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丹納在《藝術哲學》里說,19世紀初的那波歐洲文人,文風特別討厭,文章里提到任何東西,都不直呼其名,而要用別的詞代替。比如,提到海洋,一定說是安菲特利特女神。

2. 其實咱們中國也一樣啊。提到月亮,直接寫月亮顯得多沒文化啊,要寫成玉兔、冰輪、嬋娟、飛鏡、廣寒、桂宮等。

為什麼古今中外的文人都這樣:明明可以直說,卻非要拐彎抹角地說呢?


3. 你看,江湖為什麼要有黑話?其實不完全是為了保密。通過黑話,還能強化我們是自己人,我們和別人不一樣的感覺。

作家寫作,不僅是表達自己,還要獲得智力上的優越感。我能這樣拐彎抹角的表達,而你也看得懂我的拐彎抹角的表達,那麼,我們就和別人不一樣。


4. 這讓我想起一句話:「語言不僅是溝通的工具,還是製造隔閡的工具。」


想要加入他人高逼格的談話,你要先囤積高格調的談話內容。

羅輯思維 2017-06-26 羅振宇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