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快感取向的物種

我的一個朋友曾說:「人類是理性的,但同時也是快感取向的物種。人類,都是瓜子俠。」

啥叫瓜子俠呢?

他拉過桌上的瓜子碟,解釋說:你看,許多人都喜歡嗑瓜子,為什麼呢?因為人在嗑瓜子時,帶來的是即時的快感——簡單、直接。嗑一粒,馬上就能吃到一粒,所以許多人樂此不倦。

但如果你把吃瓜子的時間延後、拖長。要嗑好久才允許你吃到,哪怕可以吃一大把,大家也會感覺不爽。因此此時,前面漫長嗑瓜子的過程,就成為了繁瑣而乏味的工作,這會引發許多抱怨,甚至於還產生了痛苦。

正是這種對快感的盲目追求,使我們經常做出錯誤的選擇。

 

道理我都懂,咋就做不到呢?

古人就有不少這類人。比如說,春秋五霸排名第一的齊桓公,在管仲臨死之前,榻前問國策。

管仲提醒他:你身邊有三個人要提防。

一個是易牙,聽說你沒嘗過人肉的滋味,他就殺了自己兒子給你吃;

一個叫豎刁,此人主動自宮,進宮侍奉你;

還有個衛國公子開方,十多年不回家,天天為你忙前忙後。

那麼這三個人,他們所要求你的,必然是比自己捨棄的東西更大的利益,可是國君你能滿足他們嗎?你滿足不了,那麼你就死定了。所以趕緊的,把他們攆走吧。

管仲死後,齊桓公真的趕走了那仨人,可是卻從此全身難受,覺也睡不香,飯也吃不下。轉念一想,就把那仨人,又全請回來了。

易牙、豎刁和衛公子開方這三人回來,就立即發動政變。囚禁了齊桓公,不給吃喝,把春秋第一霸主活活地渴餓死了。臨死之前,齊桓公困惑地說:「好奇怪,道理我都懂,咋就做不到呢?」

 

非要反著來,道理再多也無用

另一件事,是大唐鼎盛時期,唐太宗李世民翻閱前朝隋煬帝的文稿,發現上面全都是至理名言,什麼勤政愛民啦,什麼以民為本啦……唐太宗看得困惑莫解,叫來魏徵問:「你看這個隋煬帝,道理比我懂得都多,咋還亡國了呢?」

魏徵道:「懂道理有個屁用?道理懂得再多,你非反著勁來,想不亡國,難啊。」

 

「知行合一」咋就那麼難?

古時候的事兒太遠了,咱們再說點眼前的:

我認識位高管,名校畢業,智力過人,說起管理來一套又一套。但在實際中,卻自以為是,獨斷專行。最可怕的是不肯授權,連公司買包茶葉都要他親自拍板。這麼個搞法不用想,沒多久就撐不下去了,被人掃地出門,黯然離職。

我見過一些人生失意者,他們侃侃而談,心湯雞湯呀、歷史段子啦,說起來個個都是勵志大師。但話題不能往自己身上落,一旦涉及自身,他們立即失控發作起來,這時候朋友交情就算走到盡頭了。

以前我還認識個司機,專門喜歡開快車、搶紅燈那一種。說起交通安全來,他比交警還能說。可自己為什麼非要搶紅燈?他的回答是:「我就受不了開車的時候,前面還有車……」這奇怪的心理,讓他有一天出車,哐的一聲巨響,撞在一輛載貨卡車的屁股上。

 

追求快感,是我們的天性

知道太多太多的道理,但就是做不到。網上還有個流傳甚廣的故事:

