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提問:數字貨幣如果將來各國普遍都開始使用,能否擺脫政府法定貨幣貶值的宿命?它會讓黃金的價值錨定發生質的改變嗎?

 

宋鴻兵答:這位同學指的應該是英國的數字貨幣(RSCoin),因為英國的數字貨幣,從思路來看,它是一個獨立的貨幣,是在銀行體系之外的貨幣。就好像是所有人都持有現金而不存在銀行一樣,這當然就會削減銀行的放貸能力。

大家對儲蓄進行擠兌,這樣銀行的儲蓄少了,放貸能力自然就下降了。這樣就會導致銀行創造貨幣的部分準備金制度逐漸瓦解,我在核心課程和《鴻觀》節目中提出過,這會導致瘦銀行體系的出現,胖銀行就活不下去了。

這種改變就好像是當年恐龍滅絕的生態劇變,對商業銀行轉軌應該構成了很大的壓力。但這個過程我估計不是那麼輕而易舉能實現的,相當於是你要把商業銀行全部變成投資銀行,這是基本的發展思路。

 

瘦銀行體系就是,變成一個不是通過存貸的利差,而主要是通過投資產品的品牌設計,讓別人出錢,然後別人擁有資產,銀行只收服務費,是要朝著這個方向進化的。但是這個對於很多銀行來說壓力太大了,如果真要硬推的話,這會是一種比較冒險的策略。如果真要推行,也不是短期內能做到的。

就長期而言假如真能行得通,那麼對黃金這樣的這種天然保值類的商品,或者我稱之為是一種隱性貨幣,會有什麼影響?其實問題的根本是,不在於你採用什麼樣的貨幣,不是說用數字取代銀行貨幣就解決了所有的問題,這不是問題的關鍵,這只是表象。

數字貨幣,無論是英國的搞法,還是中國的搞法,最後掌握數字貨幣的,掌握數字貨幣發行權的還是人,還是政府。如果從歷史角度來看,所有國家,不管是私人掌握貨幣發行權,還是政府掌握貨幣發行權,總有一個天然的傾向,就是貨幣自然貶值,基本上沒有哪個國家出現逆生長這個狀態。

為什麼會發生貨幣自然貶值的現象呢?主要原因是任何一個經濟體,無論我們從中國的歷代封建王朝200年的興衰周期來看,還是從西方的所有的經濟體,不管是威尼斯熱那亞那個時代,還是後來的弗蘭德,還是荷蘭,還是西班牙或英國,同樣的200年的興衰規律沒有一個能例外,不存在一個經濟體能四五百年都保持處於頂峰狀態,做不到。

 

你會看到,比如說弗蘭德地區,就是11世紀到13世紀這200年最輝煌,然後這個地區就陷入了巨大的內亂,貧富分化。義大利地區像弗洛倫薩這種高度繁榮的文藝復興中心地區,也是只能繁榮200年的規律。威尼斯熱那亞也都是這個規律,因為發展到一定程度你會看到,行會勢力越來越強大,他們不斷地壓制手工業者,壓制這些工匠,導致這些人就造反。

弗洛倫薩從13世紀開始造反,整個13世紀、14世紀就是造反的世紀。法國也是,里昂、巴黎這些地區,德國的各大城市,都會有一個農民起義和工匠造反的周期,受壓迫的農民和工匠周期性的起義反抗。

由於特別能賺錢,比如說紡織業,特別賺錢就會使得控制財富的這些人,經過200年的進化,一定會走向反面,變成一個高度壟斷、高度壓制,破壞性極強的一種體制。一開始很好,行會管理一切,減少競爭,增加利潤,但是經過200年逐漸演化之後,就一定會變成一個剝削性極強,壟斷性極強的,排除競爭的體制。然後在這種情況之下底層就會造反,這形成一種周期性的規律。

西班牙帝國也是這樣,英國也是這樣。英國也就是從打敗拿坡侖之後才真正稱霸,但是我們可以再往前推一百年,18世紀開始它就已經開始在經濟上是最強勢的了,但它200年之後,20世紀時不也被美國幹掉了嗎?道理是一樣的,就是在經濟上敗給了德國,在軍事上敗給了美國,實際上最後你會看到大英帝國的大權也解體了,實體體系也崩潰了。

往前推到羅馬帝國、羅馬共和國時代。每一個國家和地區,威尼斯熱那亞、迦太基、中東的奧斯曼、波斯帝國、阿拉伯的倭馬亞王朝,每個地區都有這樣一個規律,200年就是興衰的大限,其中最繁榮的只有一百年時間。

 

中國是歷代王朝非常整齊的規律。這說明一個規律,任何一個經濟體,任何一個經濟模式和與之相配套的政治結構,在經過200年的時間之後都必然會老朽和坍塌。

那麼也就是這些人,在他開始由盛轉衰的過程中,一定都是要玩貨幣貶值的。因為財政收入不夠了,壓迫越來越厲害,稅收不上來了,怎麼辦?貨幣貶值。貨幣貶值的結果就是通貨膨脹,導致老百姓的造反越來越厲害,然後更收不上來稅,貨幣再貶值,民眾再反抗,形成惡性循環,最後導致帝國的徹底崩潰瓦解。

我不認為我們現在已經走出這個周期,我覺得這是人類人性所決定的,這個規律會永遠持續,一直到整個人類文明的盡頭。

我們現在仍然是處在這個周期的規律之中。但是我們現在是處在美利堅世紀,或者叫美國世紀。美國崛起是從19世紀末開始到現在,我們已經其實已經看到這個周期了,現在已經是由盛轉衰了。由盛轉衰可能還有幾十年的時間,但是未來的發展也是這套,貨幣機制無論採取純數字的方法,還是採取某種電子貨幣的方法,都無濟於事,這只是問題的表象,問題的根源在於這是人性,所以最後也必然會出現。

假如由政府來控制數字貨幣,難道政府沒有強大的動力去增發數字貨幣嗎?他當然有這個條件,也有這個動機和需求。特別是當他負債太重,還不起錢了,嚴重缺乏稅收的時候,他當然也會增發數字貨幣。通過銀行擴張和通過中央銀行擴張本質上是一回事,最後都會導致貨幣貶值。不管以數字貨幣這種定價單位,還是以傳統的定價單位,都會導致通貨膨脹貨幣貶值,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稅收不夠,而花錢的地方太多。

所以看透這一切之後,永遠制衡他們,或者說永遠制約貨幣發行體系的就是黃金。在制約過程中,就好比是對現有貨幣體系,無論是傳統的還是數字的,都是一種信心票。如果大家對你沒有信心,那麼他就會把資金轉移到這方面來避險,這是我們看到的一個長期的歷史規律。

所以我不認為採取任何數字貨幣或者是改變貨幣的形式能從根本上改變人性的周期率。所以未來是不是由於搞數字貨幣之後,避險的工具就不存在了?或者是人們對於貨幣制度的信心就永遠堅挺了?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這個指標是永遠存在的,任何貨幣制度都是有生命周期的,生老病死,循環往複。

優酷鴻觀 2017-09-06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