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開奧運會的時候,我們就會在中文世界聽到兩種特別常見的反思意見。

一種意見認為:奧運會既然是個體育運動大會,它的最根本精神應該是強身健體,現在我們一幫從來不健身的人抻著脖子關注金牌實在太荒唐了,應該減少競技體育投入,把錢省下來搞全民健身。

一種意見認為:奧運會本質上是歐美貴族玩的項目,屬於大爺找樂性質,最早特彆強調業餘性,甚至禁止職業運動員參加,我們中國這幫不是貴族的人,跟人湊什麼熱鬧?更何況還是花國家的錢去湊熱鬧。

這兩種意見都是錯的。

七月底,因為俄羅斯興奮劑事件,《紐約客》雜誌發表了一篇非常不錯的分析文章《興奮劑與奧林匹克理想主義危機》:

此文重點說興奮劑。但在我看來,作者非常好地梳理了奧運精神的演變,這對我們來說可能更有意思,而且我們還能從中思考一個更廣泛的道理。

 

我們知道現代奧運會的創始人是顧拜旦,那麼他為什麼要創辦奧運會呢?是為了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嗎?是為了讓歐洲大爺找樂嗎?

其實,顧拜旦創辦奧運會的目的,是為了搞競爭,是為了選拔冠軍,是為了讓人找到贏的感覺。

作為一個法國男爵,顧拜旦有感於其本國青年精神太「軟」,想激發他們的競爭野性和取勝慾望,才創辦奧運會。

參加比賽就是為了贏。在贏的這個過程中,在成為冠軍的這個訓練中,可以培養一個人的性格氣質 —— 這種氣質既不是廣場舞的「參與」氣質,也不是高爾夫球的「休閑」氣質,而是拚命爭勝的冠軍氣質!

但是贏要贏得漂亮。所以顧拜旦才說:

The important thing in the Olympic Games is not to win, but to take part;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not thetriumph, but the fight; the essential thing is not to have won, but to have fought well.

這句話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重在參與」。但顧拜旦的初衷是首先你得是來贏的,然後我要求你贏得漂亮,表現出拼搏精神,這種精神比贏還重要。

我們把這個精神的順序給整個搞反了!一句「重在參與」,把整個前提給忽略了。既然是「重在參與」,我在公園跑圈不好嗎,還上奧運會這來幹什麼?

顧拜旦所說的「參與」,是參與爭勝,不是參與鍛煉身體。

所以,奧運精神的初衷,就是「贏,還要贏得漂亮」這麼一種古代騎士的精神。

從這個意義上講,它有貴族氣質 —— 傳統意義上的那種打仗沖在最前面,出了事兒敢擔當,為了愛情敢決鬥的貴族,而不是現代意義上的那種擺譜貴族。

所以我們這些觀眾看奧運最看重金牌怎麼不好了?我就想學學運動員的拚命取勝的精神。我不把這個精神用來健身,我用在工作上挑戰自我不是更好嗎?

顧拜旦想讓我們乾的恰恰就是這個。

 

那麼為什麼早期奧運會禁止職業運動員參加呢?

這在中國的解釋就五花八門了。我聽到一個說法甚至說當初的「職業」是獵人以射箭為職業的意思 —— 我一個貴族大爺玩射箭,當然不願意跟一整天打獵射箭的獵人同場競技!

這純屬胡扯。

那時候的職業運動員跟現在的職業運動員是一個意思,就是以體育比賽為生的人。

奧運會禁止這些人參加,根本上還是為了強調一種純潔的爭勝精神 —— 我們比賽是為了取勝,是為了挑戰自我,而你比賽是為了錢,這境界能一樣嗎?

所以那時候奧運會的「業餘」這兩個字,既不是貴族的意思,也不是「課外活動」或者「全民健身」的意思,而是「不為錢」的意思。

有意思的是,那時候奧運會很敵視職業運動員,但是對服用興奮劑卻沒有特彆強硬的態度。各國運動員都是半公開地服藥,根本沒人管。

結果服藥對運動員傷害實在大,而且也的確不符合「贏得漂亮」這個精神,才被全面禁止。

 

值得注意的是,「贏得漂亮」這個精神也慢慢發生了改變。改變的根本原因不是別的,是電視。

因為電視,奧運會變得越來越商業化,影響力越來越大,電視觀眾的需求也越來越重要。這意味著三點:

1. 運動員訓練越來越專業化,政府就得給運動員發錢作為補貼,這時候再談「業餘」已經意義不大;

2. 觀眾想看最精彩的比賽,所以最終允許了職業運動員參賽;

3. 葯檢越來越嚴格,但是防不勝防,因為在商業化時代贏得比賽的誘惑實在太大。

這時候回頭再看當初的奧運精神,就很無奈了。

但是自始至終,奧運會的最本質精神還是 —— 「贏」。

變的只是贏法越來越低級了,因為你能贏得的東西實在是越來越高級。

在這個商業化已經把競技體育變成大生意的時代,連強調最初的「贏得漂亮」的奧運精神都很無奈,如果我們還在把競技體育跟全民健身混為一談,是不是就太荒唐了。

競技體育和全民健身的關係,約等於諾貝爾獎和農村醫保的關係 ,應該歸不同的部門管,從不同的渠道拿經費,取捨不到一起去,基本沒關係。

 

我們還可以從中思考這麼一個道理:不管你的初衷是什麼,這個東西一旦發展壯大起來,牽扯到巨大利益,這個初衷就肯定無法保全了。

大學不就是這樣嗎?國家最初設立大學是為了選拔優秀人才,培養他們,讓他們將來為社會做貢獻。那麼我們肯定希望上大學的人德才兼備全面發展。

那時候,如果聽說有人不好好讀課外書、參加社會實踐、做好人好事,一天到晚就研究怎麼考試,上大學就為賺大錢,我們的反應是不是跟當初國際奧委會反感職業運動員一樣呢?

可是當上好大學對人的重要性越來越大,你如果不是一天到晚準備考試反而不正常。

紐約客的文章只是講了這麼一個現象,完全沒說「該怎麼辦」。事實上可能也沒辦法,就好像科學家面對物理現象一樣,不管你喜不喜歡,它就是這樣,就要按照自己的規律往前走。

羅輯思維 2016-08-20/萬維鋼

 

「重在參與」,不是隨便摻和,而是人人爭先。
類似的誤解還有很多。比如:
女孩子說不貪圖你的錢,並不意味著你就可以終生潦倒。
公司說不考核你的業務,並不意味著你就應該不知上進。

自由僅僅是一個起點。
此後,自由有三種命運——
1. 成為懈怠的借口。
2. 成為嘗試的助力。
3. 成為惡行的機遇。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