有隻蠍子要過河,就去找青蛙,說:「青蛙呀,發揚點助蠍為樂的精神好嗎?載著我過河吧。」

青蛙說:「少來,你萬一蜇我怎麼辦?」

蠍子哈哈笑了,說:「青蛙啊,心理不要那麼陰暗嘛。你載我過河,我如果蜇了你,惹你發飆把我掀到河裡,那我豈不是死定了?」

青蛙一想,也有道理,就讓蠍子爬到它的背上,載著蠍子過河。到了河中間,就見蠍子豎起尾巴的毒刺,照青蛙的背上,吭哧就是一下。當場痛得青蛙呱一聲,翻身一竄,把個蠍子扔河裡了。

憤怒的青蛙,游到快要淹死的蠍子旁邊,質問道:「你腦子有毛病呀?蜇了我你就死定了,你怎麼還蜇?」

蠍子回答道:「道理我都懂。可就是按捺不住蜇你時帶來的愉悅快感。追求快感,是我的天性啊。」

 

別讓盲目追求快感害了你

人類的確是快感取向的奇怪物種。

正是這個迅速直線的快感取向,讓許多股民,比巴菲特還明白道理,但真正操作時,智力就嚴重不靠譜了。

都知道價值投資,都知道應該把好的產品或股票,抓在手裡。可拋出垃圾股往往是虧錢的,帶不來快感,而只會帶來痛苦。相反,拋出優質股賺點小差價,卻能夠在第一時間,享受到賺錢的快感。

就為了這個快感,那些理論高手們,實操時都成為了渡河之蠍,終究無法改變自己追求一時快感的天性。

你看那個齊桓公,他能夠重用管仲,可知他的心胸不是一般的大,智力不是一般的高。不可能不知道如易牙、豎刁和衛公子開方這些人,在他身邊有什麼目的。可是呀,偏偏就是這幾個人,能夠並且願意滿足齊桓公的欲求,齊桓公為了快感,把這幾個人召回,結果被這些人害得好不悲慘。

還有隋煬帝,此人明白的道理,比任何人都多,稱得上當時的智力頂尖人士。但再有智力也枉然,面臨著無限快感的誘惑,隋煬帝果斷選擇了放縱自我,投身快感,縱然是身死國滅,終不言悔。

快感是基因賦予我們的原始性神經反射。徜不能從中掙脫出去,我們就淪為河中蠍,為一種原始的本能所控制,無力謀求人生的長遠利益。

 

短線激勵,讓我們走得更長遠

由於人生的長遠事業,是與人類追求短線快感的神經反射相悖的,所以必須要引進短線激勵機制,以支持我們,讓我們在人生事業的征途中,走出更遠的距離。

從管理學的角度,管理層必須要對員工的工作,做出及時反饋,點個贊什麼的,讓大家的工作猶如嗑瓜籽,每前進一步,都能夠獲得反饋。這樣大家就不會感覺到厭倦,不會感覺到乏味。漫長的工作就變得好玩起來,有趣起來,大家就會越幹勁越足。

放在我們的人生事業上,我們就需要為自己的人生,添加進嗑瓜子式的自我激勵機制。以前我曾提到過一個資本圈的傳奇人物,他曾經和另外兩個朋友,寒冬時車壞了,困於冰天雪地的無人地帶。眼看就要活活凍死。幸虧這幾人全都是自我激勵大師,他們竟然拆下一隻輪胎,在冰雪中追逐著玩,跑到一身熱汗,一直跑到有人家的地方——如果他們不是善於自我激勵,早已淪為冰雪中的幾具屍體!

那些不肯自我激勵的人,淪為短線直促式快感的俘虜;而善於自我激勵者,則是在閑極無聊的自我吆喝中,一直狂奔到希望之地。

羅輯思維 2016-10-13/霧滿攔江 

 

多年前,我同宿舍的兄弟準備出國。
那就得背 GRE 單詞啊。
他說,得算兩筆賬——
1. 出國帶來的宏觀好處。心裡得清楚。
2. 背一個單詞,大概可以對應 2 美金的獎學金。這個心裡也得清楚。
沒有第一筆賬,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堅持。
沒有第二筆賬,就壓根堅持不下去。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