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那些周圍有很多同性戀的朋友,他們支持同婚,峰仔也要呼籲:「我不嫖妓,但我支持嫖妓合法化。」原因是,我周圍很多性好漁色的男性友人,總要偷偷摸摸地幹這種事,我覺得這不人道。

事實上,全球愈文明的地方,愈支持嫖妓合法化《連結:哪些國家妓女合法化?》,讓這件事合法化的好處說之不盡:減少性病、降低性犯罪、讓性工作者能免於剝削、增加國家稅收……但壞處你幾乎想不出來,所以在這件事上,幾乎無需爭辯。

身為一個自由主義者,我認為同性戀的婚姻沒有妨礙到他人,本質上也沒有道德問題,所以態度上我是支持同婚的,但我沒有在網誌上支持同婚的原因在於,我周圍的同志很少,我覺得不需要去吶喊此事。

相反地,我周圍有不少性好漁色的朋友,常常要冒著違法的風險去嫖妓,但仔細思考後,你會發現這是條侵犯人權的惡法,請問一下,此事為雙方合意的交易,也為傷害到他人,本質上並沒有道德問題,那為何訂出這樣的惡法?(事實上,會訂出這種法律的立委,很多都是在五星級找高級妓女,他們在人群前扮著道德帝,然後私底下幹著他們口中的齷齪之事)

最後,出於長期強調獨立人格、男女平等的人,我要強調一下,我這裡所談的嫖妓,不僅是男找女,也包括女找男,所以我支持女性同胞們有需求,只要不妨礙到他人,那就去找吧!

台灣這個假道學的國家,出了太多偽君子,我們浪費了太多的社會資源在禁止一件對的事情,這麼做並沒有讓這社會變好,而只是讓我們變得更虛偽,還製造出了更多問題。

在這年代,說出支持同性戀已是政治正確,但要表態支持嫖妓卻需要勇氣,所以我要說:「我不嫖妓,但我支持嫖妓合法化。」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