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夠進好的大學,但是教育資源總是有限的,在世界各國都是如此。那麼,如果進了二流大學怎麼辦呢?是否還有機會呢?

有的,而且機會並不比一流大學小很多。

1 先來看清兩個事實

首先,從優秀人才的產出來看,一流大學出的名人比例總體上比二流大學高,但是差別不是很大。

舉一個具體的例子。

在美國,能夠被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錄取的前1%的學生,有一半會被哈佛大學拒絕掉;前10%被錄取的人,可能只有20%能達到哈佛的錄取標準。但是反過來,被哈佛錄取的學生幾乎100%都會被伯克利錄取,這說明兩所大學的學生在入學時的水平還是有明顯差距的。

但是畢業以後,從伯克利畢業的學生中,前1%的人不僅不比哈佛的平均水平差,甚至和哈佛最頂尖的學生相比,也毫不遜色。

我在Google的老闆諾威格博士畢業於伯克利,他給了一個頗為合理的解釋:

在伯克利那麼一所有兩萬多本科生的大學裡,要想做到前1%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在教育資源有限的時候,這個難度比在哈佛做到前10%大得多。既然他在大學四年里做到了這一點,就說明他有過人之處。

類似地,在中國,清華最後10%的學生的高考分數都會比北京理工大學或者北京郵電大學前10%的人高,但是走出校門後,後兩所大學最好的學生的表現一定比清華平均水平要好。

第二個事實是,一流大學的教授講課未必比二流大學好,或者說,它們之間的差距不在上課水平上。

斯坦福是世界上最頂尖的大學。但是,這裡的很多教授們講課並不認真。用斯坦福著名教授查菲(John Cioffi)院士的話講,斯坦福的教學水平可能還比不上伯克利呢!當然,從師資來看,斯坦福可能比伯克利平均水平好一點點,但是差距非常有限。斯坦福很多教授的心思不在教學上,而在辦公司上,甚至搞投資上,而伯克利的教學要認真得多。

 

2 一流大學到底牛在哪

為什麼一流大學成才率總體上較高呢?或者說一流大學相比二流,到底牛在哪裡呢?

我專門研究過,美國最好的20所私立大學與比較好的公立大學之間的差別。發現很重要的一條是,一流大學給予學生非常大的選擇權,而二流大學沒有,這主要是資源多少所導致的。

一流大學人均擁有比較多的師資、經費和實驗設備,因此常常給予學生比較多的選擇空間,而二流大學人數眾多,照顧不過來,專業設置就比較死板了。不幸的是,大部分學生學習並不主動,在一個相對受約束的環境里,他們自己變得拘束起來。四年下來,基本上變成了按照要求上課、考試、畢業這樣一個被動的人。

第二個差異是環境,尤其是同學營造的環境。

很多教育家認為,將哈佛大學某一年入學的全部1500名學生,送到一個二流大學接受教育,他們最後成才的比例,依然會很高。在美國有一種比較普遍的觀點,就是一流大學的生源和環境是造就學生們成才的最重要的原因。

一流大學的學生水平比較整齊,二流大學的就良莠不齊了,很多學生未必很會交友,有什麼圈子就接受什麼圈子。在一個平均水平高的圈子裡,自己的水平也就高了;在一個水平參差不齊的圈子裡,受到的影響是好是壞就難說了。

 

3 二流大學的一流戰略

基於這些事實,我們就可以制定二流大學的一流戰略了。

首先,我們還是需要明確教育的目的遠不止是上課和考試,而是圍繞著未來生活展開的。因此在選擇學習什麼、不學習什麼的時候,個人的主動性就非常重要。

我在清華念書時,那裡的文科水平還幾乎是零,放到中國連二流都算不上,但畢竟有一些文科的課程。我在選修時,會儘可能地選擇這些課。我的藝術和音樂課程的成績,比計算機課程的平均成績還高。周末,我經常去隔壁的北大,接受人文的熏陶,混進教室聽北大老師講課。

我之所以認認真真學這些課程,是因為我想在未來做一個有趣的人,而不是一個書獃子。對於系裡安排給我的必修課,坦白講,逃掉了不少,這樣可以讓我有時間做別的事情。

後來在約翰·霍普金斯,它的工學院應該算是二流前列,在美國排名20-25名之間。在這樣一個二流工學院,肯定就比在MIT(麻省理工學院)這樣的學校有所不足。

那麼不足之處在哪裡呢?

