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盧浮宮是個近代興起的暴發戶

你現在去盧浮宮,自然會覺得這地方巍峨壯麗,藏品甚豐,走不完。

盧浮宮也挺樂意念叨它那王牌三大件:

《蒙娜麗莎》:是老國王弗朗索瓦一世使了4000埃居(那時候大約一萬二法郎)買了,先放在楓丹白露宮,再搬回盧浮宮的——誰讓弗朗索瓦一世和達·芬奇關係好呢?


斷臂的維納斯:那是1820年在米洛斯島發現,被法國駐土耳其大使買下的;


勝利女神像:(勝利女神,也就是我們所知的NIKE——耐克)是1863年被法國人夏爾·尚普瓦索發掘,送回巴黎的。


其他的,《漢謨拉比法典》是1901年才在伊朗被發現,也被搬到盧浮宮放著,還被周杰倫唱進了《愛在西元前》。


好東西藏多了,進館就成了地位證明。

比如德拉克洛瓦1831年就畫完展出的《自由引導人民》,到1874年才進盧浮宮,算是從此坐定德拉克洛瓦經典畫家的地位了。

 

 

2 歐洲中心的羅馬咋敗給了巴黎?

但是稍微等等……

世界人民都知道盧浮宮現在是歐洲藝術的心臟,但大家不知道的是,19世紀之前,義大利,尤其是羅馬,靠著教皇在梵蒂岡的那些收藏和巴洛克大宗師貝爾尼尼的畢生經營,坐擁著無數資源,怎麼會此消彼長,讓巴黎佔了先呢?

一個小細節:盧浮宮有段時間,甚至不叫盧浮宮,拿破崙做皇帝時,這地方叫「拿破崙博物館」。那時節,他老人家四處征伐,所到之處,隨地收掠,把古羅馬、古埃及的東西大肆搬回盧浮宮去。

▲ 拿破崙大肆劫掠,為盧浮宮帶回了大量藏品


盧浮宮的首席指導多米尼克·維旺·德農先生,專門負責挑選好東西,把義大利的寶貝們掛進巴黎聖母院及其他教堂,當然也不忘給盧浮宮留了些——那是1802年的事了。

義大利本土存的圭多·雷尼、卡拉奇和薩爾瓦多·羅薩們的作品,被法國人攫了不少。

妙在法國人聰明,1801年跟教廷簽了協議:這些畫弄來,並不是拿破崙的私產,而歸巴黎教會所有。後來拿破崙敗了事,卻還是有許多畫就此留在巴黎了。

當時羅馬人都覺得,巴黎人真是暴發戶,收了堆畫,還真以為自己是歐洲中心了——可是兩百年過去了,真就還是這麼回事。

 

3 路易十四的暴發戶氣息

你現在去凡爾賽宮,會看見著名的鏡廳——滿廳金光燦爛里,一廊的鏡子。如今此地自然是旅遊勝地,成了經典。


▲ 金光閃閃的鏡廳,一直以來被譽為法國王室的瑰寶


但你也許多少會奇怪:如此巴洛克風格五光十色的黃金卷紋,配著一片片鏡子,怪怪的。鏡子再貴重,不就是水銀與錫的合金抹玻璃背後么,還能比土豪金珍貴?

但你得這麼考慮:在16世紀到17世紀,制鏡子的秘密是被威尼斯人獨家銜住的,比如今的可口可樂配方還神秘。

17世紀後期,太陽王路易十四這敗家子,開始砸錢。

於公,要建立法國在歐洲強國中的地位;於私,要造凡爾賽宮,要造獵場,要給他自己的神聖形象撲粉化妝:他的假髮、天鵝絨袍子、15公分的高跟鞋,還有讓他格外偉岸的特製褲襠。

路易十四的品位,當日看來大金大黑、大紅大藍,很有暴發戶氣息,但架不住歷史悠久,就成了巴洛克標籤了。

▲ 造型大紅大黑的路易十四,頗有暴發戶氣息


且說當日路易十四想:寡人光彩奪目,怎麼就沒法找面鏡子照呢?於是法國財政大臣科爾貝爾使盡計謀,終於從威尼斯偷運出幾位匠人,回到巴黎,開始制鏡,路易十四大喜。

那時他老人家正不惜工本,大造凡爾賽宮,吹噓自己如何光芒萬丈,於是特意在凡爾賽造了一列鏡廳,炫耀「兄弟我有錢,鏡子也能造一排」。

當日威尼斯人只覺得這傢伙暴發戶、土豪金,但時日流轉,凡爾賽和鏡廳現在也成文明遺產了。

 

4 英國海軍是海盜出身

一般認為,英國人大戰西班牙無敵艦隊,是他們日不落帝國稱霸海洋的開始,但其實當日大戰,出了個大笑話:

頭天海戰完了,英國海軍實際的王牌弗朗西斯·德雷克,聽說西班牙安達盧西亞支隊老大佩德羅船上珍寶無數,就熄了燈,單槍匹馬開船過去,把佩德羅的主艦劫持了。

他對佩德羅極盡禮貌:請他同桌用膳,請他住在自己艙里,當然,得請佩德羅交出那些珠寶。

打仗期間,私自出馬去綁票對手,簡直不成體統,而且他還不肯分贓。英國海軍將領弗羅比舍說:「他想讓我們不能染指這一萬五千杜卡……可是我們見財有份。」

▲ 大英帝國海軍王牌是海盜出身


當然你可以說,德雷克本來就是探險家、航海家和兼職海盜,做這類事也難免,伊麗莎白一世女王陛下本來想讓德雷克做海軍大當家,一轉念還是讓他給霍華德做了副手,就是擔心這廝桀驁不馴,當不了海軍的臉面。

但這裡也算個例子:光榮的大英帝國,後來的殖民掠奪者本性,從他們史上最偉大的航海家在最偉大的海戰里私自玩兒綁票這事,就看出來了。

 

5 每個文明起家時,都是暴發戶

身為中國人,類似例子其實熟得很。

大漢王朝之榮耀足以為一個民族命名,但最初起家靠的是——泗水亭長劉季各類不算光明正大的權謀和屠戮功臣;

大唐王朝名垂百世,但最初的起家來自於劉文靜往李淵床上塞了兩個隋煬帝的女人,靠的是李世民在玄武門朝自己的兄弟開火;

宋朝最後崖山戰敗,讓人感嘆中華斷絕,而起初,是趙匡胤欺負了柴家的孤兒寡婦,以及他弟弟說不清道不明的斧聲燭影。

不朽的文明和莊嚴,大多來自後來的粉飾與讚美;而其最初,永遠充斥著算計、陰謀、暴力和叢林法則。

在已成經典的舊文明那裡,新的文明存在勃興,總是顯得浮華淺薄、暴發戶,不夠雍容華貴大度,但時間的累積和滔滔如大河的黃金潑灑之下,暴發戶和陰謀家最後也總能洗白,成為新的堂皇氣象,然後轉身嘲笑別的新地方:看那土鱉,真是暴發戶。

 

羅輯思維 2017-03-14/張佳瑋 

最近有朋友說——
如果有孩子要上國際學校,最好送到香港。
香港學校培養出來的孩子,特別有禮貌,講規矩。
而大陸的國際學校里,學生比較野,充滿了暴發戶氣息。

我聽了之後,感受正好相反——
如果我的孩子要上國際學校,應該不會選擇香港。
守規矩和暮氣沉沉,暴發戶和活力四濺,
有時候只是對同一個現象的不同解釋。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