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本書,作者是弗朗西斯·福山,名字叫《政治秩序的起源》。這本書名氣很大,但是我買了好幾年,一直沒空看。這個假期有時間就翻了翻,果然有啟發。

首先我們介紹一下福山這個人,他是日本血統的美國人,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1992年因為一本書,他紅遍全球,那本書的名字叫《歷史的終結》。

那《歷史的終結》這本書為什麼紅呢?

因為福山在裡面表達了一個當時令人很震撼的觀點——自由民主制度,是人類政治制度的最後形態。從此之後,就不會有其他形態了,所以叫「歷史的終結」嘛。

你想,這書發表的年份是1992年,正好是蘇聯解體,冷戰結束的時候。所以,這個觀點幾乎就成了西方知識界對於取得冷戰勝利的宣言書。那意思就是,其他政治制度,你們遲早要發展成民主自由制,沒有其他出路,我們西方人在歷史的終點等著你們。

不管這個觀點怎樣了,反正福山這個人因為這本書,成為政治學界最有國際影響力的人,也多次訪問中國,還受到了中國領導人的接見。

但是20多年過去了,在我們今天要講的這本書,也就是《政治秩序的起源》里,福山像是變了一個人,很多觀點簡直是180度的大轉彎。

20多年前的那本《歷史的終結》,是想解釋「為什麼自由民主制最終能夠征服世界」,但是這本《政治秩序的起源》,則是要回答另外一個問題:「為什麼自由民主制尚未能夠征服世界?」

這20年來,國際政治發展的趨勢確實和福山當年想像的不一樣。比如,東歐轉型,有各種陣痛;非洲很多國家本來是按照西方的規劃在搞民主化,但是過程中反而出現了種族化和部落化,是倒退了;美軍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後,在當地移植民主,也並不成功。

當然最重要的變化,是中國。中國的制度,顯然不是西方人理解的民主自由制度,但是這20年來,中國崛起,無論是速度還是規模,在人類歷史上都非常罕見。

如果說,這是運氣,那這運氣未免持續的時間也太長了。

如果說,中國的制度錯了,那又怎麼解釋現實?

如果中國的制度有自己的優勢,那福山就必須修正自己的理論。

好在福山不是政客,而是一個嚴肅的學者,就像他在清華大學演講時說的,「我的思想隨著歷史發展而發展」。理論和現實發展不匹配,那就修改理論好了,於是就有了《政治秩序的起源》這本書。

在這本書里,福山把一個國家的政治建構,分成三個部分:一是「法治」,這個不用解釋了;二是「問責」,就是民眾或者是精英能夠對政府監督、問責,其實也就是通常說的「民主」。這兩個因素,西方人經常談,你也肯定很熟悉。

但重要的是第三個,也是福山在這本書里真正強調的東西,這是全新的東西,他把這第三個因素稱之為「國家建構」。

所謂「國家建構」,簡單理解就是政府的統治能力,一個政府維持國防、徵稅、官僚機構、社會秩序、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等能力。

這三個因素,哪個最重要呢?

都重要,一個現代化的國家應該既有國家建構能力,又有法治,還要能夠對政府制衡和問責,是要在這三者之間找到一個平衡。

但福山真正的創見在於,他認為這三個因素中,國家建構是最基礎的因素,其他兩個因素,是在國家建構的基礎上發展出來的。

你看,這就和西方人原來認為的政治模型不一樣了。原來西方人,尤其是二戰之後的美國人,認為改造不發達國家,最重要的就是民主自由,只要民主了,一切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現代政治的建設過程,就是民主化的過程。

但是福山說,不對啊,如果民主是唯一因素,那同樣是第三世界的人口大國,為什麼民主制的印度,現在發展明顯落後於中國?

原因不是民主制度不好,而是印度在歷史上一直是強社會、弱國家,強問責、弱治理。國家沒有能力,一切現代化的發展都免談,光有民主是沒有用的。

進一步看歷史發展的過程,我們都知道,西方民主的源頭,應該是英國在1215年的《大憲章》。英國貴族通過一份文件,制約了國王隨便徵稅等等特權。

但是問題又來了,如果王權被制約,就能發展出現代國家,那世界上最早實現民主和法治的,不應該只是英國,還應該有匈牙利。因為幾乎在英國人搞《大憲章》的同時,就是十三世紀初,匈牙利也產生了類似的文件,國王不能隨便對貴族徵稅。

但是結果呢,匈牙利的貴族越來越強大,王權越來越弱小,最後乾脆變成了「寡頭統治」。到十五世紀的時候,匈牙利議會已經可以操縱國王的廢立,貴族階層所應承擔的稅負也被削減到幾乎沒有。那還談什麼發展?

在和奧斯曼土耳其打仗最激烈的時候,匈牙利貴族居然把自己的稅收負擔減少了70%。國家沒有稅收,那還打什麼仗?結果就是匈牙利一敗塗地,直到失去獨立,一分為三。

但是英國不一樣,《大憲章》既是對國王的制約,也是對貴族的制約。英國的《大憲章》雖然強迫國王改正錯誤,但是也一再重申國王神聖不可侵犯。《大憲章》禁止國王任意徵稅,但實際上賦予了國王在議會同意前提下徵稅的正當性。所以,《大憲章》在英國的意義,恰恰是以王權為中心,不斷地打造英國的國家能力。

事實是,在《大憲章》之後,貴族承擔的稅負並沒有減少,反而持續增長。後來英格蘭對威爾士、蘇格蘭的戰爭中,英法百年戰爭,對西班牙的戰爭中,我們都看到議會的合作與對王權的支持。國家能力,也就是福山說的「國家建構」,在英國不斷增長。有了這個基礎,英國才有能力逐步實現民主自由和法治。

如果像有些西方學者說的那樣,政府越小越好,那現在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就應該是索馬利亞。因為那個地方几乎沒有政府存在,到處都是海盜和部落武裝。

實際上呢?索馬利亞的情況一團糟,是典型的失敗國家。

當然,我們必須說一點,福山對「國家建構」的強調,不是為了解釋中國的現實,更不是為了拍中國人的馬屁。他是從西方現實出發,給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度找解藥。

在過去一個世紀,人類的主要教訓是,隨著一個國家現代化的進程,國家建構越來越強,會出現暴政,比如納粹德國。所以,過去的政治學說,都是在強調對政府的制約。

福山的貢獻在於,回到歷史的真實發展過程,反過來對西方社會做了一個提醒。在他看來,民主自由當然是好東西,但是如果反過來削弱了國家建構,那也是一種災難。

為什麼印度的公共設施建設得那麼慢?為什麼歐洲那麼多人躺在國家福利上睡大覺?為什麼美國的赤字問題積重難返?

這都是民主制國家能力欠缺的表現。福山的這個理論,為傳統的西方政治理論,補充了一個重要的維度。這對我們理解和解釋中國當前的現實,當然也有重要啟發。

羅輯思維 2017-05-31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