二流大學的不足,並非在於每一個教授水平差,而是專業面比較窄。在MIT,你可以學到任何工程方面的課程,但是在美國大部分大學做不到這一點。在約翰·霍普金斯,每學期能學的計算機課不過10門左右,沒有太多的選擇性。

如果你今天在一個二流大學裡,其實老師講課的水平和一流大學沒有太多差距,但是每一門課的要求會松得多,這時能否學好課,就看自己的主動性了。雖然二流大學課程的選擇相對少一些,條件差一些,但是總是有自主選擇的餘地,那些選擇對於本科生也已經足夠了。

 

4 什麼樣的圈子,決定什麼樣的命運

接下來,講講環境的影響。哈佛這樣的大學之所以好,是因為有一個好的同學環境。在二流大學,你可以刻意造就這樣的環境。

雖然說一流大學裡,學生普遍的素質高一點,但是在任何一所大學裡,都有聰慧賢德之人。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只要自己有心向上,自能聚攏一批這樣志趣相投的青年人,也自然能加入到他們的行列。實際上,這就是在平均水平中等的大圈子裡營造出一個精英的小圈子。

我專門對伯克利這所大學進行過細緻的研究。我發現,雖然這所大學入學的學生水平相差很大,但是一年之後就形成了自然的分化,形成了一個大約佔學生數量20%的精英圈子。

他們互相來往,彼此雖然競爭,卻也互相鼓勵,互相學習,這些人最後和哈佛或者斯坦福的學生差距很小。由於伯克利每年入學人數大致是哈佛或者斯坦福的三到四倍,這些學生中的精英人數並不比哈佛、斯坦福少多少。

那麼這些比較優秀的學生和普通學生有什麼區別呢?

主要還是體現在主動性上。優秀的學生比較明確自己將來的生活是什麼,對課程以外的事情非常上心,有比較強烈的領導慾望。

相反,伯克利還有一個排名最後20%的學生的圈子,他們也互相影響,而常常影響下來的結果就是,這個圈子裡的人都退學或者留級了。伯克利四年的畢業率只有72%,六年畢業率也只有91%。沒有按時畢業的學生大多來自後面這個圈子。

什麼樣的圈子,決定了什麼樣的命運。中國二流大學,學生水平參差不齊,比伯克利還要嚴重不知道多少。因此,一個二流大學在校的學生選擇圈子很重要,不要總是選那些能夠在一起吃喝玩樂卻胸無大志的所謂志同道合者。

 

5 由此得到

在二流大學裡學生應該做的事情是:

首先,明確自己未來的生活目標,主動根據這個目標去儘可能寬泛地學習,培養技能,而不是被動接受學校給你安排的規劃。

其次,構造一個好的圈子。當然,可以做的事情、要注意的地方還有很多,如果今後有機會,我整理好頭緒,再和你分享。

祝近安!

2017年2月22日於矽谷

羅輯思維 2017-02-23 吳軍

關於社會分層,我的朋友中有一場爭論。
一方說,社會底層的上升通道越來越窄。
不信,請看貧家子弟上名牌大學的越來越少。
另一方說,不對。改變命運的機會越來越多。
不信,請看J.K.羅琳。一個單身母親,靠寫作成為英國作家首富。

也許應該換一個角度再看這個問題——
任何位置、角色、處境,都不再能標定一個人的社會階層。
區別只在於——
找到目標並且付諸行動的能力。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