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你可能也有「演算法厭惡」

有一個心理現象是這樣的:

有個很好用的計算機演算法,可以判斷患者的病情是否惡化,準確率比人類心理治療師高得多。但是大多數心理治療師拒絕使用這個演算法,他們總是覺得演算法不靠譜,更相信自己的判斷。

這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有人甚至給這個現象取了個名字,叫「演算法厭惡」。「計算機告訴我應該選這個,我偏不選,我非得自己說了算。 」

這個現象其實有點像小孩和家長的關係。家長苦口婆心說「根據我這麼多年的經驗,你應該這麼辦」。可是小孩有抗拒心理,說「我為什麼聽你的?我就要自己做決定」。

未來的演算法越來越強大,做出的判斷會遠勝於人類。如果人類都有演算法厭惡症,那怎麼辦呢?

 

2 人們喜歡控制的錯覺

近期,一篇名為《人們喜歡控制的錯覺》的報道,介紹了一個特別漂亮的解決方案。

這是一項新研究的綜述。芝加哥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大學商學院的研究者,想出的解決辦法是:

允許人們在演算法給出結果的基礎之上,做一點小小的改動。

實驗證明,人們對演算法的結果,普遍不喜歡。可是如果允許他們根據自己的想法調整演算法的結果,哪怕只能上下浮動2分,人們都更願意使用演算法。

如果滿分是100分,2分的浮動其實毫無意義,這點控制權純屬錯覺。而就是這點「控制錯覺」,就足以讓人更願意接受演算法的結果。

 

3 當心,別被「控制錯覺」忽悠

今天我們說的這個「控制錯覺」,是個普遍的心理現象。

「朝三暮四」這個成語,說的就是虛擬的控制感。

直接向猴子宣布,早上給三個栗子,晚上給四個,猴子很不高興。然後你表示接受了他們的抗議,改成早上四個,晚上三個,他們就很高興。猴子,以為自己獲得了控制權。

根據這個現象,我們將來設計軟體、做產品或者向顧客推薦什麼東西的時候,如果能給人一點虛擬的控制感,他豈不是就更能接受你的推薦嗎?

為此我特意做了一點調研,還真有一些例子。

(1)推銷

比如有個銷售人員分享了他的一個經驗。

他說,給顧客打電話推銷,一旦發現對方有購買意向,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給他一點控制感。

最好是讓他感覺是自己在「買」這個東西,而不是你在「賣」這個東西。你可以問顧客一些誘導性的問題,給他說話的機會。這樣一來,大部分的話是顧客說的,而不是你說的。

你還可以讓顧客說出各種喜愛偏好,感覺是在幫他定製一件東西。

這只是一個錯覺——不管他怎麼答,你最後推薦的可能還是這個型號的產品——可是現在顧客體驗更好了。

現在買個什麼東西,商家往往提供個性化的定製。其實定製的結果大同小異,沒有本質的區別。比如買手機,定製了一個外殼的顏色。這大概也是提供一種控制感。

 

(2)量化自我

現在興起一個運動叫做「量化自我」,人們穿戴各種身體檢測設備,比如戴智能手環,恐怕也是一個控制錯覺。

這些設備能實時測量和記錄你的身體數據,你可以選擇把數據分享到社交網路。可問題是,這些數據到底有啥用呢?

很少有人拿去做醫學分析,大概也不會根據每次的新數據制定下一步訓練計劃,人們只是單純地把數據記錄下來。

如果你本來就是健康的,可能連醫生都不知道,那些數據的細微變化對你的身體意味著什麼。也許根本沒有任何意義,無非證明你還是健康的。

但是精確實時的數據,給了我們一種控制感。我們感覺對自己的身體盡在掌握。

這當然,是一個錯覺。

那麼現在我們知道了「控制錯覺」這個概念,再遇到類似情況,大概也應該保持警覺,想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擁有控制權。

 

(3)兒子的習題

最後說個我的實戰經驗。

為了訓練兒子的數學,我買了本習題集,每次撕下來一頁給他做。以前都是我選哪頁他就得做哪頁,他完全被動。有一天兒子說能不能讓他自己選一頁,我說可以。而且我當場決定,從此之後都是讓他自己選擇做哪頁。

控制錯覺讓我兒子做題的愉悅感和積極性都提高了。而我知道,反正他都得做完這麼一本習題集啊。

 

4 由此得到

人都需要一點控制感。你生硬地替別人決定,對方就會有逆反心理。如果你稍微給他一點控制感——哪怕僅僅是個控制錯覺——他都會更容易接受你的決定。啊不對,應該叫「建議」。

羅輯思維 2017-04-06/萬維鋼

 

有一位遊戲業的大佬告訴我——
1. 收費用戶非常重要。但免費用戶更重要。
2. 收費用戶貢獻現金,是現在;免費用戶推薦新用戶,延續未來。
3. 收費用戶覺得免費用戶很傻,陪自己玩。
4. 免費用戶覺得收費用戶很傻,花錢陪自己玩。
你看,每個人都有了控制感。哈哈。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