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說:這葯你吃不吃都行

前段時間,我兒子連續幾天咳嗽,後來發展到有一天在學校劇烈咳嗽而且伴有發燒癥狀。校醫給我打來電話,我就直接把他接上領到了醫院。我希望醫生能用個什麼手段趕緊把孩子治好。

醫生做了些檢查,認為沒什麼大問題,給寫了個處方,可能是什麼抗生素。但是把處方交到我手裡之前,她跟我說了一番值得寫出來的話。

她說:「其實對付這種小咳嗽,最好的辦法就是給他弄點蜂蜜水喝,然後吃飯的時候多喝湯。如果咳嗽是細菌引起的,這個葯會有幫助;但如果是病毒引起的,這個葯就沒用。所以處方你拿著,想給他吃藥就去買葯,不吃也沒問題。」

她把她知道的都告訴了我,然後把決定權也交給了我。

我就沒去買葯,結果蜂蜜水加喝湯療法挺有效,孩子很快就好了。我又想起來,當時她聽我說癥狀是「咳嗽」,馬上跟我說的一句話:「咳嗽很正常,這個時候學校里很多孩子都在咳嗽。」

 

被醫院治死的人是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的三到十倍

《反脆弱》這本書的作者塔勒布,肯定會讚賞這位醫生。

這本書中有個概念,叫做「天真的干預」。這個意思是說,有些系統——尤其是那些「反脆弱」的系統——出個什麼小問題是可以自我修復的,沒有必要大驚小怪地出手干預,干預反而可能會帶來大問題。

比如人體就是這樣。很多病不治就能自愈,就算是不能自愈的大病,強行治療也不見得一定是最好的選擇。

比如說手術,古往今來大手術都是充滿兇險的,就算手術可能有效,在決定是否手術之前你至少還是應該算算取捨:做手術的危險大,還是不做的危險更大。而在現代醫院,有時候醫生並不幫你分析風險,直接就讓你做手術。

現在回頭看,喬治 · 華盛頓 1799 年本來是不必死的,但醫生對他採用了放血療法,整整放掉了超過五磅,甚至有可能九磅的血!

像這種因為醫生的錯誤而導致病人病情加重,有個專門的名詞,叫「醫源病」。

有統計說,在當今美國,按照醫生們承認的標準,每年死於醫源病——也就是明明不用死而被醫生給治死了的人數,高達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的三倍到十倍。一個病人,死於醫生之手的可能性大於任何一種單獨的癌症!

 

不是所有「問題」,都需要你出手「解決」

特勒布說,政府對社會和經濟生活的干預,在很多情況下就等價於醫源病。

比如說經濟周期,原本就是一個正常的規律,有時候就是需要一場衰退去淘汰落後產能,才能帶來後面的產業升級和經濟增長。可是如果政府一遇到衰退的跡象就強行干預,最後只會破壞經濟。

特勒布列舉了多個領域,都存在天真的干預:

1. 醫療中的過度治療,濫用藥物;保健中的強行維持「好」環境,比如說搞個恆溫環境,不能讓身體體驗不確定性;

2. 想要優化森林防止火災,結果導致更大的火災;

3. 政治上的中央計劃、過分追求穩定;

4. 經濟上想要去除經濟周期,人為地搞什麼優化;

5. 商業上忽悠別人創業,只講回報不講風險;

6. 城市規劃;

7. 在可能出現黑天鵝事件的領域,用普通方法做「預報」;

8. 家長對孩子面面俱到的管理,不讓孩子接觸任何不確定的東西;

9. 技術上一味求新;

10. 新聞審查。

並不是所有「問題」,都需要你出手「解決」。很多時候你什麼都不做就是最好的反應。

 

過度干預源於人的本能和利益

現代社會為什麼要講「隱私權」,要給別人「私人空間」,其實也有點避免「天真的干預」的意思。

比如你有個朋友夫妻間吵架了,你有沒有必要立即衝過去勸解?當然沒必要!別人的問題自己解決就好,有些人去勸架根本就是抱著八卦的目的。

有個員工犯了個非常偶然的錯誤,導致公司蒙受損失,你作為老闆有沒有必要召開全體員工大會,宣布針對這個錯誤的新的規章制度?很多情況下也沒必要。告訴他這個事錯了,也就可以了,大張旗鼓地過度干預,只會把公司上下搞得越來越緊張。

有時候過度干預是人的本能反應,有時候過度干預也是因為利益。

我們假設現在社會上出現一個什麼不好的事情,比如說某公共電視台深夜播出了一個色情節目。這件事你要處理一下,給電視台一個小處罰,都是可以理解的,沒什麼問題。但是如果你覺得這個事故事關重大,為了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乾脆成立一個「有關部門」專門負責此類事件,你可能就犯了「天真的干預」的錯誤。

這個「有關部門」,從成立之日起,就有了自身的利益,有生存和發展的需求。它會慢慢要求對所有電視台的所有節目進行審查,甚至要求所有節目上映之前必須讓它先看一遍……為此它會要求越來越多的運行經費和人員編製,最終不但浪費納稅人的巨額財富,還把國家的文化搞得噤若寒蟬。

整個過程根本不需要什麼政治陰謀。純粹的利益就可能讓事情演化到這一步。所有國家的政府都是越變越大,不管有多少經費都肯定能給你花光,成立一個部門容易,撤銷一個部門難,背後也許就是這個機制。

這麼做值得嗎?

如果沒有這個部門,是,電視台有時候會放一些不該放的節目可是就算偶爾讓觀眾看個不該看的節目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什麼事情都有個花費收益比問題。為了避免小孩看到色情內容,到底國家應該花多少錢?


由此得到

面對問題,能干預的肯定會想要干預一下。可是有時候不干預不是無能,恰恰是智慧。

 

羅輯思維 2016-10-11/萬維鋼

根據武志紅的說法——
過度干預,是嬰兒時期留下的毛病。
一個自己打的嗝,就能讓嬰兒陷入不安,甚至是狂躁。
因為世界失控了。
失控了,自然就是有敵人搗鬼。
所以,奪回對世界的控制權,是人性的本能。

重溫那篇著名的祈禱詞吧——
願上帝賜給我勇氣,讓我改變那些可以改變的事;
願上帝賜給我平和,讓我接受那些我無法改變的事;
願上帝賜給我智慧,讓我分得清楚上述二者的區別。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