臨頭嗎?

這種意見的“深刻”就在於,當大家爭論政策本身是非對錯的時候,獨他高屋建瓴,躍然於眾人之上,揭示出政策之外更深層更重要的問題。

不過,我對這種“玩深刻”的把戲實在已經厭倦。在我看來,這種把戲不但不深刻,反而十分可笑,只能表明論者缺乏就事論事的分析能力。熱衷於玩弄此類把戲,原因只是想要像孫臏賽馬那樣“錯位”競爭,躲開直接爭論,浪費大家的時間,是一種智識上的投機取巧。

 

2

最近,中國和澳大利亞、韓國等國先後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自貿協定的談判、起草、簽訂過程都是不透明的。談判中,各方做出了哪些讓步、得到了何種補償、交換了什麼利益,公眾都不得而知。只是在談判成功以後,政府對外發佈協定文本而已。

喜愛發表“深刻”意見的人會不會“深刻”地指出——

自貿協定本身是否有利於中國,這不重要,重要的是談判、起草、簽訂的過程必須公開透明。兩國官員談判時,應該架上攝像機,像轉播足球比賽那樣現場直播。如此事關國計民生的重大事項,應該把一切都放在“陽光下”,而不允許有任何黑幕和暗中操作。

本屆政府上臺以來,致力於推動行政審批改革,簡化和取消了大量行政審批事項。但這種簡化和取消,沒有一個事先經過公眾透明、公開的討論、審議,都是只經過政府內部商議就決定並實施的。

喜愛發表“深刻”意見的人會不會“深刻”地指出——

簡化和取消行政審批本身是不是對,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政府必須經過公開透明的程式來決定這件事。所有公民都應該有機會參與其中並發表意見。否則,他們今天能隨意取消行政審批,明天,就能隨意取消你的合法財產權……

如果真是關注政策發佈程式,那麼應該對所有政策一視同仁,不管好政策壞政策,只要不按公開透明的程式議政、發佈,就要批評政府任意胡來。

但就以上例子來說,我沒有聽到過任何類似的“深刻”意見。對這些公認是正確的政策,“深刻”者並不關心程式是否公開透明。可見,他們那些關於程式的“深刻”意見,無非是拐個彎兒批評政策而已。對不贊成的政策,他們“深刻”地強調程式問題。對贊成的政策,就無所謂了。

也就是說,“深刻”意見,從來都只用於他們不贊成的政策。實際上仍然是在表達對政策的批評,可這種批評又回避了對政策本身的討論。這樣一來,既能居高臨下地批評,又不必做辛苦的思辨和討論,這不是投機取巧是什麼?

批評政府當然可以,但最好集中於政策本身,而不是隨意的把討論的範圍無限擴大,讓討論變得不知所云。這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

有人會問,難道制定政策的程式不重要嗎?不是說毒樹只能結出惡果嗎?

這就是我對“深刻”的意見感到厭倦的另一個原因。因為他們熱衷於玩“深刻”,於是話題被隨便轉換,這讓討論無法深入,浮皮潦草。他們對政治真實的運轉並不瞭解,只是鸚鵡學舌般拙劣地模仿一些術語。把這種半吊子當作深刻,怎不叫人厭倦。

 

3

說到這裏,就說到了這個問題:現實中的政治體制是否應該做到“公開”、“透明”?是否應該盡可能讓政策制定過程“在陽光下”進行,接受人民的充分監督?

看起來,這個問題根本不成為一個問題。政治當然應該盡可能公開、透明。躲避陽光的政治,那不是黑箱操作、陰謀詭計嗎?而只要把政治暴露在陽光下,讓一切公之於眾,邪惡、欺騙自然沒有了容身之地。好事兒不背人,背人沒好事兒嘛。

可是,現實中的政治真是如此簡潔明快嗎?

觀察世界各國卻會發現,事實上,在任何一種政治體制中,政策都不是經過所謂公開透明的程式討論而成的。即使在民主憲政國家,議會的很多討論也要閉門進行。

公開透明的程式,是對司法的要求。法官判案要公開審理。秘密審判本身就是不可接受的,不管判決結果是否正確。至於國家政治,無論是否是民主政體,都不會像司法那樣公開透明。甚至可以說,“不透明”是政治運行的現實需要。

幾乎所有的政策,都涉及取捨。某一方面的進展,往往是以其他方面的妥協讓步或利益受損為代價的;確保整體和長期利益,往往要以犧牲局部和暫時利益為代價。只要最終的政策結果利大於弊,或者整體向好,政策就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開門議政,在眾目睽睽之下公開討論,政客就成了演員,妥協就幾乎成為不可能。議員在議會發言,將不是為了彼此溝通,達成一致,而是為了在公眾面前表演“良知和正義”,表達對人民“深切的愛”。切實的計算和對話,將被橫飛的大詞取代。

 

4

不理解政治運轉規律的人,以為不公開的“黑箱操作”就意味著邪惡和欺詐,執政者想怎麼著就怎麼著。事實當然並非如此。

除了極少數極權統治,絕大多數正常運轉的政治體制都不是鐵板一塊。體制內部必然分成不同陣營。不同陣營之間,存在著持續而強烈的權力對抗。而且,這種對抗來自彼此熟悉、都是政治專家的同行之間,遠比來自選民、大眾的業餘、外行“監督”要嚴格、有效得多。

