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在《連結:我對一例一休的看法》有很好的觀察,峰仔此文再做一些補充,說明我認為台灣人苦逼的根本原因,在於台灣只有地主,而沒有真正的企業家。

確實,歐美都是在擁有世界級競爭力的企業後,促成他們必需以更高的待遇去吸引人才,接著就是創出愈來愈多富裕的國民能去做更多的消費,從而提高了內需型中小企業的獲利,這是一個全面的大贏,如同 1960-1990 年間的台灣(這段期間也是台灣人民最富裕、貧富差距最小的年代)。

同理,如果多數集團及相關產業鍊沒有世界級的競爭力去做外銷,那就很難拉高整體國民的收入,而普羅大眾也就沒有更高的收入去消費,接著影響的,就是內需型的中小型服務業愈來愈難獲利,一如2000年後的台灣。

所以不論歐美或台灣,人民要過上好生活,根本還是在於社會中的領頭企業能否在全球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如果能,接著就能形成良性循環而帶動社會整體的財富。簡言之,社會整體能否富裕,跟這國家的大企業老闆是否能走上國際有關,而與價值鏈中的尾端、需靠內需的中小型服務業較為無關。

然而,當你進一步觀察最能代表經濟的台灣股市,會發現在上千家的企業中,除了台積電、鴻海、巨大、大立光……等一流企業外,整體而言,其它超過九成的大型企業,如富×、中×、遠×、統×……多數只能依賴台灣的政策保護而無法走上國際,若再以產業別來看,如水泥、營建、電器、食品、汽車、通路、觀光、服飾、精品……也是如此現象。

若你再進一步分析,會發現這些集團早年基本都是台灣的大地主(當然現在也是),他們在創立企業的過程中,成功的主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資本。因為有資本,所以能做到官商勾結而取得特許行業的經營權,因為有資本,所以能模仿國外已被證明幾乎零風險的商業模式。

所以台灣多數企業的競爭力本質,其實說穿了,就是資本,而其擁有者,就是地主。也因為你核心競爭力不是創意,那就很難走出國門。

於是你會發現,歐美大企業家的本質是創意,是真正的企業家,所以能在海外攻城略地,而台灣大企業家的本質是模仿,出身多是地主,那就只能依賴政府的保護而在島內搜刮。

 

二個苦逼的群體中,我會偏向勞工

也因此,當你這國家沒有真正的企業家而只有靠資本運作的地主時,那整體產業就很難有國際競爭力,國民很難因此而富裕,內需型的中小企業也就不容易賺錢。若你再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同樣是台灣老闆,但台灣財團的獲利還是年年創新高,而中小企業卻是苦不堪言。

所以『一例一休』對財團老闆的獲利只是造成小損失(不過最會靠夭的也是這群人,這也是台灣地主長期以來的嘴臉),真正衝擊比較大的,我認為是獲利已低的中小企業老闆。

而我雖然本身也算是小老闆,但在個人觀察中,小老闆應是沒有台灣的工薪族苦,你小老闆再苦,也只是獲利變少,再差就是變成上班族而已,然而台灣現在很多上班族是已經忙到沒有時間,也沒有存款,這種狀態下,我會傾向勞工。

此外,以全球的角度來看,在『工時』這件事上,台灣上班族真是很可憐,別說台灣遠高於歐美,甚至也是高於東南亞,我有時後就不禁在想,台灣的地主,到底想把這國家的人民奴役到什麼地步?

綜上所述,就是我支持『一例一休』的原因,但峰仔所支持的,比較是它的基本精神『減少勞工的工時』,至於它的執行方式與配套,或許還有不盡完善之處,但比較不是我的重點,所以這部份就不討論咯~~

連結:《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