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一直都有一個「有病」的現象,女人比男人更歧視女性,女人比男人對女性更加苛刻。

你周圍肯定有這種人,你說你想繼續讀研,她們的回答是:「你一個女生讀這麼多書幹嘛。」

你說你不想結婚,她們的回答是:「女人超過25歲,都開始急急忙忙開始嫁人了,別看現在很清高。」

你不努力,他們覺得你沒用;你努力,他們覺得你有病。

 

哪怕已經功成名就,也會有一群直女癌來綁架你。

最近謝娜懷孕的消息爆出,很多粉絲都表示歡呼。但其中也不乏這樣的聲音:「總算是懷孕了,就等生下來看是不是兒子了。」

小S嫁入豪門後,連生下三個女兒,一家人看上去過得安穩幸福,小S自己也說,婆家並沒有給她很多生兒子的壓力,對三個女兒一樣疼愛。可是有人依然會在她微博下面酸:「可惜不是兒子哎!」

而說出這些話的,反而是女生。

我們總是痛罵婆婆和老公重男輕女,很多時候,最重男輕女的反而可能是女性自己。

直女癌把自己束縛在三從四德的封建教條中,還還一身匡扶正義的道德優越感,喜歡義正言辭的教訓別人。

 

在近期播出的《說說而已》節目中,有網友問:我是女生,家境殷實,工作待遇比較好,有一個青梅竹馬的男朋友。男朋友家境一般,沒有婚房,還在讀書,未來工作看不出前景。父母不太滿意他,但還是尊重我的決定。我身邊也不乏優秀的追求者,我很愛他,但真的有些害怕未知的、我們的未來。大家交往都不在意未來的嗎?安全感都是在哪來的?

黃執中老師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問題關鍵:「如果把性別調轉過來,換成是一個家境殷實,工作待遇較好的男生,遇到一個家境一般,還在讀書,還沒工作的女孩子,那你覺得,這個男生,應該要害怕他們那未知的未來嗎?所以兩個人之間,男生有錢,兩人之間的未來,就叫做穩定、安全,但是女生有錢,兩人之間的未來,就叫做迷惘、未知。可見,這兩性之間,埋藏在內心深處的偏見與局限,真的是太值得玩味了。」

我相信提問女生的想法絕非個例,畢竟那麼多相似的新聞總會時不時地飄進我們耳朵里:《得知男子家庭條件不好,女子分手不成報警》,《因嫌男方家境不夠好,新娘結婚當天突然出逃》,《女子談普通公務員家庭男友遭父母反對,逼她跟富男相親》……

從小到大,我們看到的聽到的,似乎都在向我們灌輸這樣的觀念:在一段感情或關係中,男人具備提供更好的物質條件的能力,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如果沒有,或者即使條件和女方一樣,也是不可原諒甚至罪大惡極的。

從一出生,我們就被貼上了不同的性別標籤:男人負責賺錢養家,女人負責貌美如花。

即使在如今絕大部分女性都走進職場打拚的情況下,很多人的刻板印象依然是:男人應該具備比女人更強的經濟實力。

然而,一旦反過來,女人比男人還有錢,不僅很多男人接受不了,甚至有些女人也惶恐不安了。

這是因為,許多人從內心深處認為:男人理所應當比女人更有能力,女人不應該比男人做得更好。

所以,即使在當下,男女平等狀況已經獲得極大改善,仍然有很多女人把未來完全寄托在男人身上。

姑娘,你的安全感難道就是建立在男朋友的工資上的嗎?

 

人們對男女兩性的深刻偏見,是刻在骨子裡的。國外如此,國內更甚。

美國一位教授曾邀請1800多名文科和理科學者回答:在他們本人的研究領域取得成就需要哪些因素。

結果發現:在那些被研究人員認為天賦最重要的學科里,女性的人數較少。這些被認為適合天才的學科包括數學、物理、計算機和哲學。

相反,在分子生物學、神經系統科學和教育學領域,女研究員的數量很多。在這些學科里,人們認為勤奮比天賦更重要。

社會的偏見是,男性比女性更有天賦,他們就像福爾摩斯一樣,有著特殊的才華,而成功的女性往往被描述為勤奮刻苦,而非天賦異稟。

是不是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伊利諾伊大學教授安德烈·肯皮安解釋說:「最有可能的是,女性(在某些領域的)人數少並非緣於男女智力上的真實差異,而緣於人們對這種差異的看法和假設。」

 

在歧視女性的陣營里,比直男癌更噁心的是直女癌

學者喬·漢德爾斯曼在2010年啟動了一項研究,她把兩份一模一樣的簡歷發給男教授和女教授,應聘者名字分別為「約翰」(男)和「珍妮佛」(女)。

120多名教授中一半人接到了「約翰」的簡歷,而另一半接到了「珍妮佛」的簡歷,並被要求給「約翰」或「珍妮佛」打分。

結果令人震驚。無論研究對象的年齡、性別、研究方向或資歷,「約翰」比「珍妮佛」在除「可愛程度」外的其他所有方面都多得半分。

也就是說,所有年齡段的資深女教授都與男教授抱有同樣嚴重的性別偏見。

波伏娃在《第男女》中有一個經典論斷:「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塑造成的。」

在中國,女孩子們從小就被灌輸這樣的觀念:

