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談今天的話題之前,先講講我的幾個經歷。

我過去經常在一個有名的傢具店買傢具,我每次去都找同一個銷售經理,她會非常熱情地接待我,時間一長,就非常熟悉了,幾年下來我給她帶去不少生意。

後來有一天,她約我喝咖啡,告訴我她去了原來那家店的競爭對手那裡,希望我還能像從前那樣照顧她的生意。

我雖然非常客氣地對她表示支持,但是以後很多年,從來沒有在她的新公司買過一件傢具。相反,在她的老東家那裡,很快又有一位新的銷售經理和我成為了朋友。

我曾經用過高盛幫我管理財務。高盛裡面有一些非常優秀的基金經理,他們管理的基金回報非常高,在行業里很有名。

雖然他們自己也獲得了很高的獎金,但是相比他們為公司帶來的收益,比例非常低。

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一些這樣的人從高盛出來,成立自己的基金,他們原先一部分客戶就被他們帶了出來,這些人為他們提供了錨定資本。而我也時不時地會收到他們的來信,希望繼續和我做生意。

但是,這些人幾乎沒有一個能複製他們在高盛裡面的表現,當然我也就沒有再和他們有往來。

類似地,很多風險投資人,包括一些在紅杉資本和凱鵬華盈工作的合伙人,也會在有很多資源,在市場上得到認可後,成立自己的公司。但是,投資的效果要遠遠低於他們在之前基金中的表現。

這一類的事情我們還能舉出很多。

 

離職者誤區一:

忽視人脈的光環

雖然這些人所處的行業不同,技能不同,但考慮問題的出發點有兩個地方是相似的。

首先,他們覺得原來的單位束縛了自己的手腳,低估了自己的價值。

其次,他們在原有的單位都獲得了成功,因此是有能力的,更重要的是有人脈關係。事實上,確實有少數顧客會表示,無論你走到哪裡,我都還是你的顧客,這些人無疑幫助那些離職者下定決心。

遺憾的是,這些人也有共同的誤區。

首先,他們的人脈在極大程度上依賴於原有的單位,比如高盛和那家高端傢具店。一旦沒有了高盛這樣的光環,在很多人看來就不那麼值錢了。

 

離職者誤區二:

忽視隱含資源

雖然大部分人在離職時,會考慮到原來單位資源的作用,但是他們忽視了隱含資源。

什麼是隱含資源呢?

舉一個例子,大部分投資人在市場表現好的時候,都會對基金經理們滿意。但是,在表現不好的時候,很多人會撤資。

如果錢放到了高盛,即使市場表現不好,投資人會想,這個時間高盛尚且如此,其它的就更信不過了,因此錢還是留在了高盛。這樣,基金經理就有機會重新把業務做起來。

但是,同樣的管理者,如果不是代表高盛,而是他們自己,即使在股市偶爾表現不好的時候,大家也難以寬容他們,他們就沒有了第二次機會。

這種資源是隱含的。在高盛或者凱鵬華盈獲得成功的人,無意中利用了大量的公司的隱含資源,但他們常常不自知。

 

獎金多少,市場決定

從高盛這樣的公司出來的人,經常會覺得自己的錢分得少。

覺得分成不夠高的人忽略了一個因素,那就是高盛之所以給他們那麼多的獎金,既不更多,也不更少,是由市場決定的。

如果高盛每一個人出去創業都能成功,高盛就會自動地將分成比例提高。這就是為什麼Google給傑夫·迪恩這樣的人,比一般公司CEO更高的股票獎金的原因。

市場是非常有效的。

 

你背後的牌子,也許比個人知名度更重要

大約從2010年開始,很多著名的媒體人離開了原來的大媒體,特別是電視台,出來創業。甚至早在2008、2009年前後,就有央視等知名媒體的名人出來創業。今天回過頭來看,成功的極少,比IT行業離職創業的人成功率低很多。

這種現象頗有點奇怪,因為那些知名媒體人,有知名度,有人脈,有人投資。而IT行業出來的人,即便在一個大公司做到了總監,或者在一個中型公司做到了高管,其實並沒有什麼人知道。

但凡從傳統媒體出來的人,都有兩個特點。

首先是有情懷,要做一件自己深思熟慮了很久,準備了很久的事情。第二是覺得自己原來的單位沒有活力,使得自己沒有了機會。

但是他們和前面提到的高盛等公司的人一樣,都陷入了相同的誤區。

我曾經跟隨一些大媒體在北美採訪,也幫助他們聯繫過一些採訪。如果用CCTV這樣的牌子去大公司敲門,大家就歡迎並接受採訪。但是,如果是最牛氣的主持人在離開CCTV後,以自己的名義採訪,很多公司就都不接受採訪了。

國內某位知名度極高的媒體人,想採訪一下IBM的沃森醫療機器人團隊,人家只讓她站在門外透過玻璃門遙望機櫃。而當她提出採訪Google時,對方乾脆直接婉言謝絕了。

這些被採訪的大公司其實對是否有必要接受採訪是很清楚的,它們看重的是媒體人後面的那塊牌子,而不是媒體人自己的知名度。

 

跳出「繆賢的誤區」

「繆賢的誤區」,出自戰國時期的一個故事,載於《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話說藺相如,原本是趙國宦者令(主管宦官內侍的頭目)繆賢的門客。繆賢在跟隨趙王出使,與燕國國王相會時,燕王對他很好,願私下裡結交他。後來繆賢犯了錯誤,想逃到燕國去,徵求藺相如的意見。

藺相如說,不可,當初燕王對你好,因為你是趙國的寵臣,對方其實是沖著趙國來的,並非沖著你,今天你落魄了跑去投奔,一錢不值,燕王肯定把你綁了送回來。後來,繆賢聽了藺相如的建議,跑去找趙王認了個錯,獲得了趙王的原諒。

繆賢思維的誤區在於,他搞錯了燕王對他好的原因。

 

大公司的光環無疑會給裡面一些人很多方便,他們更容易建立起廣泛的人脈,但是他們需要分清楚,對方的善意是沖著他們來的,還是沖著背後的單位來的。

我在《大學之路》中講,真正的好大學是這樣的——

當它們的畢業生走出校門時,他們不再需要把母校的名字掛在嘴邊,因為他們的本領本身說明了一切。如果一個人從名校畢業,還總不斷要提醒別人他的這個經歷,不啻為教育的失敗。

明星企業或者單位和明星員工們的關係大抵也是如此。

英雄不問出身。

祝好運。

2017年5月1日於矽谷

羅輯思維 2016-05-04/吳軍

 

某知名外企中國區老總,五十多歲了,
毅然辭職,下海創業。
他遇到的第一項困難,並不是產品、融資之類的。
而是——
沒有辦法正常生活。

因為沒有了秘書,
他不會訂票、訂酒店、辦登機手續,
連買一張電影票都不會。

你看,我們和環境之間的關係是——
1. 環境是我們的一部分;
2. 換環境,其實是重構自我;
3. 環境越好,就越不容易感知它的存在;
4. 你越不感知其存在的環境,一旦離開,對你的影響越大。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