美國參眾兩院中,有各種各樣的委員會,比如外交委員會、預算委員會、軍事委員會、農業委員會等等。國會議員分屬這個或那個委員會。議員是選舉出來的,委員會的組成則是幕後操作,往往是政治交易的結果。

選民們能看到國會中議員的投票和表決,看不到委員會在背後的種種工作。不少人甚至對這些委員會一無所知。其實,這些委員會是非常重要的政治工具,承擔了國會的大部分工作。

按照公開透明的要求,這些委員會無異於政治的“黑箱”,可這些委員會構成美國政治重要的穩定器和平衡器。經過這些不透明機構的緩衝和制約,任何權力——包括來自人民的和來自政府的——都不可能橫衝直撞。

 

5

當然,對於政治,也有程式性的要求,但之所以說政治是一門藝術,就是因為,對政治來說,最重要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藝術家如何創作,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的優劣。

不求甚解的人不知從哪個初級讀物上學了個“程式透明”的概念,就到處亂用。如果政治按他們所說的那樣透明化、公開化,現實中出現的,只會是糟糕透頂的政治。

美國國會議員的投票,過去只記錄整體結果,不記錄議員個人的投票選擇。後來為了追求透明化,把議員的每一次投票都記錄在案。

結果是什麼呢?是透明化監督之下議員對人民更負責了嗎?正好相反。因為自己的每一次投票都被永久記錄,誰都可以檢索得知,現在美國的議員很少有敢得罪強大利益集團的。

那些有利於國家整體,但會開罪利益集團的議案,哪個議員敢於反對,他就成了利益集團政治攻擊的物件,連任議員變得困難。於是,政治成了利益集團瓜分國家的工具。美國政治近幾十年來的品質明顯下降,和這種愚蠢的公開化、透明化有直接關係。

公眾對政治的監督,必不可少,但主要體現在對最終結果的監督,也就是對政府治理國家的整體評估。如果把這種監督理解為對政治運轉全過程事無巨細的瞭解,讓政府在眾目睽睽下工作,那麼,國家政治將“廣場化”,冷靜慎重的考慮,將被慷慨激昂、喝彩不斷的嘶喊徹底壓倒。官員會因為忌憚來自民眾的壓力而放棄很多對國家有利的政策主張。

 

6

中國的現實政治,雖然還有種種亟待改進之處,但內部的權力制衡和結果問責早已形成。

實際上,中國政府對政策結果的評估、關注比很多國家都要嚴格。對政策的直接間接結果,官員甚至要承擔個人責任。所謂政府可以不顧民意任意胡來甚至隨便掠奪社會的說法,是情緒化和罔顧事實的。

無視或拋開這些早已出現、曆久成形、行之有效的權力制衡機制,代之以所謂公開化、透明化的嚴格程式,權力受到的真實約束只會變得鬆弛、扭曲,而不是更有效。

政治是一個複雜系統。和任何複雜系統一樣,政治需要種種的控制、減速、周旋、冗餘、協調,才能達到相對良好的結果。

因此,在政治領域永遠都不會有簡潔明快、到處適用的“一招鮮”式的解決方案,參與政治的人,永遠要在複雜的利益格局、人際關係中整理、說服、盤算、談判、威脅、拉攏……即使是那些堅持原則的政治家,要想真正改善國家的治理,也必須通過種種政治手腕和朋黨,把原則轉化為具有現實性的操作方案。能否做到這種轉化,是優秀政治家和無能之輩的區別。而這種轉化過程本身,同樣無法做到公開透明陽光下。

將這些統統抨擊為“黑箱操作”,認為把一切暴露在“陽光下”才是政治的理想狀態——這種“深刻”意見的唯一用處就是迎合外行對政治及社會事務的粗淺理解,博取他們的廉價喝彩。

而且,這種“深刻”意見把人們對具體政策得失的分析、對現實問題的思考,都貶為“幼稚”、“上當”、“洗地”,而暗示除非徹底推倒重來,刨根掀桌,從“根源”上徹底解決,否則根本不會有任何改善的可能。他們不耐煩平凡細緻的工作,總想一勞永逸地找到靈丹妙藥式的解決辦法。歷史已經多次表明,宣揚這種社會靈丹妙藥的,不過是妄人而已。

壓制妄人荒謬主張的最好辦法,就是拒絕他們那些轉換問題、逃避討論、投機取巧的“深刻”意見,堅持專注於政策和社會問題本身,就事論事,富有耐心地逐漸解決現實問題。

羅輯思維 2016-03-05/李子暘


1、公開透明是對司法的要求,不是對行政的要求。

2、訴求於公眾,是最後的保障,不是唯一的原則。

3、真實且有效的政治博弈,只是權力板塊之間的事,而不是舞臺上的事。

4、現實政治永遠是複雜博弈的結果,而不會是任何一種原則貫徹到底的結果。

5、就事論事地討論事情,是事情真正得以被討論的前提。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