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以來,我一直認為國片不振跟台灣導演能力太差有關,但昨晚與順子的一番長聊,我接納了他的部份觀點。

順子的立論是,國片不景氣的主因在於內需人口不足,2300萬人無法支撐這個產業的良性發展。

我回應,香港只有700萬人,但它的電影工業做得比台灣好。此外,台灣每年的電影票房收入約50億台幣(還沒計入線上收益與衍生性商品),而在這票房之中,國產電影只能拿到10%,多數時候甚至低於10%,如果你在這其中超過了50%,那說內需養不起台灣電影產業我還同意,但你在最有優勢的本土市場都還不到10%,卻把責任推給觀眾,這似乎不合理吧?

事實上,台灣曾有幾部比較成功的電影《海角七號》《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最後都有破億的票房,那你能說內需沒有市場嗎?問題是這種電影是鳳毛麟角,台灣的導演喜歡拍自己想要的,卻不關心觀眾想要的,最後再怪觀眾不買單嗎?

又例如,台灣導演很推崇的侯孝賢,我覺得他的電影真的是很乏味,例如最近連續看了二次《聶隱娘》,但都看了半小時就看不下去。反觀李安,他的電影不但有深度,也深獲觀眾認同,而這二者的根本差異就在於,台灣導演只想到自己,而李安會想到觀眾。

簡言之,導演不考慮觀眾感受,才是台灣電影沒落的主因。

 

順子回應,我看到的是結果,不一定是原因。他認為真正的原因在於台灣電影工業的體系不完整,而非導演的創作力。他回答:

『我們這樣想好了,為何韓國影視產業十年間就能脫胎換骨?以前韓國導演沒有才華,拍不出什麼好東西,幾年內突然開竅,懂得拍出好作品?

我的論點是,非洲乾季下,乾裂的黃土只看到幾株長的不優雅的雜草,但是黃土下其實還藏著很多種子,一旦雨水來了,他們將各自發芽長出不同的姿態,甚至美麗的花朵。

韓國懂這道理,所以他們不是先要求導演把片拍好,還是先把配套措施做好,這樣有才能的人就會進來了,作品才會美麗。目前台灣拍電影的,可能不是最有才華的一群,只是他們能咬牙撐住而已,猶如乾土上的雜草。』

 

我回答:『我了解韓國1998年後做的改革,會同意你這段的部份論述,我不否認電影產業鏈對產生好電影的影響,但也有可能,你所說的黃土之下,根本是沙漠,台灣導演就是沒有獲取票房的能力。』。

我當然很希望如順子所說,是因為台灣的電影工業不健全,才導致了沒有好的作品,但由我目前所看過的台灣電影,我仍認為主因是導演競爭力不足,次因才有可能是產業結構的問題。舉例來說,《我的少女時代》一開始也排片不佳,但後來因為做出了口碑,其它的戲院也加大了排片。

最後,順子所發來的關於台灣電影產業的二個連結,倒是值得一讀:

連結1:台灣電影市場被美商綁架了嗎?

連結2:韓國電影產業為什麼不輸給好萊塢?

 

註:這十年我最喜歡的台灣電影其實是《不能沒有你》

不能沒有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