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自古以來總有知識份子喜歡強調,要跟農民學習,要向農民學習真正的智慧。19世紀俄國的民粹派知識份子就強調,要深入農村學習農民的知識與智慧。20世紀毛澤東搞政治鬥爭時,也愛叫知識份子要下鄉勞動,與偉大的農民群眾站在一起。

如今台灣也越來越多人總愛說,農民擁有最古老的智慧,這是現代文明、現代知識所不及的。例如,今天聯合報就有篇關於蔣勳的報導,蔣勳說:池上的農民,是他這一年半真正的老師,教會他怎麼在土地裡學習,而這是在台北的知識分子沒辦法教他的事,「知識分子有一種不自覺的傲慢,但回到土地,就必須謙卑,農民們所有工作都是彎著腰。」也是農民告訴他:「豐收時,最飽滿的稻穗都是彎著腰的、更接近土地,如果還傲慢地直立起來,就不是好的稻穀。」

這種心態到底是啥,鬼王一直搞不懂。感覺起來好像是說,這種人除了具備作為知識份子應有的智慧以外,他還同時多學習到了農民的智慧。

至於農民的智慧到底是啥,挖勒,鬼王也是百思不解。說真的,各行各業的從業人員,誰沒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生存哲學?若是有心人,不是都能從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建構出一套生活智慧嗎?為何要特別去浪漫化、神聖化農民呢?況且,台灣總有一堆知識份子特愛浪漫化、神聖化傳統農村生活,農村內不管啥鬼,他們都能講的跟神一樣。但有趣的是,這些人永遠就是嘴巴講講而已,並不會跑去當農夫,然後自己的家還是在都市內。

Okay,回到蔣勳。當蔣勳不斷歌詠農村的彎腰哲學時,我們的心情還真的是五味雜陳。

首先,蔣勳講的必定是稻農。但這就很奇怪了,所謂的「農民」又不是只有稻農,農民的樣態可說千百種,為何稻農發展出來的哲理就能代表全體?種文旦的果農會彎著腰嗎?鬼王還曾聽過一位蓮霧農說:修剪枝葉、疏蔬的最高境界就是:「看似無修、其實有修」。雖然這句話讓人聽了頗感霧煞煞,但請問這算不算是值得知識份子學習的大智慧呢?

其次,如果蔣勳真的常住在農村,必定會發現:農村內有許多老人家的背都駝了。他們走在田間時,彷彿都罹患了佝僂症。而造成此種情形的原因無他,就是長年彎腰勞動所致!

落後的農業生產水準就會導致落後的工作環境。同樣的,農民就得彎著腰、頂著烈日、流著汗在田裡辛勞工作。請問農民喜歡這樣嗎?NO!當都市人希望在冷氣的辦公室上班時,農民也希望在財力允許的狀況下,竭盡所能地改善自己的工作環境。所以,農民會盡量挑選太陽比較小的時候下田。溫室內農民為了採收小番茄,多會添購「草莓車」,降低工作的苦勞度。

因此,看到農民彎著腰、看到一堆佝僂的老人家,這其實是蠻悲哀的一件事。然後呢?然後就有人喜歡歌詠彎腰這件事,將它美化、神聖化,彎腰與土地親近,還藉此做文章,說從這裡學習到謙卑的人生智慧什麼鬼的。卻從不去思考這正是導致農村老人家駝背的主因,卻從不去思考如何改善如此惡劣的勞動條件,我們對農村的認識也就被桎梏在此種毫無前瞻性的浪漫情懷內。

你學習到了謙卑,但他們卻承擔了彎腰駝背的苦楚!

文青別鬼扯 2016-06-02/鬼王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