「學習成績差不多就行了,反正女孩到高中就不如男孩了。」

「女孩不要出去闖蕩,在家附近找個穩定工作吧。」

很多時候,女性在社會中的相對弱勢地位,就在這一遍又一遍的「提醒」中形成了。

在歧視女性的陣營里,並不全是「直男癌」。那些腦海中充滿性別偏見的女性,殺傷力甚至超過「直男癌」。

你肯定聽過這樣的言論:

「那個女人長那麼漂亮,還開好車,肯定是被人包養的。自己沒什麼本事,呸!」

「前男友真是渣男,我浪費了這麼多青春,我還跟他睡了。好虧好難過。」

「女人就該回歸家庭,相夫教子。你們這些人究竟怎麼想的?破壞社會和諧。」

「我是女生,所以這些粗活重活應該由你們男生來做。」

「那個女人長得也還行怎麼就不嫁人呢?人老珠黃可就嫁不出去了。我孩子都能打醬油了。真以為自己有什麼本事還在職場上跟男人拼呢。」

承認另一些女人的優秀,對某些女人來說,可能比登天還難吧。

現實是,來自他人的對男女兩性在社會關係中的偏見,已經讓女性喘不過氣來,而女性自身對獨立意識的主動放棄和對男性的依附,更讓人絕望。

在男女平等這條路上,最大的障礙也許不是男人,而是那些自棄的女人。

男人的傲慢與偏見會在時間中慢慢消解,但女人的自棄則近乎絕症,無藥可救。

 

「在家靠父母養,出嫁靠丈夫養」的寄生心態,目前在女性群體中仍然有很大市場。

2013年,某婚戀網站聯合全國婦女在2400多名大學生中作了一份婚戀觀調查,有高達66.7%的女大學生持「學得好、幹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觀點,以「嫁一個有錢老公」為人生最大目標。

你一定見到過這樣的畫面:月薪兩千的女人可以堂而皇之的嫌棄自己月薪五千的丈夫,「不上進」,而一旦自己想要什麼,就總是讓男人想辦法解決。

你要是問她,「那你怎麼不努力?」她奇怪地看著你,「我是個女人哎!」

把男人當長期飯票的女人,你指望誰來尊重你呢?

 

有網友分享自己的經歷:

有一天在辦公室和女同事聊天,突然就聊到中國男女人口比例差上。

我說:現在光棍多,還不是因為把女胎都墮了。

女同事說:要不是女胎墮得多,現在女人在相親市場會那麼吃香么?

「只要女人減少,形成女人難求的氛圍,我就更好找對象。」

這個同事出身農村,通過讀書,她第一次改變了命運,大學畢業後順利留在城市工作生活。

接著,她把結婚當成自己第二次改變命運的機會。

為此,她把工作掙來的錢全部投資在自己身上,裝扮得像富裕家庭的千金,目標只有一個——嫁給有錢人。

和她有同樣想法的女人並不在少數。

當女人們發現依附男人可以輕鬆地獲得物質上的便利,並且心甘情願地沉溺於這種依附關係之後,所謂「男女平等」在她們口中早就變了滋味,真正的「平權」也就無從談起了。

婚姻是兩個獨立個體的結合,婚姻中的雙方不是依附關係,不是一方對另一方的吞噬,更不是另一方的消亡。

認為「婚姻中女人必然吃虧」,本質上仍是將自己擺在一個弱者的位置。抱著這種觀念,無論在哪都不會幸福。

網路上有很多所謂「女權主義者」的論調。

「結婚都要彩禮的,這是傳統!什麼?房本上不寫我的名字?憑啥?我是你老婆!我沒出錢也得寫!」

「吃個飯你一個男人怎麼好意思AA?叫女人付錢還好意思叫男人?」

那些自棄的女人總是打著「男女平等」的幌子,實際上,她們要求的是處處「女士優先」的特權,是僅僅享受權利,而不承擔責任。

男女平等實際上意味著平權,平權就意味著平責,權利和義務永遠是對等的。

 

女人的獨立,開始於經濟獨立,但絕不能停留在經濟獨立。

很多人不知道,在主持《焦點訪談》的時候,敬一丹已40歲。

對於主持人來說,青春貌美是很多的優勢,相比其他人,敬一丹失去了這個優勢。

但她心中有一個做好主持人的夢想,連續兩次考北廣研究生都名落孫山後,她也曾懷疑自己。一個女人一把年紀還瞎折騰什麼。可是最後還是放不下心中的這點執念,考了第三次,30歲,才讀上北京廣播學院的研究生。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如果當初敬一丹選擇相夫教子,就不會有主播台上那個端莊知性,受很多人喜歡的敬大姐了。

幾乎所有女孩兒都在自己的人生選擇十字路口糾結過,衡量過,放棄過,後悔過。但精神獨立的女人永遠是充滿底氣的,「哪怕你不會愛護我,不理解我,我也會好好愛護我自己,追求自己想要的」。女人人生的歸宿,只能是她自己。

在爭取平等的道路上,為別人而活的人生,都是假的人生。

網易 2017-09-28

 

網友留言

- 最他媽噁心的女人,享受權利時:要男女平等!承擔義務時:你他媽是不是男人!


- 最重男輕女的人一般皆為女人,最有代表性人物是老婆婆,而老公公相對要好的多


- 公交上,地鐵上很多都是男人給孕婦讓座,一些女人看到了都假裝沒看見。想想就來氣。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