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提問:中國的經濟總量足夠大了,但為什麼總被個別外部因素(比如美國稅改、加息)的微調牽著鼻子走?是理論不自信還是過度解讀?

宋鴻兵老師:

一個國家它對全世界經濟影響力的大小,並不是取決於國家靜態的經濟總量,而是取決於一種流量。這個問題我想用一個簡單例子來說明,就是定價權。

什麼叫定價權?比如說石油,石油定價權在誰手上?沙特、俄羅斯是全世界最大石油生產國,但它們定不了價。中國是全世界石油最大的消費國和進口國,但中國也定不了價。注意,供求雙方都定不了價,那誰來定價?金融資本來定價,或者說是市場交易量在定價。也就是在倫敦的布倫特原油,再加上紐約的西德克薩斯輕質原油,它們的交易總規模決定了市場的定價。

實際的交易量被邊緣化,占的比重太低,可以忽略不計。為什麼這麼說?全世界一年石油消費多少?300多億桶。那麼在這兩個期貨市場中,每一年的成交量是多少?是4700億桶。300億桶的實際需求量,你要應對4700億桶的,大你幾十倍的這樣一種虛擬的金融交易量,實際需求實際已經被邊緣化了。

主導定價的力量是期貨,是期權,是金融衍生品的所形成的交易量。這種交易量有的是為了投機賺錢,有的為了對衝風險,不管由於什麼原因,因為它的量太大,而你的實際需求交易量太小,所以你的實際供求關係對於整個全球的石油定價來說不發生作用或作用很小。

國家經濟跟它的道理是一樣的,一個國家不是說靜態的經濟總規模越大,你對這個世界的發展越有影響力。清朝的時候中國GDP佔全球30%,鴉片戰爭之前還佔25%,靜態總量我們是最大,但是你能影響全球的經濟嗎?影響不了,因為你的經濟規模是由一種比較低下的,比較簡單的經濟模式,比如說農業種莊稼種出來的。

那麼你在全球市場中,所產生的真正的市場的流動性就遠遠不足。因為你都是農產品,人家是鋼鐵,是機械,是軍火和大炮,人家是工業,是各種各樣的先進的東西。所以它的複雜程度比你高得多,它整個市場由於經濟程度的複雜性,所創造出來的流動性就比你大的多得多。

所以它的市場周轉得快,而你的市場周轉得慢,它一年轉好幾圈,你一年資金才轉一圈,那你怎麼跟它競爭?我們如果用鋼材交易量這個例子來做對比的話,它的流動性比你要強好幾倍。哪怕你經濟總量比它大,但有可能它的周轉量是你的10倍、20倍。就像石油的真實需求只有300億桶,但交易可以做出4700億桶。誰定價?交易量大的市場定價。哪個國家對全球經濟影響力更大?不是看靜態的GDP,而是一個GDP所產生的全球的流動性,在市場中和經濟中的流動性所產生的這麼一種力量。驅動力量要比靜態經濟規模的重要得多。

明白這一點之後我們就能解釋這個問題,為什麼你經濟總量很大,但卻永遠受制於人,因為你定不了價。在各個經濟領域中間,不管是石油天然氣還是你的消費品,你出口的彩電、手機都定不了價,那你還玩什麼?你當然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不足。而這種市場中誰定價?金融市場定價,金融市場的交易量定價。而那種交易量又由什麼來決定?我不是說自己買來買去,我用機器交易可以是個天文數字,但這個交易量沒有用,因為這種交易必須要代表全球普遍性,全球交易員都要在市場上交易,這是一個條件。

 

第二條件是發生在真實的金融市場之間的互換和交易,不是一個虛擬程序跑出來的交易。這就涉及到你要在某一個市場中取得定價權,你就必須要有一個龐大的金融資產市場。金融資產市場的根基是要國債市場足夠大,沒有足夠大的國債市場,就不能夠發展出一個龐大的金融資產市場。沒有這麼大的金融資產市場,你就定不了,你的流動性就不足,就不能夠給每個重要市場定價。這就是我們看到的英國布倫特原油。大家有沒有想到它為什麼不用英鎊定價,而要用美元定價?它硬換成英鎊不行嗎?它不想換成英鎊嗎?它想,但它做不到,你要換成英鎊,單子就流失了,交易量就跑紐約去了。

所以這就回答我們另外一個新聞,最近中國準備推出人民幣定價石油期貨交易,但它一樣左右不了市場價格,這個道理跟英鎊定不了石油的價格是一樣的。因為你交易量不夠,全球的參與交易者不足,所以你以人民幣定價,它也左右不了紐約價格,也動不了倫敦那個價格,因為你的數量級可能是人家的千分之一,你達不到這麼大的量。你要達到這麼大的量,那就麻煩了。因為這就要求你的金融市場足夠龐大,金融市場足夠龐大,背後是國債市場足夠龐大,那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你必須要長期財政赤字,必須要長期貿易赤字,必須要發行大量的國債,必須要欠子孫後代無窮的錢,才能做到這一點。

全世界只有一個國家能做到,就只有美國。德國、英國、日本,包括中國在內,誰也做不到。因為美國的債是全世界來分擔,你中國和其他英國的債得你自己扛。自己扛,你早就破產了,所以你不可能發展出這麼龐大的,不要命地發展出這麼龐大的國債市場,也不可能發展出這麼龐大的金融資產市場,先天條件就不足。

而美國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之所以能讓全球給它負債,那是二戰的結果,它是打出來的江山。所以現在我看到很多現在學者提出我們要向美國學習,先發展國債市場,先欠下還不清的債,然後再發展經濟,再奪得政治領導權。這個思路就弄反了,人家美國是先通過戰爭取得勝利,然後才敢於欠下還不清的債。你要反過來先欠債,然後再發展經濟,再發展政治,肯定是死路一條。

從這個意義來講,我們要想用經濟總量對全球經濟發生影響,要取決於你背後經濟的所有要素的定價權能不能掌握。而你要掌握各個市場的定價權,就取決於你整個金融市場是不是足夠的大。否則的話,你英國石油價格用英鎊定,我拿了一大把英鎊,在英國能買什麼資產?你沒有資產給我,或者你資產不足夠,我就不願意持有英鎊,就這麼簡單。

所以你要取得各個市場生產要素這些市場的定價權,就必須要有龐大的金融資產市場。而你要有強大金融資產市場,就必須要欠無數的債。因為金融市場的核心,它的基礎資產就是以國債為核心的債務。你要發展出這麼多的債務,而又沒有儲備貨幣的地位,沒有讓全世界幫你分擔的權力和這樣的條件的話,這麼大的債務就意味著你經濟馬上就崩潰,財政立刻就破產。

從邏輯上來看,你只有先取得軍事霸權,才能取得政治主導權,然後才能建立起讓全世界幫你負債的權利,然後才有可能發展出最大金融市場,而不能反過來發展。

優酷鴻觀 2018-01-02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