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月前,阿上來訪,峰仔寫了篇《連結:阿上來訪,談美國夢與台灣夢》,而昨天在文華路《濰克》的早餐裡,我們又談了些美台的不同。

其中有件很關鍵的事是,二邊的教育,阿上談到,美國從小的教育就是鼓勵小孩追夢,於是最後大家都勇於創業,最後終於實現了夢想。所以美國夢的根源,來自於二地教育方式的不同。

對此,我有不同的看法。

我提醒阿上,其實受美國影響,台灣很多教育理念已與美國相去不遠。以教育這件事來說,可能我們小時候確實是分數至上,但現在台灣的普遍狀況,是慢慢地淡化了填鴨教育,我不敢說現在台灣的氛圍已與美國完全相同,但主軸我認為是相近的,亦即鼓勵孩子追夢,而不是分數高低。

那為何長大後,美國人仍勇於做夢,而台灣沒有人敢做夢?我認為主要原因在於,環境的差異。

在美國,美國夢隨時在生活中發生,以你來說,在美國就親眼看到了許多的美國夢的實現,但在台灣,我們也活到了四十歲,你告訴我,除了富二代能繼續有夢外,我們周圍那麼多有能力的朋友,哪一個人的夢實現了?

而在台灣生活,當面臨的是低薪高物價高房價,看到的是普遍的失敗個案,卻同時又發現富人可以透過制度而不勞而獲時,那你告訴我,誰還會相信台灣有夢?連結:台灣富人財富的主要來源:制度設計

所以並不是教育的理念產生了美國夢,而是良好制度設計下所產生的環境,讓美國人相信美國夢,因為看到,所以相信。相反地,在台灣,即便台灣人從小接受了逐夢的教育,但如果在生活中沒有看過成功的個案,那長大後,他們不可能相信台灣有夢,因為不相信,所以很難付諸行動。

結論是,導致了美國人和台灣人在長大後,一邊敢勇於追夢,一邊卻怯於逐夢,根本的原因,我認為並不是從小的教育,而是實際生活中,讓夢想發芽的土壤不同。

 

註:在聊天中,阿上談到最近他在美國的房地產投資,他買了一棟 house,只花了 300 萬台幣,我搖搖頭對他說:「美國真是太遜了,說到炒房,還是台灣人強,舉例來說,文華路旁的這些小公寓隨便賣掉一間,都至少能買個三間美國的 house。美國的富人太傻了,竟辛辛苦苦地搞實業,還是台灣富人聰明,透過制度設計來剝削中下層人民,都不用做,還世代富貴。」

連結:《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