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相交超過20年的朋友,長期以來的聚會我都會邀請他,但近來我發現意願已低,原因在於,我覺得這位朋友變得不誠懇了。

這位朋友在十年前,工作並不算順利,但在近年,他慢慢繼承了不少的房產與事業,家底慢慢厚實後,我發覺他的言行也起了變化。

首先,他抱怨周遭朋友總是瞧不起他以前的工作(雖然我覺得並沒有這現象),奇怪的是,從前他從事這些他口中低階的工作時,我從沒聽他抱怨朋友瞧不起他,然而在他富有後,他開始抱怨別人瞧不起過去的他。

我自己的觀察是,應是這位朋友原來就瞧不起自己所從事的行業,但過去一直不願講,直到自己富有了並脫離那情境後,於是開始去揭露自己當年心中的不滿。

此外,這位朋友會常聊到自己如何在金融海嘯時逢低買了許多房子、會談到自己工廠獲利是如何的驚人、會談到自己的存款是如何多……

只不過,雖然他近年變得十分富裕,但為人仍十分小氣,甚至當糟糠之妻已鬧家庭革命時,他所擁有的十多間房,仍一間都不願意過給自己的妻子。

炫富又小氣,給人的感覺已不算好,但因為是多年的朋友,我的容忍也就大些。

只不過,當他不斷把這些財富的成果歸功於自己的努力,甚至談到自己的數十棟房子都是靠當保全時的薪水所買時,我就有些受不了,我提醒他,我相信他個人的努力絕對有,但他也承繼了不少財富,這種幸運是 99% 的人都沒有的。

讓我意外的是,這位朋友並不承認這樣的事實,反而強調我這種說法是瞧不起保全,而這種言論根本是侮辱他是『靠爸族』……

我聽到這裡就火了,因為這就是許多台灣人最常見的耍無賴:當他在理性上無法說服你時,就開始用道德攻擊你。如同以前在東莞與 Jason 合作時,結果帳被查出有問題了,這時 Jason 不跟你談數字(理性邏輯),而是指責你不信任他(道德綁架)。

在那之後,我就不太喜歡找這位朋友出遊了,主因就是他為了掩飾自己所繼承的財富,編造了不少前後邏輯並不連貫的小謊言,次數久了,我就覺得這樣的談話很累。

我一直提醒他:『關於你的財富,其實是你的個人隱私,你可以選擇不說,但既然要主動提起,就不要騙來騙去,如果你今天說句話我都還要去猜真假,那這樣的談話還有意義嗎?周圍有錢的朋友很多,但真沒有像你這樣的。』

理性上會告訴我,對這種事不要這麼較真,但態度上我是很不想再與這位朋友聊天,因為當朋友間少了誠懇,這樣的相處就很辛苦。

再講簡單,我認為友情最重要的基礎,不是財富多寡,不是時間長短,而只在於誠懇與否。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