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M2與GDP之比近200%冠全球

貨幣超發由多種因素引起 且是否會傳導至通脹同樣需考慮多種因素

金融危機以來,伴隨著中國M2快速增長,M2與GDP之比接近200%,連連創新全球新高。面對貨幣供應量屢創新高,中國貨幣是否超發頗具爭議。

中國的M2/GDP比重激增原因和風險何在?是央行失職導致貨幣超發嗎?這是否會給今年的通脹帶來壓力?還是有其他風險?

根據中國央行最新數據顯示,2013年4月末M2餘額已達103.26萬億元,較10年前翻了5倍多。M2與GDP比重接近200%,創下全球新高,遠高於美國的67%、歐元區的95%、日本的174%和英國的133%。4月M2同比增速為16.1%,在上月15.7%的基礎上,繼續提升,且遠高於政府13%的目標。

 

各國M2統計口徑不同

廣東省社科院財政金融研究所副所長任志宏昨天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經濟本身的結構問題、效益問題、產銷量問題都不從問題本身下手解決,而是全部依賴超發貨幣,但這行不通。實際上,世界進入紙貨幣時代後,超發貨幣的約束力就很小了。這是M2/GDP高漲不退的根本原因。」

但瑞穗證劵亞洲公司董事總經理沈建光認為,由於各國廣義貨幣M2的統計口徑不同,不能簡單地進行國際比較而草率得出結論。比如,美國的M2/GDP較低,原因在於其M2統計扣除了大面值定期存款(10萬美元以上),而小面值定期存款、非機構持有的貨幣市場基金也都扣除了個人退休賬戶和Keogh計劃部分,即扣除了長期儲蓄,其M2統計狹窄。

 

M2/GDP之值與通脹之間並非絕對關聯

任志宏說:「中國的貨幣發行泡沫化已很嚴重,而實體經濟已告別了高速增長可以吸納這麼多貨幣的時期。超額發行的貨幣一定會導致物價飛漲。」

對比國外經驗可以發現,M2/GDP與通脹之間並非絕對關聯。日本M2/GDP一直保持較高水平,2012年貨幣佔GDP比重雖高達174%,但其物價水平卻為-0.1%,且長期維持負增長;而近十年來,俄羅斯的物價指數一直高於5%,有些年份超過10%,但其貨幣佔GDP比重在去年最高時也僅為63%。

另外,雖然中國M2/GDP持續增高,但中國90年代也經歷了一場通縮。

沈建光認為,不應過高估計中國面臨的通脹壓力。雖然輸入性通脹壓力、去年影子銀行體系的擴張導致的國內流動性充足以及工資成本的上升,都導致中國面臨潛在的通脹壓力。但是,由於當前需求疲軟與產能過剩,上游PPI負增長降低傳導壓力,以及禽流感過後導致的肉類供給降低需求恢復,未來食品價格走勢也具有較大不確定性,今年通脹仍將顯著低於政府調控目標的3.5%。

中國M2/GDP的高低是由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且是否會傳導至通脹同樣需考慮多種因素,而目前的產能過剩制約貨幣對通脹的傳導。

 

資產泡沫化是真風險

沈建光認為,資產泡沫化才是真正的風險。 從2009年開始,伴隨著M2/GDP由低轉高,中國一線城市的房價大多翻倍了。這不僅造成了房地產泡沫化,實際上從一定程度上導致了財富的重新分配。

回想2004-2005年的美國,雖然當時美國通脹壓力也不大,但由於格林斯潘奉行的寬鬆貨幣政策大幅提升了資產價格不斷走高。由大量貨幣吹起來的華爾街金融泡沫,由於早已遠離實體經濟,最終導致了次貸危機。

 

中國獨特的經濟特點是M2佔GDP比重高企的原因

1、中國擁有較高的儲蓄率。到2012年末中國國民總儲蓄率高達51%,居民戶存款已經達到43.7萬億。而高儲蓄率所產生的大量存款為銀行貸款投放提供了支持。

2、中國直接融資比重仍然較低。中國一直是以銀行體系的間接融資為主,儘管近年來直接融資有所擴張,但相對於發達國家仍有很大差距。國際經驗表明,間接融資比重較大的國家,M2往往也會偏高。

3、2003年以來,中國形成了獨特的國際收支雙順差格局。一方面是經常項目順差方面,由2003年不到500億美元快速增長到2012年的1931億美元。另一方面是資本流動順差繼續增加,直到去年才一改順差局面。國際收支雙順差格局也推高了外匯占款,對銀行存款增長產生了一定的推動作用。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新增外匯占款達12154億元,創歷史新高。

4、企業較低的留存收益。社科院學者余永定認為,企業微薄的留存收益基本起不到作為銀行貸款的替代渠道的作用,而企業留存收益比銀行貸款所引起的M2增加要少,所以企業低的留存收益水平也是造成中國高M2/GDP的原因。

廣州日報 2013-05-25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