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要聊的話題是「道德綁架」。什麼是道德綁架呢?就是拿一個你不敢公開反對的道德標準來要求你,來左右你的行為。

道德綁架的極端形式,就是中國人都知道的那個問題:「如果母親和女朋友同時掉河裡了,你先救誰?」

先救女朋友,說明你不孝;先救母親,說明你對女朋友的愛不夠。總之,不論選擇哪個答案,都會陷你於不仁不義的境地。這是雙重的道德綁架。

今天我們不是要譴責那些道德綁架別人的人,而是要幫你分析一下,為什麼不能跟隨別人的道德要求來行動。下次,你再遭遇道德綁架的時候,也許就能更好地應對。

我們先從一條國外的公益廣告說起。有一個大鬍子,記者假裝採訪他:「我們州去年因車禍死了200多人,你覺得每年死多少人比較合適?你能接受的數字是多少?」

大鬍子想了想說:「50個吧。」好,拿到這個數字之後,記者就提醒他轉身。大鬍子一轉身,真就看到了50個人,都是他的妻子、父母、孩子、兄長、朋友之類的。

大鬍子愣了,這時候記者又問他:「你覺得我們州每年因為車禍死多少人比較合適?」

大鬍子馬上說:「零,應該是零。」他們一個都不該死。

廣告創意很好,效果也很感人。誰都不希望自己的親人死於車禍,那作為有道德感的人,我們又怎能容忍別人死於車禍呢?所以,不論想什麼辦法,都應該把因車禍死亡的人數降到零。

這種推理方式,在道德世界裡當然是成立的,孔老夫子說的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很多道德準則,都是可以這樣推己及人地推出來的。

但問題是,這個交通事故「零死亡」的目標,真的能實現嗎?直覺上我們都知道,不太可能。

於是,就有人會說了:正因為在現實中實現不了,所以我們才要強調道德,才要在它的督促下,向儘可能完美的方向去努力。聽著挺對吧?

不對。如果我們真的按照道德的要求,在它的督促下堅決地向「零死亡」的目標挺進,那結果一定是社會災難。

我們可以設想兩個方法。第一個方法,是所有人上街都開坦克一樣的裝甲車。這下死不了人了,但是車買不起,油錢花不起。

第二個方法,是不允許開車,大家都走路,交通死亡也會降到零。但我們設想一下,沒有汽車,多少心臟病患者將因為得不到急救而死去?整個社會的效率會低下到什麼程度,多少財富會灰飛煙滅,多少人會因此陷入貧窮?

你看,按照一個人也不能死的道德指引,我們如果當真了,只有兩個結果,第一是社會成本劇烈提高,第二是社會效率劇烈下降。

這兩個後果,都是我們承受不了的。

這個例子說明了什麼?說明道德可以是我們每個人行動的指引,但是它不能用在對社會目標的指引上。

為什麼不能用?我們再來看一個思想實驗就清楚了。

道德綁架之所以能成立,之所以乍一聽很有道理,是因為它有一套看上去很嚴密的邏輯。

在倫理學史上,有個著名的「池塘論證」,是澳大利亞哲學家彼得·辛格最早提出來的。他認為,中產階級把錢花在打扮自己、吃得更好、買好車好房是不道德的,因為世界上還有很多人在挨餓。

他做了這樣一個思想實驗:假如有一個池塘,一個小孩子落水了,如果救他,可能弄髒你的衣服,那麼你該救他嗎?

答案顯而易見,再貴的衣服也無法與一個生命的價值相比。我們不救這個孩子,就會對他的死負有道德責任。

好了,彼得·辛格的結論來了:如果這套衣服值200美元,而你不用這200美元購買食物和藥品,送給那些世界上正在挨餓的孩子,就等於你看著他們活活淹死。所以,對於他們的死,你也就負有不可推卸的道德責任。

「池塘論證」在全球產生過巨大影響,影響過很多人。到現在為止,很多慈善公益機構在募捐的時候,還是在用這套邏輯。

這種邏輯,我們其實見過很多。比如,人人都少吃一根冰棍,我們就可以讓一個縣的貧苦孩子都能免費吃飯;只要每人捐出一塊錢,我們就可以解決一個重大的社會問題;只要我們每天節約一張紙,一年下來,就有多少森林免於砍伐。

怎麼樣,這種邏輯看著都對吧?但是實際上,這個推論在邏輯上是不成立的。

這些推論的邏輯都是,我們每個人只要損失一點點,湊起來就能解決一個巨大的社會問題。所謂「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但實際上,這可不是一點點。社會目標是無限多的,要解決的問題是無限多的,而每個人的資源恰恰是有限的。以有限的資源,解決無窮多的目標,這本身就不可能。

更重要的是,所有的利他行為、道德行為,都是有具體情境的,這個情境是不能放大的。

你想,道德是人類在進化過程中形成的一種精神現象。在進化過程中,人要處理的社會問題是非常少的,通常就是身邊幾個人的問題。所以,道德最擅長調整的,也就是這種熟人社會的、人數規模比較小、非常具體的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問題。

你一旦放大到大規模陌生人協作的現代社會,我們的很多道德直覺,是處理不了這種情況的。

比如,我看見一個人挨餓受凍,我就要出手幫他。但是如果我一出手,旁邊就有人說:來吧,全世界此時此刻還有1000萬人正在挨餓受凍,你趕緊都一起解決了吧。我做不到嘛。

再比如,我在地鐵上遇到一個小偷,我見義勇為,提醒了失主,抓住了小偷。旁邊如果有人說,此刻世界上還有多少起犯罪行為,麻煩你也解決一下。我也是做不到嘛。

孟子說,君子遠庖廚,其中就隱含了道德的情境性。我沒有進廚房,我沒有親手宰殺這個動物來吃,我沒看見,我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去吃它的肉。這個道德責任,是不可以無限擴張的。

我們理解了道德的來源和特性,就知道什麼叫道德綁架了。它就是在干兩件事。

第一,把具體情境下的道德,抽象為沒有具體情境的道德原則。

比如,那個親媽和女朋友掉水裡,你先救誰的問題。如果生活中真的遇到,那是一個非常具體的情境。你和這兩個人的關係,你的游泳水平,你距離兩個人的遠近,甚至是兩個人的體重等等,有太多太多的因素,都在影響你那一刻的決定。

如果脫離了具體的情境,抽象地兜頭一問,那確實就把你丟到了一個道德兩難裡了。

道德綁架乾的第二件事,是把你對身邊人,對具體情境的有限道德責任,擴張為無限的道德責任。

舉個例子,中國有個企業家,給泰國兒童捐了錢,結果一片罵聲。你為什麼不愛國,為什麼不把錢捐給中國兒童?還有個企業家,給哈佛大學捐了錢,也是一片罵聲,為什麼不捐給中國大學?

你看,企業家是在他的具體道德情境里做選擇,他無法承擔所有維度的選擇。

道德是個好東西,但是它進化的速度太慢了。每個人都應該遵守道德,但是道德解決不了現代社會的所有問題。


劃重點
道德綁架,就是拿一個你不敢公開反對的道德標準來要求你,左右你的行為。它有兩個表現:
第一,把具體情境下的道德,抽象為沒有具體情境的道德原則。
第二,對具體情境的有限道德責任,擴張為無限的道德責任。
一個人可以在具體的道德情境里做選擇,但無法承擔所有維度的選擇和責任。

羅輯思維 2017-12/策劃人:唐山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