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學習是人工智慧的事,深度工作則是每個人的事。

生活與工作被切割成一個個碎片,這已是既成事實,我們不可能也不會想回到碎片化之前的那個田園牧歌的時代。時間在碎片中迷失,歸咎於手機沒有用,就算手機罪大惡極,末了,還得你自己決定接下來怎麼辦:

生活是你自己的,工作是你自己的,把生活過到最為充實,把工作做到最有效率,責任只屬於你自己。

必須在碎片化中找到深度工作之路,下面有一組辦法。

 

1 反覆練習

我們都知道大腦灰質,但大腦還有近50%由「白質」構成,即髓磷脂,也叫髓鞘質,它得以產生並包裹大腦神經元軸突的過程叫作神經髓鞘化。神經髓鞘化能使神經傳導速度變快,好比由撥號變成寬頻,對高級動作技巧和反應的學習來說至關重要。

神經髓鞘化會在兩種情況下發生:

小朋友在成長過程中自然獲得;成人也可獲得,但必須付出大量努力反覆練習才行。

好消息是大腦的可塑性伴隨我們一生,也就是說,什麼時候學習都不晚,壞消息則是這並不容易。重搭大腦迴路,需要大量、反覆、有針對性的練習,這就需要我們:

(1)反覆練習

形成肌肉記憶是成人學習的必由之路。

(2)正確練習

仔細聆聽反饋給你的信息,有針對性地調節練習方式同樣重要——你不會想給大腦搭條錯誤的迴路。

 

2 善用注意力剩餘

注意力是我們最寶貴的資源。時間碎片化對我們的消磨,主要就來自於在多件事中來回切換,注意力隨之損耗,於是忙碌、焦灼,效率低下。

我們試圖多任務處理以獲得效率,結果卻適得其反。我們是人,人腦畢竟不是電腦,做不到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接受人腦的黏性,我們只能剋制多任務處理的衝動,轉而致力於兩件事:

(1)一個時間段只做一件事

不僅僅是因為專注才有效率,也因為專注才能找到工作本身的樂趣。

(2)前後相鄰的時間段盡量做相關的事情

專注做一件事,會形成注意力剩餘,對做相關的事有用,不要浪費它。把時間組塊,把相關的工作組塊,善用注意力剩餘,事半功倍。

 

3 養成適合自己的工作節奏

好習慣是最強大的,而壞習慣是最頑固的,所以要刻意養成好的工作習慣。習慣最有用之處就是自動克服拖延症,並把對工作的焦慮化解為一連串固定流程,不再需要耗費心理能量去啟動,去克服。

好的工作習慣不止一種。

比如說,美國小說家斯蒂芬·金的習慣就是每天把自己鎖在書房裡,不寫夠字數不出來。有人拜訪東歐某位被軟禁已久的作家,在其書房發現著作草稿堆滿書架,大為拜服。這位作家大笑說,如果把你軟禁起來,你也做得到。

這習慣多半不適合你,但你得形成自己的好習慣。不然,每天光決定何時開始工作這件事,就夠折磨你一整天的。

下面這些模式都可行,看看哪個適合你:

(1)隔絕模式:工作時與世隔絕,像僧侶一樣;

(2)雙模式:在兩種模式中切換,既像僧侶一般與世隔絕,也有正常生活;

(3)節奏模式:定期,最好是每天,都固定做同一件事,形成節奏;

(4)記者模式:記者有截稿期,按需寫作。

 

4 敢於關機

確定一個時間,比如每天晚上8點,最後查一次郵件和待辦事項,然後結束工作,不再查郵件,不再查簡訊,不再刷微信朋友圈,最好關機。實在做不到的話,至少把工作手機與生活手機分開,關掉工作手機。

 

5 幹票大的

把視線從眼前事務中抽出來,往遠方看,當然也不要太遠。給自己定下未來半年到一年要做成的一件大事,然後去完成它。

高遠目標-任務分解-針對性練習-反饋調整-朝下一個目標迭代提高,這是擺脫低效忙碌的終極大法。

 

最後,推薦《深度工作法》(Deep Work),作者是Cal Newport,麻省理工學院計算機博士,現喬治城大學計算機教授。

此書出版後,《經濟學人》雜誌評論說: 「深度工作是知識經濟時代的殺手級應用。」

 

羅輯思維 2017-02-22/王爍

「日拱一卒」的力量大到難以想像。
為什麼?
大多數社會競爭優勢,本質上都是資源優勢。
只要是資源優勢,通常都可以被資本的力量瓦解。

但是,用時間積累起來的優勢,則很難追上。
比如——
每天看一篇英文新聞。
每天做一則讀書筆記。
每天和一個久不聯繫的朋友做一次有內容的溝通。

在你,因為已成習慣,難度越來越低。
在別人,因為時間差,越來越望塵莫及。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