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最火的財經新聞,就是《連結:謝金河槓上財政部 大家來評評理》,謝金河的目的很明顯,就是去年他打掉證所稅後,現在要再打掉富人稅。

當然,謝金河引用了很多數字,這是他的強項,亦即運用偏頗的數字導引出非客觀的事實,所以馬克吐溫曾說:『謊言有三種:統計、統計、該死的統計。』例如他談到其它各國的股利所得稅(只談局部),卻不談他國整體從股市收了多少稅,舉例來說,美國是有證所稅的,台灣則是沒有,以不同的基準比較,當然會嚴重失真,與事實相反的是,恰恰美國抽了比台灣更多的富人稅。

此外,台灣的租稅負擔率12%是舉世之低,但會這麼低的原因,主因是台灣富人幾乎零稅率,而這12%幾乎都是中底層在承擔。其實如果回歸租稅公平,讓富人繳應該繳的稅,那台灣的租稅負擔率會提高,如此政府不會破產,人民也能有較佳的生活水準。

但謝金河他是往反方向走,他在臉書中,把「健保費」「汽車燃料稅」「煙酒健康捐」都歸為所得稅,最得到租稅負擔率為20%後,再與其它各國相較,這其實是極度不客觀的,因為若按它的算法,你也要將其它各國的相關稅費算入來比較才是。更何況,上述他所提的稅種,99%以上還是小老百姓所繳,但謝金河此處用了個偷換概念的動作,亦即他打著小老百姓稅太高的理由,要求政府再降已低的富人稅。

其實長期觀察謝金河,我發現他常講話不一致,例如去年11月前他極力暢導要廢證所稅,並誓言旦旦地表示,廢掉證所稅後股市就會活絡了。峰仔當時就在網誌上就說了,沒聽過其它國家的政客或經濟學者敢這麼說,因為股市活絡只與你這國家的經濟有關,而與證所稅無關,再不相信,也都能從歷史的相關圖表得到驗證。事後也如我所說的,證所稅在去年11月廢掉後,成交量不增反降,完全與謝金河所說的相反。

這種錯誤,謝金河不不承認就算了,還繼續在《連結:證所稅終於廢了! 謝金河:誰還股民公道?》中凹:「立法院終於表決通過廢除證所稅,這是重振資本市場活力的起步!不過,証所稅沒有太大作用,廢除了對股市恢復信心略有幫助,但是,真正弄死股市的是國民黨立委通過的富人稅,還有富人稅下的股利所得併入綜合所得稅。

看到這我就不太懂了,什麼叫做『重振資本市場活力的起步,不過證所稅沒有太大作用』,這二句話不是自相矛盾嗎?此外,既然沒太大作用,你為何先前一直要廢證所稅呢?最後又導出了,因為廢證所稅沒用,所以還要再廢掉富人稅!所以長期觀察謝金河,會發現他的做法主要是:

1、用偏頗不全面的統計數字逼政府降稅

2、實質要降的是富人稅,並聲稱如此台灣經濟才會好

3、誘騙廣大中產上當,給予權貴民代廢除富人稅的民意基礎

然而,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富人降稅後,完全沒有出現謝金河所說的經濟變好的事發生,相反地,富人們是拿降稅下來的錢去炒房地產,最終導致資產暴漲,全民更為痛苦。

事實上,現代經濟學所強調的,要降的是廣大中產階級的稅,因為只有人數眾大的中產降稅後,才有更多能力去消費,如此才能帶動經濟繁榮,給富人降稅,由於人數太少無法帶動消費,只會導致富人炒作資產,造成人民生活更苦。而謝金河則是刻意混洧這二者:誇耀老百姓所繳的稅多,然後逼政府去降富人的稅。

 

最遺憾地,還是我在《連結:邪惡當然會勝過正義,以謝金河廢證所稅為例》所談的,有許多中產階級的觀念不清,於是在謝金河錯誤的統計資訊引用下,跑去支持謝金河廢證所稅,如此一來,正好給了權貴民代廢除富人稅的民意基礎。所以如果你看謝金河的臉書與相關新聞,會發現那些最堅定支持他的,並不是默默偷笑的富人,而是一知半解的小老百姓。

台灣未來會好嗎?我不知道,如果是謝金河這樣的人聲音愈來愈大,而李柏鋒這樣的人聲音愈來愈小,那我相信,台灣只會成為一個更病態的『富人天堂 + 中產地獄』。

連結:邪惡當然會勝過正義,以謝金河廢證所稅為例

連結:《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