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討論一個問題:人到底是不是自私的。

有一種說法:經濟學建立在人性自私的前提之下,但實際上,人是經常不自私的,所以經濟學不一定對。當人自私的時候經濟理論說對了;當人不自私的時候,經濟理論就錯了。

還有一種說法:人有時候可以自私自利,但也要講道德。特別是商人,一方面他在商場上要拼搏,要廝殺,但是同時,商人的血管里應該流著道德的血液。

那麼,人到底是不是自私的呢?

 

1 亞當·斯密「自我矛盾」?

很多人說,亞當·斯密的《國富論》,主張人是自私的。

斯密的名言我們都記得:

「每一個人,不需要自己關心社會福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去推動社會的福利。他只需要關心自己,追求他自己的福利就可以了。

他在追求自己福利的過程中,會有一隻看不見的手,讓他的努力轉變為對公共事業的推動。這隻看不見的手,會讓他的自私自利推動社會福利的改進。」

但是,人們還會同時指出,其實亞當·斯密還寫過另外一本著作,叫做《道德情操論》。你看這標題,就知道他講人應該有道德,所以人應該有兩面性,一方面是自私的,但另外一方面要講道德。

斯密的看法,到底是不是這樣自我對立?有時候要自私,有時候要講道德?我們來看看斯密是怎麼說的。

首先,斯密先發表《道德情操論》後,隔了17年才發表《國富論》。《道德情操論》是斯密整個理論框架的總和,一個總的體現,《國富論》是當中的一部分。

當然,這本17年後才發表的《國富論》篇幅要更長,也更出名,這是後話。那麼,人到底是不是自私的呢?斯密是怎麼回答的?

 

2 人性自私,但也有同情心

斯密首先在《道德情操論》中指出,人是自私自利的。他寫道:

「我們並不輕易懷疑某人缺乏私心。缺乏私心並不屬於我們通常對人產生猜疑的原因之一。然而,如果某個人不是為了家庭和朋友的緣故,卻不愛護自己的健康、生命或財產,不去做本來只是自我保護的本能就足以促使他去做的事,那麼這無疑是一個缺點,雖然說這是某種可愛的缺點。它把一個人變成與其說是輕視或憎恨的對象,不如說是可憐的對象。

但是,這種缺點還是多少有損於他的尊嚴和他那品質中令人尊重的地方的。滿不在乎和不節儉的品質,一般不為人接受,並不是由於它討人憐憫,而是由於它缺乏對自己利益的恰當關心。」

然而,人在自私的同時,還懂得同情。斯密這樣寫道:

「無論人們認為某人怎樣自私,這個人的天賦中總是明顯地存在著這樣一些本性,這些本性使他關心別人的命運,把別人的幸福看成是自己的事情,雖然他除了看到別人幸福而感到高興以外一無所得。

這種本性就是憐憫或同情,就是當我們看到或逼真地想像到他人的不幸遭遇時所產生的感情。我們常為他人的悲哀而感傷,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不需要用什麼實例來證明。

這種情感同人性中所有其他的原始感情一樣,決不只是品行高尚的人才具備,雖然他們在這方面的感受可能最敏銳。最大的惡棍,極其嚴重地違犯社會法律的人,也不會全然喪失同情心。」

當然,今天我們知道,並不是每一個人的同情心都一樣強。有些人強一點,有些人弱一點;正常人強一些,自閉症患者可能弱一點;女人強一點,男人可能弱一點。

但不管怎麼樣,人是有同情心,也就是有愛心的。這是斯密說的第二句話。

 

3 人的同情心極其有限

緊接著,斯密又說了第三句話:「人的同情心,是隨著人與人之間距離的拉遠而急速下降的。」

斯密在《道德情操論》裡面舉了一個生動的例子:

「假如中國這個偉大帝國連同其全部億萬居民突然毀於一場地震,那麼一個和中國沒有任何關係,但很有人情味的得體的英國紳士會有什麼反應呢?

我覺得,他首先會對這些不幸的遇難者表示深切的哀悼,他會憂心忡忡地想到人世無常,人類創造的全部成果就這樣在頃刻間灰飛煙滅。

可是當悲天憫人、深謀遠慮全都過去以後,他就會像平常一樣優哉游哉地做生意、尋開心,好像這種不幸的事件從未發生過。哪怕是他自己遇到的最小的麻煩,都會讓他更為緊張不安。」

你要注意,這是一位得體的英國紳士,但他的愛心也就這麼一點。這是一個正常人應有的反應,也就這樣了。斯密非常睿智地看到了這一點。

 

4 熟人靠愛心,陌生人怎麼辦?

在17年後發表的《國富論》中,斯密寫道:

「一個人盡畢生之力,亦難博得幾個人的好感,而他在文明社會中,隨時有取得多數人的協作和援助的必要。別的動物,一達到壯年期,幾乎全都能夠獨立,自然狀態下,不需要其他動物的援助。但人類幾乎隨時隨地都需要同胞的協助,要想僅僅依賴他人的恩惠,那是一定不行的。」

我們看看自己吃的、穿的、住的,有多少人涉及其中,有多少人在幫助我們,但他們都不愛我們,不認識我們,這怎麼辦,這麼大的空隙怎麼填補?

答案就是:市場。市場是一個陌生人跟陌生人打交道的地方,是一個陌生人服務陌生人的地方。

 

5 人際協作的二分法

這個二分法是說:人是自私的,他同時也有同情心和愛心,但愛是非常有限的,隨著人與人之間距離的拉開而下降。正是因為僅僅靠愛和同情心不夠,人類才需要市場經濟的協助。

所以,斯密在《國富論》中有另外一句名言:

「很多時候,一個人會需要兄弟朋友的幫助,但假如他真的要依靠他們的仁慈之心,他將會失望。倘若在需求中他能引起對方的利己之心,從而證明幫助他人是對自己有益的事,那麼這個人的成功機會較大。

任何人向他人提出任何形式的交易建議,都是這樣想:給我所需要的,我就會給你所需要的——這是每一個交易建議的含義;而我們從這種互利的辦法中,所獲的會比我們所需的更多。

我們的晚餐可不是得自屠夫、釀酒商人,或麵包師傅的仁慈之心,而是因為他們對自己的利益特別關注。我們不說喚起他們利他心的話,而說喚起他們利己心的話。我們不說自己有需要,而說對他們有利。」

我上課的時候,總是跟同學說,你們為什麼應該學點經濟學,經濟學為什麼對你們會有幫助,而我從來不會告訴同學們,我家裡還缺錢,要買一個洗衣機,要買一個微波爐。

 

6 小圈子靠愛心,大世界靠市場

所以,我們看到的,是這樣一個連續的光譜:

人是自私的>他有愛心>愛心有限,愛心不能擴張>於是我們需要一個陌生人互助的平台,那就是市場。

我們不會把陌生人跟陌生人打交道的規則,用到我們的小圈子裡去,不會把市場的規則用到家庭、朋友圈裡去。同樣,我們也不會用家庭裡面的標準,要求社會上其他的陌生人。

我們今天介紹的二分法非常重要。

斯密看清了人性的這種兩面性,也看清了我們對付這種兩面性的基本方法:在小圈子裡面,我們講的是愛心;在大圈子裡面,在陌生人的範圍裡面,我們講的是規則。

正是亞當·斯密替市場經濟找到了堅實的基礎,我們才把他看作市場經濟之父。

羅輯思維 2017-03-06/薛兆豐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